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紐約百老匯展現東方藝術(四)

872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主持人:那您說到對歷史的背叛,我們看到現在其實很多的這種文藝作品,它很多都是不忠實於歷史;人家說都是戲說呀,所以它符合不符合歷史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它好看就行。

章天亮:這就可以從兩個層面來講。從單純的藝術角度來看,就是從觀眾本身來講的話,如果說你對這個歷史的演繹是真實的話,比如說對岳飛「精忠報國」這個演繹是真實的,那它就會引起我對正史中,對於岳飛種種英雄氣概這種記載的回憶,它是有共鳴的。

如果你對於歷史的演繹本身是歪曲的話,它就不會引起我對真正的歷史事實的回憶和共鳴,我在看的時候我會覺得它在瞎編,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的話,實際上就是說文化的作用,就體現在這個地方,因為它真正能夠對人的道德起到一種表現的作用。我是一個作家,那麼我在寫文章的時候,什麼是好、什麼是壞,是由我的道德來決定的。我想塑造一個正面人物,他應該具備什麼樣的品格;負面的人物應該具備什麼樣的品格,這種東西對人的影響非常大的。

很多人你知道他不識字,中國古代很多人不識字,他就靠簡單的看幾個戲劇,他就知道忠孝節義,他就可以做一個很好的人。但是如果你這個戲劇本身表現的價值觀是一種變異的,或者說是負面的東西的時候,那麼人看到它的時候真的會學壞。

主持人:您說到這兒,我想到中國在傳統中都講「道德文章」,它是一起說的;那麼現在的人來說「道德」值幾毛錢一斤呢,誰管呢?只要能賺錢,我能當大官、發大財,我能出名我能怎麼樣,那我才不管道德怎麼樣?那您覺得這種變化,你從文化這種研究來看,您覺得會對人有什麼樣的影響?

章天亮:我可以舉一個例子,就是文化對人的影響,幾乎是不可估量的。當時共產黨為了要殺地主的時候,因為真正的地主在老百姓的實際生活,在他的經驗範圍之內,都是一些興學賑災、修橋補路、憐貧惜老,都是很好的人,鄉紳嘛,很尊重的人。

但是你要想讓老百姓對這樣的人去殺他的話,老百姓可能會下不起手。這時候共產黨就編一個《白毛女》,讓你想地主全是黃世仁、全是南霸天、全是劉文彩,這就是藝術對人的影響力。這樣幾個劇一演的之後,老百姓對地主的這個概念就徹底的轉變過來。

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寫文章叫「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因為它真正能夠對人產生深遠的影響。所以我想每一個從藝的人員,為什麼說要「德藝雙馨」,德放在藝的前面呢?他的道德修養確實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想起來最近有一個說要重拍《紅樓夢》,他有一些選的那些候選人,你看那氣勢怎麼看不太像古人的樣子,我想可能就跟您說的有關係。

章天亮:對。

主持人:那我想再問一下陳先生,在這次演出中,你們用了一些西洋樂器和中國樂器這種相配,您能不能跟我們介紹一些主要的樂器?尤其是東方的這種樂器。

陳汝棠:東方樂器我們現在用了二胡,就兩根弦二胡,還有古箏、還有中國笛子。

主持人:我聽到好像還有一些打擊樂是不是也有?

陳汝棠:中國的打擊樂在聖誕晚會用得比較少,在即將演出的中國新年晚會打擊樂就比較多了,用的就比較多一些。這個都是跟節目它的內容需要來確定的。樂器、民族樂器主要是這些,那麼西洋樂器整個是西洋管絃樂都包括進去了。

主持人:我問一下陳英,我們這次看很多主要是像西方人,他們覺得這個扇子舞很美,一般來說我們覺得普通的扇子它怎麼能跳出那樣子,這的確也很好看,那你覺得扇子舞它美在那裡呢?

