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回归》——我的文化反思
章天亮:《秦始皇》紐約惡搞中國歷史

869

(希望之聲報導) 汪洋: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今天的《時事經緯》節目,我是汪洋。最近由大陸導演張藝謀所編導的歌劇《秦始皇》登上了紐約大都會的舞台。一聽這個名字,您就應該知道這是個歷史劇,但是這部歌劇卻非常的特別。因為這部歌劇有眾多的大腕兒的參與,比如說像張藝謀、譚盾、還有多明戈等等,很多媒體都非常關注這個劇。

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就請《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和我們一起來談談他對這部歌劇的看法。您好,章先生!

章天亮:您好,主持人!

 

 

 

連接收聽

 

 

 

汪洋:章先生,我看您在網上寫文章有分析這個劇,您說《秦始皇》這部歌劇的劇情是在惡搞中國的歷史,違背了歷史、篡改了歷史。在這兒您可以給我們舉例說明一下您的觀點嗎?

章天亮:因為張藝謀他經常是以秦始皇做為原型,來編一些電影、包括歌劇,我們看到他所編的這些電影和歌劇跟歷史的史實出入非常大。比如說這一次在紐約要上演的《秦始皇》,他實際上是講了一個故事,說秦始皇跟高漸離曾經是好朋友,這個本身就是他自己編造出來的,秦始皇想給秦國做一個國歌,就把高漸離叫到了秦國。在這個過程中他虛構了許多的情節,跟這個歷史完全是不一致的。

在歷史上高漸離曾經像荊軻一樣刺過秦王的,他的築樂器彈的非常好;因為非常好,秦始皇就把高漸離叫到宮裡,因為他知道高漸離和荊軻是好朋友,他就用馬糞的煙,薰瞎了高漸離的眼睛,讓高漸離為他演奏樂曲。高漸離就找了一個機會在自己的築裡面灌上鉛,想用築去打死秦王,當然他也失敗了,高漸離於是就被秦王殺掉。這個是真正的歷史的真實。

汪洋:章先生,剛才您講的這是歷史的真實。那麼在歌劇《秦始皇》當中,他們又是怎麼改編這個歷史的呢?

章天亮:這裡邊很多的細節他們都給篡改了,當然從整個劇情來講都是虛構的,除了秦始皇和高漸離這兩個人物是歷史上確實存在過之外,他們之間的恩怨與整個劇情發展過程全部都是由編劇虛構出來的。

比如說他虛構了一個秦始皇的女兒叫櫟陽公主,虛構成一個下半身癱瘓的人。高漸離因為不肯為秦始皇寫國歌,就絕食抗議;這時秦始皇為了說服他,想了很多辦法,最後櫟陽公主就說她去勸高漸離。其中張藝謀就加進一些想像出來的激情戲,這種激情戲之後,他就讓櫟陽公主的下半身癱瘓奇蹟般的就好了;好了以後,高漸離就跟櫟陽公主屬於你唱我和,這種恩恩愛愛的感覺,但這櫟陽公主又不能嫁給高漸離,最後櫟陽公主就殉情了。

關於高漸離,張藝謀他編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情節,就是說高漸離也沒有刺秦,他是用自己的牙齒把自己的舌頭咬斷,然後往外噴這個血表示抗議,然後秦始皇一劍就刺死了高漸離,之後他發現高漸離給他做的國歌是奴隸之歌。

這裡面我想他有很多的細節篡改,他是經過一些精心的設計的。我把真實的歷史和他篡改過的歷史進行一個對比。第一個就是高漸離被秦始皇用馬糞薰瞎了眼睛,這樣的話他實際上能體現出秦始皇的殘忍。但是張藝謀在導演這個劇的時候,他編造了這樣一個情節:當高漸離質問秦始皇說你為甚麼要殺那麼多的人?秦始皇就搬出了他的「天下」謬論,就說他為了奪天下,不得不殺這麼多的人。

