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紐約百老匯展現東方藝術(二)

870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主持人:謝謝,我們現在也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了,我們接一下觀眾的電話,我們先接一下舊金山王女士的電話,王女士請講。

王女士:主持人好。這個演出的節目是非常的美,可是我覺得演員們跟全體工作人員心靈更美,這是金錢所不能做到的,他們每年都能付出了這麼大的精力更心力去做很完美的節目。我將在1月6日在舊金山觀看這演出,今年已經是第三年去看了,對我來說去看節目首先我覺得是一種責任,我要全力的、盡可能的、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要支持《新唐人》,其次才是去看節目。而且《新唐人》的節目一年比一年的好,而且我就在一直推薦、介紹我的朋友們一起去觀看《新唐人》的演出,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女士,聽到我們有這麼忠實的觀眾,我們真的是非常感動,我們希望這樣觀眾越來越多。那我們也希望我們的節目真的能給您帶來一個非常詳和和快樂的假日。那麼下面我們再接一下新澤西洲的陳女士的電話,陳女士請講。

陳女士:您好,我這次非常有幸能夠看到了《新唐人》的聖誕演出,非常非常的高興,而且非常非常的感動,因為這次天音交響樂團能夠給我們演奏出那麼高尚的音樂,那麼好聽的樂曲,而且整個舞臺的演出真是給我們每一場看的都感到感動、高興。我們希望《新唐人》的演出能夠到全國各地,更多的地方都能演出,我們謝謝《新唐人》給我們辦了這麼好的晚會,謝謝。

主持人:謝謝陳女士。我們《新唐人》這個演出會在全世界八個國家有六十多場,從現在開始一直中國新年,大概三、四月份都有,那如果有觀眾朋友感興趣的話,您可以上我們的網站去看一下,您所在的城市或者您最近的城市演出的時間和地點,網址是www.ntdtv.com,然後你就點中國新年的節目,英文是Chinese New Year Spectacular,這樣你就能夠看到那些城市。

回到我們的現場,剛才這位觀眾朋友提到了天音樂隊,我想請陳先生跟我們介紹一下,西方的樂器和東方的樂器有什麼不同的特色?而且像你剛才所說,這次主要以西樂隊為基礎,為主要的樂器,配一些東方的獨奏樂器。

陳汝棠:是的,因為西洋的管絃樂從有了配器,就是有了它的和聲、對位等等那些作曲上的方法以後,樂曲的豐富擴大了很多,不像中國多數以前的曲子都是單旋律。

主持人:西洋樂好像層次很豐富是不是?

陳汝棠:西洋管絃樂很豐富,專業上叫做聲部,不同的樂器、不同的聲部都在走,這樣他顯得很飽滿、豐富。從交響樂的發展,我們也看到了它的表現力已經達到了頂峰,它可以表現很恢宏的、很輝煌的東西。這在中國其實也有很長時間的實踐,中國人也認識到交響樂和交響樂團的威力。

那我們就借用這樣的形式,正好我們也有很多朋友、很多學員也都是從事這個職業的,或者是已經演奏了很長的時間,有的是蠻知名的演奏家,有的是音樂比賽獲獎,或者是國家一級演員、二級演員,還有一些是學有所成的,或者從台灣來、港澳來,甚至有從澳大利亞、新西蘭過來的,正好在大紐約地區有這樣的條件,那麼我們就組成這樣的樂團。這裡頭還有一些民族樂器的演奏家,這樣組合起來它就表現得非常豐富。

主持人:對,我也有這種感受,雖然不懂音樂,但是覺得真的是又有中國特色,又有像您所說那種恢宏的氣勢。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聽眾朋友紐約毛先生的電話,毛先生請講。

毛先生:主持人你好,我們都看過紐約新唐人電視台的演出,這段期間能夠在百老匯看見東方藝術可能還不是經常能看得到的,不知道您能不能幫我們介紹一下像你們這樣的樂隊、這樣的演出到底要準備多長時間?

主持人:我們請陳汝棠先生,就是天音的指揮來給我們回答一下,準備這樣一台節目到底需要多長時間

陳汝棠先生:其實說準備啊,這只能相對而言。比方說,從擺出這套晚會的譜子有多長時間?這個呢,做為一個樂隊來講,就是半天的時間,也能把這個曲子奏出來,要是用半年的時間也可以。但這裡頭它是一個藝術創作的過程,從實際上來講,我們這一台晚會,這個曲目也可以說是幾個月。但是我不瞞大家說,我們樂隊在這幾個月時間準備了三套晚會的曲目。