陳英:我覺得扇子舞它好像是在代表中國很純樸的一個民俗當中很純樸的一種美吧!所以你看上去它很簡單,然後做一些造型,但是我覺得它就把它那個中國女性啊!一種很含蓄、但是又很歡快、很明亮的東西給展現出來,所以我就覺得就像我們整場晚會吧!我們剛才也提到了、我們要整個給人一種感覺,看完了以後是一種很驚喜、很快樂這麼一個。

我們對藝術的理解、這個藝術應該給人看來是一種向上的,思想上有一種像昇華,除了一般的享受它表面的這個色彩啊!服裝啊!等等東西以外,還能有一個深思。

我們這個晚會傳達的一些信息,這也是讓大家想一想,在這個節假歡慶、歇閒時間想一想人生的意義,我們就說「人」做人的價值,還有就是把人比較尊貴的品質給帶出來,這樣大家看了以後都對生活都是一種、比較正面的一個概念吧!

主持人:你說到這兒,我記得就是由我們記者的採訪,採訪了巴裡奧斯教授(Luis Barrios),這個教授說,他能夠理解我們很多的這個節目,尤其是一開始的那個節目叫《誓約》的節目,他說每個人來到這個世間上都有一個使命,他都能夠理解這個節目。

而且他說他覺得《誓約》是很一個很好的節目,他說:我知道很多人一生都在世間像過客匆匆一樣,我從來沒有人弄明白我們為什麼來這裡?那我就覺得很意思,西方人他怎麼能理解東方一個舞蹈表現出來的這麼一個節目。

章天亮:這個東西就像我剛才講的,很多東西都是心靈內部的一種感受,它是難以語言表達,當他看見這個東西的時候,也許是在喚醒他生命的一種久遠的記憶,剛才陳英女士談到這個問題,就說我在看完了《新唐人晚會》的時候,一個最感動我的一點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開始了。

也因為就是說中國文化在1840年以後,就是經過了很多這個外族的入侵,然後經過共產黨這種非常嚴重的破壞,這些在《九評》之中都能看的到。

整個文化的根基、傳統文化的根基可以說是毀掉了,但是《新唐人》這個晚會讓我看到,中華文化復興的一個希望,為什麼?因為它並不是從表面整個技巧上去復興文化,而是從文化的神髓這個地方去復興文化。

就像一個根爛掉了的東西,它恢復不只是表面的枝和葉了,它是真正的把這個根給恢復了。這樣它長出文化來就會變得很正,這個文化對人的影響就是會非常的,我想是意義是非常深遠的。

就像當年的「文藝復興」帶來整個歐洲的正教合一那種結束,包括當時歐文「文藝復興」時期出來的那些文學,雕塑、音樂、藝術等等那種輝煌,我想就是《新唐人》這個晚會因為它抓住了中華文化的那種神髓,所以我想它給中華文化真正的復興開闢了一個新的思路和角度。

謝謝。那我們現在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現在接一下紐約謝小姐的電話,謝小姐請講。

謝小姐:你好!聽你們介紹聖誕晚會,我非常感興趣。我也想介紹這臺《新唐人晚會》給我在外地的親朋好友,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舉行這次的巡迴演出呢?

主持人:我們剛才已經說過了,你可以上我們《新唐人》的網站去看,你就打NTDTV.COM,你就可以看到中國年的晚會,你就可以看到在那些城市、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有演出了。

那麼我們現在再回到這些節目。因為這些節目的確是讓我流連忘返,我想問一下任小姐,就是最後的那個壓軸戲《鼓韻》,我們知道是您編排的,而且您還是領舞,那您能不能跟我們介紹一下《鼓韻》?

任蜜兒:你的意思是說創作當初?

主持人:對。就是你在當初創作,就是你這個《鼓韻》要表現什麼?