這種謬論在他過去導演的《英雄》這部電影中,我們曾經看到過,他給我們竭力塑造一個形象是:秦始皇殺人是迫不得已的,秦始皇如果不殺人的話,這個國家就得不到統一;如果國家不統一的話,就會死很多很多的人。他編造了這樣一個完全不成立的情節,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高漸離本身他是要刺秦的。可是在張藝謀導演的歌劇中,高漸離徹底放棄了刺秦。他死亡的原因變成了是因為他不能夠娶到秦始皇的女兒而很生氣,才會用一種自虐、自殘的辦法;那麼秦始皇一看高漸離咬斷自己舌頭,就一劍把高漸離刺死了。這個行為被歌劇中解釋為秦始皇是為了解除高漸離的痛苦,而事實上秦始皇本身,他是造成高漸離所有痛苦和不幸的根源。

第三,就是說根本就不存在高漸離為秦王寫國歌這樣的一件事情。但是他所編造出來的是高漸離為秦王寫一首國歌,而這首國歌是奴隸之歌。實際上我們看到在共產黨建立政權之後,它把「義勇軍進行曲」定為國歌,第一句話叫「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現在中共在很多場合中,它都很害怕人們唱起這個國歌——如果遠離不幸的話是要進行抗爭,共產黨就很害怕這一點。

現在它就說高漸離放棄刺秦,本身就暗示著說他只不過是被爵祿和美色所迷惑;同時,如果國歌是個奴隸之歌的話,就是你在確認自己這樣一個奴隸的身份,就不存在「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這樣的一種意識吧。

汪洋:章先生,從您剛才講的來看,這些情節的設置可以說都是為秦王在進行辯護,美化秦始皇的形象。

章天亮:是。

汪洋:那麼,有人可能會說歷史跟戲劇還是有區別的。歷史是真實發生的,而戲劇本身就是虛構的,它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來還原這個歷史,那您覺得這個說法有道理嗎?

章天亮:不能說它沒有道理;實際上我們知道文藝作品要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但是當你在提煉生活中某些細節的時候,我們應該儘量的去尊重生活中的真實;當我們做某種提煉的時候,整個我們所要表達的價值觀,應該是向善的、應該是美好的。而不能像張藝謀他在歌劇中篡改的情節,精心的篡改,他每一個細節的篡改都是迎合了共產黨的需要,這一點是我覺得他非常壞的一點。

因為文藝作品對人的思想的影響是非常潛移默化的,而且力量是非常大的。我可以舉一個例子,在二次大戰前德國是希特勒當元首,當時他已經開始對猶太人進行迫害。

希特勒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是個女的,叫雷妮.瑞芬舒丹,雷妮利用非常藝術、非常唯美的手法,去導演了一部片子叫做《意志的勝利》。這個《意志的勝利》它把希特勒塑造得像個神一樣,所有的老百姓都是屬於面目模糊不清,向領袖三呼「萬歲」的那樣一種角色。

在1936年,當德國在柏林召開奧運會的時候,雷妮導演《奧林匹亞》的電影,把整個奧運會的開幕式變成納粹的宣傳儀式。她導演這個片子讓當時很多的年輕人如癡如醉,投入到納粹黨裡面去,跟著希特勒做了很多我們都知道所發生的事情。這個就是文藝對人的影響是非常潛移默化的。

那麼張藝謀他領導的這個班子,用了非常唯美的藝術手法,它所宣傳的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維護共產黨統治,迎合了共產黨的需要的。那麼如果我們看到這樣的片子,把歷史篡改得面目皆非這樣子的片子,得出一個結論說共產黨所做的一切是對的,那麼我們就等於認可了共產黨現在所做的,包括殺戮、剝削、鎮壓…等等這些東西。

汪洋:那麼我看您在這些文章中,您覺得這些的歌劇《秦始皇》他是在宣揚暴力的文化,作賤中華文化,具體的他在那些方面您覺得他在作賤中華文化呢?

