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誰的奧運會?

909

去年九月,導師建議我把博士論文中的一章縮寫後投稿到國際通信年會(IEE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munication)發表。到網上查看了一下會議概況後,我便興味索然,因為這次會議將在2008年的北京舉行。

這篇投稿是我數年學術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發表的可能性很大,而我卻不能去北京參加會議,徒增一番思鄉之情。最後我還是按照導師的要求投了稿,果然在一月份時收到主辦者的賀信,給我排定的演講時間是今年5月22日。在學術會議的網站上特別寫著主辦地為奧運會主辦城市,乃至會議主題都類似奧運會的口號—— 「通信:更快、更高、更強」。

在中共眼中,奧運會是一定要把我這樣的法輪功學員排除在外的。豈止是我這樣常常公開揭露中共的人,中共駐各國使領館早已成立了一個特別小組,在世界各地監控和蒐集人權人士的黑名單,將其摒除於國門之外。出版過40本情報方面書籍的法國作家羅傑‧法利戈(Roger Faligot)在其最近出版的新作:「從毛澤東到奧運的中國秘密警察」(The Chinese Secret Services from Mao to the Olympic Games)中,就有對這一特別小組的介紹。

國外的情況如此,那麼國內呢?

記得1990年中共舉辦亞運會的時候,正值「六四」大屠殺次年,中共也頗有些草木皆兵的危機感。當時北京實行人口管制,無特殊原因根本不得乘車、船進入北京。亞運會開幕那天正好是開學的日子,我憑學生證才買到火車票。從上海到北京,印象中諾大的車廂裡大約只有幾個人。十八年後,中共「防民甚於防寇」的思路一如既往。上個月,北京市公安局開始檢查外來人口暫住證,無論上訪人員、外地民工和盲流到奧運會前要全部清出北京。看來即使身在國內,要到北京看奧運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近日讀到美聯社的一則消息,才知道外地人非但無緣觀賞奧運比賽,北京周邊地區的人甚至因此連飲用水都發生了困難。例如距離北京一百多公里的赤城縣農民每天只能從結冰的井裡取兩桶水,卻不能使用當地水庫的蓄水,而省下的這些灌溉甚至生活用水卻並非為了給北京人或外國遊客飲用,而是「為了沖洗污染和發臭的河水、運河和湖泊,以便將中心地區換上乾淨的環保面容呈現給奧運遊客」,僅此一項就要浪費大約3億立方米的額外水源。

中共破壞生態環境後的臭水溝如果用中南海的水去沖洗,也算是它為奧運會做了點犧牲,為什麼反而要從乾渴的農民、皸裂的土地那裏奪水?制定此政策者人性何在?

另一則新聞更加令人歎息,北京工業大學實驗學院學生王彤因突發亞急性肝衰竭,急需換血。由於血型特殊,學校尋找並呼籲同血型的人捐血。而事實上,醫院和血液中心並非沒有儲備這種血源,而是不給王彤用,理由則是「上級指示這批血源是為2008年奧運準備的,不到那個時候不能動用。」

如果農民只是吃些苦的話,中共卻是要讓這個年輕的學生為奧運會「獻出」生命了。

對那些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的處境更加危急。據明慧網報導,「零七年十二月份,北京數十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零八年一月份也有多人被綁架;僅一月二十三到二十五日就抓了二十多人,甚至有些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及同事都受到牽連,被抓、被關。一些知情人反映自己認識的人裡陸續有多人被抓,實際被綁架的人數遠遠不止這些。據內部消息透露,這幾次抓人不問青紅皂白,抓進去就遭到毒打。很多人沒有任何理由,直接從家裏單位裡帶走或者騙走,然後就非法勞教八個月(正好是奧運結束的時候)。因為勞教所已經滿了,現在北京一些勞教所在向外地轉移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據悉這是中共所謂奧運前的『嚴打』 行動。」

仔細想想圍繞奧運會發生的一切,你會發現奧運會不是那些關注中國人權的海外人士的奧運,不是外地人的奧運,不是北京那些普通市民的奧運,更不是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奧運,而淪為中共粉飾血腥、誘惑外國元首的奧運,其背後則是無數民眾的艱辛、困苦、眼淚和生命。

如果是中國人民真的能在人權、自由、開放、公正的前提下舉辦奧運,我也樂見其成。但中共卻只能將北京奧運與血腥相連,這不僅是中國的恥辱,也是國際奧委會的恥辱。如果不能在奧運前解體中共,這場血腥奧運,我看不辦也罷。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8/3/5/n203281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