任蜜兒:其實大家看過了很多打鼓的節目,過去兩年我們《新唐人晚會》也有打鼓的節目,有各式各樣的、有大鼓、有小鼓、有唐鼓。

那今天我們創作的時候,我們就想到說,現在上網點擊「腰鼓」,就會發現有很多法輪學員的照片,好像全世界各地方的那個遊行、還有各種各樣的慶祝也有腰鼓,我們就想編這樣的一個節目,但不是完全是那種腰鼓,因為腰鼓它完全是民間、民族舞的那種形式。

那我們換一種形式,我們用的這個鼓是從韓國特別、訂做的一種鼓,首先就想說人間有人來打腰鼓來慶祝,天上的神說不定也有在天上打腰鼓呢?所以就把這個腰鼓形式更藝術化、更美化一點,然後搬上舞台。

主持人:您要講嗎?

章天亮:我就簡單講兩句,當時看了這個鼓韻的時候,對我最震撼的其實還不僅僅是音樂的本身,是後面有一個類似大明宮的建築、看到後面天幕像一個大明宮一樣,我看到那個東西,我就會連想到很多大唐盛世的輝煌,就伴隨著這種古典、它會把你帶回那樣的一種,就是「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那樣的概念、那樣的榮景,所以我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就非常的激動。

有很多的藝術我知道都有一種像天啓神授,這樣的東西,像西藏他們有民歌,也不是民歌、他們的一個長篇史詩,就幾百萬字長的史詩《格薩爾王傳》,很多演唱《格薩爾王傳》的藝人他們都是不認識字,睡一覺、一睡幾天不醒、一醒的話就可以脫口而出的長篇那種詩篇。

所以我想在這個時候很多藝術家,他們都在創作有很多的靈感,我覺得它可能都跟這些因素是有關係的,因為有這些因素在、所以人看到會非常的不一樣。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最後接一個電話,洛杉磯張先生的電話、張生先請講。

張先生:你好,主持人安娜、各位嘉賓你們好。

主持人:好。

張先生:我問一下天音樂團的陳團長,我想加入你們這個天音樂團,需要什麼條件呢?

主持人:謝謝張先生。那陳先生你可不可以說一下?

陳汝棠:我們是一個要聽一下演奏的情況,就是演奏的水平,我們要求是比較高一點,也會瞭解一些其它條件。現在樂團也有可能擴大或者不擴大,因為最近這次的新年晚會這些演出就是各個地方已經定了。它的樂池是有一定的限制,所以暫時現在也不會擴大的。

主持人:那張先生如果你有問題的話,你可以發到我們的電子邮件上我們幫你轉給陳先生。最後一個問題想問一下陳英女士,那我們知道在聖誕期間有聖誕晚會,那麼在二月份中國新年的時候,我們還有《全球新年晚會》,那能不能跟我們講一下這兩個晚會有什麼不同?

陳英:聖誕晚會是比較多結合多元文化吧!而且就是在聖誕期間就是這麼一個節日氣氛,那新年晚會、我們會是一個完全是中國特色的一個晚會,我們會有更精彩的節目,而且因為這次在紐約無線電城那個舞台,上面有很多比較特殊的一些功能吧!像昇降台、轉台什麼的,而且就是可以讓我們做更多的特效,所以就是把整個更洪大的那個場面可以表現出來,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去看,一定不會後悔。

主持人:那陳先生我想問一下,在這個新年中國新年晚會中,中國樂器將會怎麼去運用?

陳汝棠:這個當然它起步是運用民族樂器會多一點,但是也都離不開那個西洋樂器的協奏,因為它都是要烘托氣氛嘛!

其實西洋樂器它表現的剛才也講了它很豐富,所以你看有些獨奏樂曲就是利用西洋樂器,它也能演奏出中國風味的一些音樂來,所以這個不一定有局限在中國的民族樂器,當然我也可以想像也許不久的將來也會組成一個民族樂隊,這都是看發展條件。

主持人:那我們祝你們成功、非常感謝各位的參與,我們的時間也已經到了。非常感謝給我們帶來這麼一個美好的晚會,也謝謝章天亮先生的精闢的評價。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參與,下一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7/1/5 11:47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5/n1580647.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