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其它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称邓玉娇防卫过当 中共首鼠两端

8673

【大纪元6月1日讯】5月31日晚上9点,新华社连发两文,一文称“邓玉娇案”侦结,邓玉娇“防卫过当”,另一文则报导了黄德智被拘留的消息。

新华社的两篇报导可说是自相矛盾。在拘留黄德智的报导中,新华社承认了黄德智“强迫要求女服务员陪其洗浴,在遭到拒绝后又对该女服务员实施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要求异性“陪其洗浴”本身已构成买春行为,而邓玉娇不从后的“拉扯推搡、言词侮辱”(实际情况远非这么轻描淡写)已足以让邓玉娇恐惧于其强奸企图,更何况还有邓贵大上下其手,邓中佳环伺在侧。仅仅从新华社报导的描述本身,我们已可推论出邓玉娇是“正当防卫”,而非“防卫过当”。

我在5月28日发表的《对邓玉娇案件走向的沙盘推演》(以下简称《推》)一文中推测“中共高层应该发生了分裂,一派主张‘抚’、一派主张‘剿’”,从新华社两篇文章来看,拘留黄德智是“安抚”一方的意见,而定邓玉娇“防卫过当”则无疑是“围剿”一方的意见,这个结果或许是两派力量妥协的结果,也反映出中共在 “抚”、“剿”之间首鼠两端。

《推》文中写道“事情的发展仍充满变数。‘瓮安事件’的处理模式也许是中共的一个选项。”即中共沿用在贵州瓮安的处理方法,一方面极力弹压民众,另一方面抛出地方官来为制度的罪恶顶缸。新华社的两篇报导印证了我的看法。

除了提到“瓮安模式”外,《推》文预计“中共采取强硬镇压的模式可能性相对更大”。但中共对邓玉娇的起诉从“涉嫌故意杀人”到“防卫过当”,从逮捕关押到监视居住,是否说明中共已经在强大民意的压力下放弃了强硬镇压的可能呢?非也。中共在封锁QQ群,删除有关邓玉娇的讨论,在野三关停水停电,禁止船只停靠巴东,甚至调动部队等行动,都是在测试民众的反抗决心,而在“六四”前夕,中共突然让一步,无非就是为了缓解压力。如果民众坚持抗争下去,中共随时可能采取强硬手段。中共正在紧张地观察民间的态度。

另外需要指出:无论中共内部“抚”与“剿”两派意见看起来多么相互矛盾,但其初衷是一致的,只不过是在维护中共统治的前提下,选择胡萝卜还是大棒作为工具而已。而对于为什么中共官员十个有九个是邓贵大式的官员,中共是决不会做制度性反思和改变的。

《推》文提到“中共也许会胁迫或利诱邓玉娇的家人,包括邓玉娇本人认罪”,我认为这仍将是中共最近工作的重点。

以“防卫过当”的名义起诉邓玉娇,其结果仍然存在着“从轻处罚”、“免予处罚”和“无罪释放”这三种可能。从中共强行更换律师来看,其可能性依次递减。但如果中共最后选择“无罪释放”或“免予处罚”,则说明中共对镇压的有效性也心存疑虑,更反映出中共执行信心的极度缺失。

无论怎样,邓玉娇未来的安危都值得关注。如邓贵大的同事对《新京报》女记者孔璞所说:“这女人(指邓玉娇)不判死刑,老子们也要整死她。你们(女记者)再来闹,也整死你们。”而黄德智因其政法系统的关系(有传言说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副处长黄德新是黄德智的哥哥),即使其入狱后,也可能会像周正毅第一次坐牢时那样在狱中享乐。

作为民众来说,一方面要继续关注邓玉娇案件的进展,另一方面是绝不被中共的手段所迷惑。如果中共真的判邓玉娇无罪,也绝不意味着中共在妥协,而是虚弱到了极点。届时,民众应该施加更大压力去根除造成邓玉娇案件的制度根源,至少要让民间舆论可以不受任何限制的表达,庶几可对淫官形成震慑。