章天亮:實際上他在做這個片子的時候,他是請來了很有名的音樂家譚盾、編劇是哈金、演唱是多明戈,他請來很多在世界上比較有影響力的從藝者吧!讓這些人最近在紐約大都會演一場《秦始皇》。實際上中共在海外一直在做一種文化輸出,我們都知道中共辦了很多孔子學院,所謂辦孔子學院,它只是把孔子作為一個名字而已,實際上僅僅是教漢語,它不並是真正教「四書五經」,只不過教人認識漢字而已。

但是它一旦辦了孔子學院之後,很多人他們並不知道中國文化是甚麼?因為他連漢字都不認識的話,那他對中國文化就沒有基本的認識。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打著孔子學院這樣的一個名義,就可以輸出中共希望他們瞭解的文化,實際上這個文化並不是中華文化,是個黨文化。

那麼這次張藝謀他在紐約宣傳這個《秦始皇》,實際上也是一次黨文化的輸出。也就是說中國真正的文化,比如道家講的修真養性,佛家講普渡眾生,儒家講仁者愛人。包括我們對世界各國的先進文明,像唐朝的時候一直採取開放的態度,以和為貴的這樣的態度,包括對神的這種敬畏,這些東西我覺得才是真正的中華文化的精華。

而張藝謀他所做的這件事情,等於是把共產黨那一套意識形態利用藝術形式,輸出到美國了,而共產黨的文化它恰恰跟中國真正的正統文化截然是相反的,糟蹋中國文化,主要是從這樣一個角度去考慮的。

汪洋:您剛才講中共它實際上通過歌劇《秦始皇》,就是在宣傳它的黨文化。當然在海外還有像孔子學院等等,這種不同的方式,都是在海外宣揚它這個黨文化,那像這樣的文化輸出,那它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它有市場嗎?

章天亮:這裡邊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在西方普通民眾他們對中國文化是不認識的,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你給他甚麼的話,那他很可能接受甚麼,實際上中國文化的內涵非常深的,當然它有一些外在的表現,比如中國的武術、中醫、針灸這種外在的表現,包括中國的字畫、建築、音樂等等。這個它外在的表現,外國人是可以看的到的,但是說中國文化中真正存在的內涵的話,這個外國人是不知道的。

而這個黨文化這種輸出,就像張藝謀所做的這個事情,他可以把外在的東西弄得非常好,比如說他可以做秦朝人所穿的衣服,當時秦朝人所用的這種磚,比如蓋長城用的那種磚,實際上已經成為秦朝當時的一種象徵了。包括甚麼兵馬俑、當時這個秦朝的樂器等等。但是這些外在的東西它只能唬人,有很多人一看到這個東西的話,他會覺得,哦!這個是中國的東西,而真正的中國文化中的內涵的東西它是沒有的。

這就像外國人就比較喜歡看像「臥虎藏龍」、喜歡看像「李小龍」的武術片,但是那個東西它只是中國文化中非常小的一部份。而真正的正統文化實際上共產黨並沒有把它介紹到海外來。

汪洋:那麼章先生您在文章中說,《秦始皇》這個劇是在寓騙於樂,在惡搞中國歷史,那如果這樣來看、我們在大陸有很多人只是生活幾十年的,他們受到的都是中共這種反覆的欺騙式宣傳,所以所有文藝作品當中,幾乎都是在有目的性美化或者是在醜化一些人,從中共的角度來看待這個歷史,從更廣益的角度來說這些作品是不是可以算做是在惡搞中國的歷史呢?