主持人:哇,中國新年的那一套你們已經都在準備了。

陳汝棠:新年的那一套也已經在準備了,還有十月三十日我們還演了一套,所以是三套晚會的曲目,光說舞蹈音樂都很多了,還有聲樂節目。對一個樂團來講,其實這都不是問題,關鍵是他們在合作的當中,它的狀態,我覺得這一點……我接著講剛才講的,讓我自己很感動的這一點,就是說他們這種付出的精神,如果團員都是為別人好,都是為了這套晚會讓觀眾真正受益的,能真正得到美的享受,或者說很滿意吧,那他這麼去做的時候,大家在一起合作是非常和諧的,很愉快。

主持人:我記得我們採訪劇院的經理,我問他們:你們覺得跟這個演出團體合作有什麼感受?他說:啊,他們整個都是互相幫忙的,不是說這個人就是幹這個,那個人就幹那個,他們那種互相合作的精神,對我們來說,工作太容易了。所以他們也都覺得有意思。

章天亮:陳先生剛才講的,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我們都知道「高山流水」,俞伯牙在彈琴的時候,他心裡想著高山,然後鍾子期會說你心裡想的是高山,「美哉洋洋乎意在高山」,他在想流水的時候,鍾子期會說你「美哉湯湯乎意在流水」,是因為你在想什麼的時候,實際上你在音樂上面反映出來了。

有一次孔子彈琴的時候,子貢在外面聽,後來孔子彈完之後,子貢就進來問孔子:「剛才老師彈琴,為什麼琴聲裡面有殺氣?」,孔子說「因為我看見一個貓在抓老鼠,這個時候我希望這個貓捉住老鼠,又怕貓捉不到老鼠,所以我這個想法就會從琴裡面反映出來。」所以剛剛陳先生講的這個問題,他如果真的是發自內心要別人好的時候,這樣的善心是完全可以通過音樂傳遞出去的,這個是沒有善心的人或者是假裝是或者只是技巧高超的話,這都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我覺得您說到這兒,就是說即使他能夠表現出來,很多人可能都很難理解。譬如說像你說的殺氣,或者喜氣,不管是什麼,有的時候如果你沒能靜下心去欣賞的話,可能真是很難體會得到。我想再問一下陳英女士,這一台戲除了樂隊之外,還有很多舞蹈的排練、編排,據我所知,這些不同的演員都是從世界各地來的,準備這些舞蹈需要多長時間呢?他們的訓練如何呢?

陳英:我們是準備了很長時間的。從一開始這個構思出來以後,我們有一些藝術家就在一起互相切磋,和作曲的人一起研究怎麼樣把整個的東西變成一個完美的作品,這個是很長時間做到的,而且我們是準備了很多節目,然後再從中挑一些比較滿意的出來。

剛剛陳先生也提到了,我們在這段時間裡實際上是準備了三場演出的節目,從舞蹈到聲樂到樂隊的伴奏音樂,這一切都是很多人的付出。而且我參與這個晚會,就是新唐人新年晚會這是第四年了,我覺得感觸最大的就是,一般的藝術家都很難在一起合作,因為大家設想不一樣,大家的想法、大家的個性都是很突出的。

主持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主意?

陳英:沒錯,一般比較難的就是大家融合在一起,真正我們所講的這種團隊合作,一般是不太容易的。但我看到這些參與晚會準備的藝術家,他們就是能夠把自我的東西放在一邊,能夠聽取大家更好的意見,怎麼樣共同合作,把這個節目搞的越來越好。所以我覺得我們整個的場就比較純、比較正,不光是在演出的時候體現出來了,實際上在我們整個準備的期間,在我們大家在一起合作的過程當中,都體現出來了。所以在我個人來講,最近幾年這一方面的感觸也是非常深的。

主持人:那我想問一下任小姐,我們知道在這一場演出當中,有很多都是比較知名的人物,比如說像關貴敏,還有其他一些舞蹈演員和表演者,一般來說比較有造詣的人有很強的自己的想法,想要表現自己很特色的東西在裡面。那我想問,你們在整個的合作中,如何解決這種每個人不同的藝術見解的問題?

任蜜兒:我覺得你這個問題提的特別好。在我做這件事情的過程中……為什麼說我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呢?因為往往有兩個人有同樣的想法,比如說兩個人同時想做這個舞蹈,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好,不願意放棄自己的意見,不願意放棄自己認為好的東西的時候,真的是很難合作。

我覺得我們最可貴的一點,就是大家能夠很多時候能夠更加捨棄自己,而用其他人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我就發現,每個人真的是共同的想把這件事情共同圓融好,真的是所有的勁兒都使在一塊兒,所以最終才會有這種結果。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1/3/2007 9:24:22 AM)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7/1/3/n1577382.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