中共贪腐淫乱的官僚们,目前也一定要认清形势。中共已无力对这些官僚加以保护,而随时准备拿他们的脑袋去平息民众的怒火,只为了延续中央党棍们自己贪腐淫乱的时间。

如果不根除造成邓玉娇案件的制度根源,类似邓玉娇的案件就还会发生。“传九评”可以让民众清楚地看懂中共危如累卵的局势和各种虚伪伎俩;“促三退”则可和平解体中共,重建社会的正义与公平。(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9-06-01 00:46:25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6/1/n254397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5/09 07:57:45 AM
查查黄德智等人的劣迹。
游客
   06/24/09 09:01:49 AM
作为中国人,我感觉很光荣,但是我也感觉很悲哀,逆党共匪,太压迫人了。我不是伟人,我有家庭,不敢揭竿而起,但是我真的希望有英雄,能够带领我们过上好日子,在世界上受到尊重。
游客
   06/16/09 11:01:06 AM
一定要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突破封锁.让更多人看到外面这个世界.这样的话,共匪就会垮.到时候就会像一张烂门板一样,自己倒下去.
游客
   06/16/09 01:56:05 AM
游客
   06/16/09 01:55:08 AM
现在大陆上国际网基本上都屏蔽了,无法上。而且好多人都是愚民。不知真相
游客
   06/13/09 10:03:52 PM
撕下“不干涉内政”的画皮 经常听到共惨邪裆以“不干涉内政”的外交辞令为借口,来拒绝民主国家和民主人士对其暴力、独裁统治的批判,横评加指责。因此,有必要来撕下其“不干涉内政”的画皮,看清其狰狞的嘴脸。 试想,如果一个家长“吃、喝、嫖、赌、抽,坑、嘣、拐、骗、偷”,无恶不做,而且还经常猖狂地对反对他的家庭成员暴力相加,那么,左邻右舍有权正当的制止其暴力行为, 维护正义。就连邪裆治下的独裁法律也是否定家庭暴力的。 同样,对共残邪裆经常打着内政的幌子,实施残暴独裁统治的行径,国际社会是有权制止的,而且应该根据国际法,光明正大的加以制止。因为内政不是暴力,两者不是一个概念。“不干涉内政”的前提是:内政必须是符合公允的。没有条件的“不干涉内政”,是欺世盗名。
游客
   06/13/09 07:02:36 PM
巴东公安太蠢,既然确定为防卫,那“过当”就是无稽之谈。巴东没人了吗?怎么用这样话都不会说的人来搞公安。
游客
   06/12/09 06:47:49 PM
既然是防卫,就不应该再加上“过当”两个字。巴东司法既然定位了防卫的事实,就是承认了邓贵大等三人有犯罪的实施,根据在被强奸犯实施犯罪中,邓玉娇享有无限防卫的权利。而“过当”本身就是没有明确界限的含糊词语。邓贵大在中第一刀时,是否有逃跑,求饶的事实,如果没有就谈不上过当,因为没有证据证明邓贵大等三人有终止犯罪的证据。巴东公安太弱智,太巴东。
游客
   06/02/09 10:24:31 AM
歌名:抗戰二十年 作曲:黃家駒, 編曲:Beyon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_OBeonRBvk *喔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世界怎變 我答應你那一點 不會變 當天空手空臂我們就上街 沒甚麼聲勢浩大 但被不安養大 不足養大 哪裡怕表態 當中一起經過了時代瓦解 十大執位再十大 路上風急雨大 一起嚇大 聽慣了警戒 應該珍惜的 即使犧牲了 激起的火花 仍然照耀 Repeat* 幾響槍火敲破了沉默領土 剩下燒焦了味道 現在少點憤怒 多些厚道 偶爾也很躁 不管這種爭拗有型或老套 未做好的繼續做 活著必須革命 心高氣傲 哪裡去不到 他雖走得早 他青春不老 灰色的軌跡 磨成血路 #喔 你我霎眼抗戰二十年 世界怎變 永遠企你這一邊  喔 哪個再去抗戰二十年 去到多遠 我也銘記我起點 不會變
游客
   06/01/09 08:37:41 AM
華人活命歌:用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 不願做狼糞的人們 消滅供慘惡魔 為了求生我們抗爭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前進!前進!前進! 我們萬眾一心 終結供慘暴政 前進 終結供慘暴政 前进!前进!前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