章天亮:對,當然是這樣。因為共產黨它一直是在利用馬克思主義和這種唯物主義,去解釋歷史,當然它在解釋過程當中的話,它能套得進去就套,套不進去它就對歷史進行篡改,因為它自己是農民起義嘛,它就把歷史上一切農民起義的都宣稱成為好的。比如說像張獻忠、我們知道他在四川屠殺的人非常多、幾乎是把整個四川的人都殺光了,屠殺的人的話有人說是數百萬計、也有人說是數千萬計。殺了這麼多人,但是在中共歷史教科書中張獻忠是一個好人。

那麼黃巢也是一樣,唐末的時候黃巢起義,民間有這樣一句話,黃巢殺人八百萬,這樣的一個人他是農民起義能在共產黨的教科中,黃巢就成為一個正面的形象進行宣傳,很多東西共產黨對歷史上進行解釋的時候,完全是按照它自己的需要,比如說共產黨它搞改革,那在歷史上的一切改革家都被共產黨以正面的形式來宣傳。

而事實上第一個變法的人—就像商鞅,我們知道秦孝公的時候「商鞅變法」,實際上那時候有很多人對商鞅是非常反感的,因為這個人他用了很多非常詭詐的辦法跟其他國家進行所謂的外交,其實他都在欺騙,對老百姓採用一種嚴刑峻罰的方式,他曾經親自在渭水河邊一天就殺了七百多個人,整個渭水那麼大一條河,整個水都能夠染紅,所以老百姓對商鞅是非常痛恨的。

所以後來商鞅的死是怎麼死?秦孝公的兒子繼位以後要殺商鞅,老百姓一聽說要殺商鞅,他們都高興、所有人都從家裏面衝出來到街上,要把商鞅給抓回來,最後商鞅是在咸陽城外被五馬分屍,老百姓都非常的高興。而且老百姓恨著說他們要吃商鞅的肉,恨到這樣的程度,這就說明商鞅這個人是很不得民心的。

但是在共產黨的歷史教科書中,它就以正面的形式來宣傳這個「商鞅變法」。那麼包括很多所有在歷史的變法的東西,王安石變法等等,如果我們要還原歷史真相的話,在當時都有很大的爭議的,這都是對它現在的改革做某種辯護。那麼同樣的道理,共產黨它需要宣傳一個強權,它就把《秦始皇》這樣一個東西搬到螢幕上去,希望老百姓能透過認可《秦始皇》來認可共產黨所做的這一切,其實共產黨所做的一切跟秦始皇所做的有很多相像之處。

像這個毛澤東講的「我就是要馬克思加秦始皇」,最主要是共產黨整個統治手段中,最重要的兩條就是馬克思、秦始皇。非常重要的兩條。如果說你能夠認同秦始皇的話,那麼等於你認同一半共產黨的東西。這個就是共產黨它對《秦始皇》非常看重的一個原因。

汪洋:那麼像《秦始皇》這樣一部歌劇能夠在紐約的大都會來上演,而且完全是篡改歷史而美化暴君的,那這個背後我想一定是它有很深刻的原因?並不是像我們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

章天亮:就是說在《秦始皇》裡面所傳達的這個東西,其中有一條我覺得是非常荒謬的,就是他講所謂「天下」的謬論,就是說只要天下一日不統一,這個天下就一日戰爭不停止,一日戰爭不停止的話,老百姓就會不斷的死亡,然後你就會生活的很痛苦。這個就是共產黨所宣傳的「叢林法則」、弱肉強食,國家跟國家之間只能是一種戰爭關係,這是共產黨所宣傳的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說如果秦始皇能夠統一,一個強人如果能夠把天下統一之後,殺戮就會終止,所以說他這種事先的殺戮、無論殺多少人,就像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時候,無論他殺了多少人,他都是為了後面不再發生這種殺戮,要讓老百姓能夠過安居樂業的日子所做的準備,所以前面這個殺人的話是可以原諒的。

這個跟歷史是完全相反的呈現,秦始皇當時之所會說一日戰爭不停止,就是因為秦始皇本人在不斷做兼併擴張,或者說秦國在做兼併擴張。而且我們看到秦始皇在處理政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停止殺人、他一直在殺人,當時全國有二千萬人口,就是在秦始皇統一的以後,光囚徒就兩百萬,所以我們經常看到說,他一徵召修築驪山陵、徵召幾十萬囚徒、修一個麗山陵、徵召幾十萬囚徒、修一個長城、徵召幾十萬囚徒,全國怎麼會有這麼多囚徒,都是因為秦始皇這個人非常的殘暴造成的,包括他所做的「焚書、坑儒」。

