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和平转型之路——九评三退文集
章天亮:再從天意談退黨

880

關於退黨,我們過去在政治的層面探討過,就是推動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和達成轉型後的社會和解;也在文化層面探討過,也就是關於解體黨文化的問題;也在道德層面談到過,包括中共對中國人道德的系統破壞和我們如何以基本的是非問題來看待中共的罪惡。在退黨接近兩千萬的今天,我想從信仰的層面再談一談。

在世界上有許多民族、許多國家,他們的文化差異很大,但是有三個地方是相似的。一個就是關於「泥土造人」的傳說,從北美、南美、非洲、澳洲到亞洲、歐洲都有這樣的傳說;另一個相似之處就是許多民族保留著對一場大洪水的記憶,我們知道東方有大禹治水、西方有諾亞方舟,像世界上最早的史詩《吉爾伽美甚》等等都談到過大洪水。上面這兩個相似的地方還是歷史,那麼還有一個相似之處就是跟我們今天息息相關的了。

這就是各個民族都傳說「神會回來」。埃及的法老們就是想通過金字塔保留自己的身體,然後等待神回來喚醒他們;瑪雅人說,十三顆水晶頭骨聚齊的時候,神會回來;《聖經》上說以色列復國是上帝主持末日審判的前夜;東方人說優曇婆羅花開的時候是轉輪聖王或者說彌勒佛下世的時候。包括許多國家和民族的預言,從南美、澳洲到歐洲、韓國等,特別是中國每個朝代留下一個預言,都在講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

確實是,瑪雅人的十三顆水晶頭骨都找到了;以色列也在1948年復國了;2005年,韓國幾所寺院也從青銅佛像的臉上開放出優曇婆羅花。這些世代相傳的預言都在接踵實現。

每到王朝末世,也會有各種異象。我只舉三個例子,都是關於石頭的。

一個是秦始皇在臨死前不久,天上掉下來一塊大隕石,後來隕石上被發現寫著幾個字——「始皇死而地分」。秦始皇查不出來是誰寫的,就把隕石周圍住著的人全都殺掉了。這句話就是讖語,很快秦始皇死了後,被他滅亡的六國就紛紛復國,割據自己的土地。這個事件記載在《史記》上,大家可以自己去查,是第六章《秦始皇本紀》。

還有一件事也是關於王朝滅亡的。元朝至正年間,黃河氾濫。丞相脫脫派賈魯調集十三路民夫治理黃河。在修河之前,黃河南北就有童謠說「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結果在修河道的時候挖出一個獨眼石人,背後還真寫著「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接著就是農民起義的總爆發。這個也是正史記載的,在《元史》第66卷(《元史誌十七.河渠三》)。

我為什麼舉石頭為例來講異象呢?可能很多人都知道,在貴州平塘縣發現了一塊兩億七千萬年前的石頭,這塊石頭最近崩裂了,露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大陸自己許多媒體包括新華社都報導過,都有照片的。當然它們都不敢報最後一個字。這些字都是天然形成的,從概率來講是「不可能事件」。既然是天然的,而不是人做的,那麼就是人們說的「鬼斧神工」了。

共產黨的滅亡是天意,而每個身在共產黨之中的人就處在危險當中了。簡單的說,如果共產黨裡面沒有這麼多黨員,它敢做那麼多壞事,殺那麼多人嗎?每個身在中共邪黨內的人都是壯大中共的一分子,不脫離中共,就背著中共的原罪,所以這不是一個小問題。

今天我們看到一個橫幅「解體中共,順天保命」。這讓我想到另外一個故事。

在五千年以前,一個老人在沙漠裡造一條船,而且連續造了120年,沒有人任何一個人幫助他。在造船的同時,老人苦口婆心地勸說人們不要再做惡,也沒有人聽他的。接著就是大洪水的到來,四十晝夜的暴雨將地球上的高山都淹沒了,老人在造好的船中躲過了劫難。讀過《聖經》的人知道我剛才講的就是諾亞方舟的故事。試想今天,如果我們看到一個人在沙漠裡造船,會不會嘲笑他?我麼會不會不聽他的?很可能。

那麼結局是什麼呢?耶穌後來在回憶起這段歷史的時候,他對弟子們說:「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衝去。」

歷史的教訓我們必須要警醒。

在去年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曝光後,我曾經在2006年4月20日的華府的集會上演講說:「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沒有退黨的話,中共會不會解體?一定會!但是也可能是因為經濟的崩潰、也可能是因政治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生態的崩潰、也可能是因為老百姓對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而出現官逼民反的情況。老子講過一句話:「大軍之後,必有凶年。」中國已經承受不起那種大的動盪了,我們一定要趕在老百姓忍無可忍之前把中共解體掉。……我們要有緊迫感,要廣泛的把九評傳下去,把中共徹底解體掉。我們是在跟時間賽跑。我們一定搶在另一個臨界點到來之前把中共解體掉——這樣才能解體中共的一切罪惡。」

今天,我回頭重新想起當時的話,我覺得不僅我們這些推動退黨的人在和時間賽跑,每一個還沒有退出中共的人也是在和時間賽跑。因為他們需要在中共解體前退出中共,才算是順應了「解體中共,退黨保命」的勸善之言。

兩千萬人三退,對那些還沒有聲明的人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時間再猶豫和等待。

最後我想說,千萬不要拿這件事情開玩笑,那會是一個生命無法承擔的玩笑。@

2007年3月24日於華府國會山前(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3/25/n1656925.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