但是共產黨把這一切的罪惡,解釋為歷史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東西。同時的話,像給大家畫一個大餅一樣,他說統一之後老百姓就會過著安居樂業的日子…等等,他這完全是跟共產黨當時想要統一中國,到統一中國之後所採用那種嚴刑峻法的方式是非常相像的。

汪洋:我記得《九評共產黨》當中,就曾經引用過毛澤東的一句話說「秦始皇算甚麼!我們比他還要厲害的多」。

章天亮:毛澤東當時講「秦始皇算甚麼!他才坑過四百六十多個儒」,他說「我坑的比他多一百倍」。然後說「你說我是秦始皇,你說的對;其實你說的還不夠,往往你說我是秦始皇時你說的還不夠,還要我來補充」,他這個是非常赤裸裸的。

所以你看在中共的任何書裡面,從最開始毛澤東奪取政權之後,一直到現在,一直是在給秦始皇翻案,都是在講秦始皇多麼的好,雄才大略、統一了國家,做了多少浩大的工程…這些東西其實都是共產黨為自己辯護,它是借用歷史,對歷史這種演繹來為自己辯護。共產黨它非常看重文化,看重文化主要在意一點,就是文化它對人的欺騙性是非常大的。

中共有一種說法叫「文藝服從於政治」,政治需要甚麼,就通過文藝來對共產黨的要求進行圖解。比如說共產黨現在需要鬥地主,大家就創作,創作出一個《白毛女》。其實地主一直都是那些勤儉持家、憐貧惜老、興學賑災,都是這樣的鄉紳,大家都很尊重的很有德行的人,都是這種人。但是中共為了它們鬥爭的需要,它就把地主宣傳成為像劉文彩、黃世仁、周扒皮,宣傳成這樣的一個形象。老百姓看了之後,他以為…本來在他的經驗範圍之內,地主並不是壞的;但是他可能認為我的經驗範圍是有限的。現在所搬上銀幕的,比如說黃世仁、劉文彩,他們代表了地主的一個普遍的形象或者是行為,那麼老百姓就會對地主產生一種仇恨。很多時候我們看到中共都是利用這種文藝形式來達到它的目的。

我們都聽說過台上演的黃世仁是被台下的士兵拿出槍來就給槍斃的,它實際上反映出中共這種仇恨煽動是非常有效的。《白毛女》這種東西一演的話,它就會煽動起來對地主的仇恨。

汪洋:您剛才談到中共實際上它的這些文藝宣傳,都是為它的政權來服務的。這讓我想起最近「大國崛起」這部電視片,在中國大陸是非常的走紅,有人甚至說不敢相信中共能拍出這樣的片子來。「大國崛起」當中是談了九個國家它們興衰的過程,但是在這個片子的背後也可以看到中共它所宣傳的暴力文化、對強權的一種崇拜。

章天亮:對,其實中共的「大國崛起」有兩種崛起,一種崛起是靠武力來崛起,比如說像納粹德國、日本法西斯,它都是屬於一種武力崛起,這樣的崛起實際上不僅是中共所宣傳的在「大國崛起」當中所拍的這九個國家。歷史當中強權的崛起,像當年成吉思汗當時也是鐵騎橫掃歐亞大陸的;像古代的羅馬帝國、波斯帝國、馬其頓帝國…等等,他們都走過武力崛起、武力擴張這樣的路,也曾經一度建立了很龐大的帝國。比如說德國當時…整個西歐、東歐的絕大部份領土都是被德國佔領了;日本當時在中國幾乎是佔領了一半的領土,像韓國、像菲律賓…等等日本佔領了很多很多地方,實際上幾乎包括整個東南亞國家,像泰國等等都是被日本佔領過。

但是這種靠武力崛起的國家它不會長久,因為它沒有後面的文化來支撐它,它必然最終面臨了人民的反抗,很快它所建立的帝國就會分崩離析。這樣的例子,從兩千五百多年以前一直到現在,可以說比比皆是,這個東西中共並沒有談。

真正一個國家崛起如果能夠長治久安的,其實主要靠的是文化,靠的是制度,比如說像美國它就是靠基於自由、平等、博愛這樣一種文化,一直到現在,它能夠持續的繁榮。美國這麼多州,都統一在聯邦之下;在中國古代也是這樣,它靠自己非常強大的文化,當初孔子有句話「如果遠人不服,必修文德也來之」;就是說如果遠方的人對我不佩服的話,我一定要宣揚我的文化、修養我的道德,讓他們來朝貢。實際上,中國古代的崛起,靠的是文化的力量。

中國古代打仗在很多朝代是不行的,跟別人打的時候,他經常是比較吃虧的,像匈奴、契丹、女真、蒙古都侵略過、佔領過我們的領土。但是中國靠的是文化的力量,就是你一旦佔領我的領土的話,我反過來用我的文化來同化你;而你一旦認同我的文化,你就變成我的一部份。這是一個國家真正能夠做到興旺的重要原因,而這個文化之所以好,是因為它裡面保持了一個重要的價值觀,比如說善良、對生命的尊重、誠實、寬容、以和為貴,這樣的東西和人性中最好的東西共鳴,很多人他看了這個之後,他會有一種道德感召力,他覺得這東西好,我要學,慢慢的他就變成了你的一部份。

所以我想這個文化的力量、道德的力量在中共的宣傳過程中,並沒有真正體現出來。它所講的都是侵略、擴張,包括重商主義,就是怎麼樣做生意…等等,實際上它講的都是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並不構成國家長久崛起的充分條件;它只能有一時的效果,但是它並不能持久。

汪洋:章先生,最後我還想問您一個問題,我們知道最近在紐約,「新唐人」的聖誕新年晚會正在表演當中。這個新唐人晚會,很多觀眾都非常喜歡,他們普遍的反應就是新唐人晚會他是真正體現了中華的傳統文化。那麼對於新唐人晚會,您是怎麼樣看的呢?

章天亮:從2004年開始,我連續看了三年了,今年的晚會我還沒有去看。總的感覺是新唐人晚會它非常好的表達了中國文化的正統,它在中國正統文化上有了更進一步的提升。因為它所表現的是一個人對神真正的尊敬,包括對神的敬畏、對生命的珍惜。

因為中國文化本身進入到文明的第一天,就是軒轅皇帝他開創了一個道家文化,後來就是儒家的文化、佛家的文化,儒釋道形成中國文化的正統,或說是它派生出中國文化的正統。這個文化當然它被共產黨破壞的非常厲害,我看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程度了。

那麼新唐人晚會他們從信仰的這個層面,就是他承認神的存在,他也承認儒釋道所帶來的正統文化。站在中華文化精華的這樣一個基點上,往下派生出這樣一套藝術表現形式,敬拜神、讚美神,我想他給中國文化真正的復興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出路,形成了一個里程碑吧!

汪洋:好的,章先生,謝謝您接受我們今天的訪問,也感謝朋友們的收聽,今天我們的《時事經緯》就到這裡,謝謝聽眾朋友。

章天亮:謝謝主持人!謝謝大家!(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時事經緯》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2/31/n157455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8/09 05:23:36 AM
※你好啊!!我想問你喔:我想問你一件事關於:『秦始皇』的問題,我想了解秦始皇,你能教我嗎 !!如果可以的話你來我部落閣看喔!!你去我們學校的網頁看。你打上平國小 然後你案阿妙的部落閣看看然後再找張小瑋的就可以了!! 上平國小 張家瑋同學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