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雷霆一號」大案解密(二)

860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章天亮:中共在它統治期間,一直是對宗教採取壓制措施。但是實際上在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在很大程度上出現了信仰復興,那麼特別是基督教,包括法輪大法,這都是屬於信仰復興這樣的一個團體。

那麼像基督教在大陸除了有中共所控制的所謂基督教的三自愛國教會,和天主教愛國會這兩個官辦的宗教之外,它還有就是要忠於羅馬天主教廷的這樣的教會,這個教會的話它們自己叫做忠貞教會也叫地下教會,就是說他們是完全依照天主教的整個這套體系,它們是忠於羅馬教皇的。

而中共的話,它是讓天主教徒要忠於它的。所以說很典型的一個例子,比如說天主教主教的任命應該是由教皇來指定,那麼中共它一直採用了自己冊封主教的辦法叫做「自聖主教」,這種在天主教會是根本是得不到承認的。

那麼有很多人他們按照天主教這樣的一種形勢,他們願意去忠於羅馬天主教會,那麼這樣的話就形成了地下教會。

中共有很多鎮壓地下教會的事例,像2003年的時候,中共曾經在浙江杭州附近有一個城市叫做蕭山,中共在那個地方一天就拉倒十幾個地下教會的教堂和他們這個互相之間交流心得傳道這樣的場所。

那麼還有一個就是「家庭教會」,家庭教會是屬於基督教這個體系的。他們在自己的家裡面進行祈禱,因為基督教和一般的傳統佛教和道教不太一樣,他的經文《聖經》就一本,很簡單,每個人的話可以讀,能夠看得懂,可以去實踐,不像佛教、道教這個經文是非常深奧、非常精深。

那麼這種情況下,就使得基督教在大陸傳播的非常快,特別是地下教會跟家庭教會,所以中共在1999年鎮壓法輪功之後,也開始大力的鎮壓基督教家庭教會和天主教忠貞教會。

葉寧:這個我要接章先生的話簡單的介紹一下,因為中共就是說把不受它控制的地下基督教會,就是新教教會的這種力量稱為邪教是一個非常荒唐的做法。因為對新教徒來說,主教的任命他這個傳播福音的方式,他和天主教會是不一樣的,中共自行冊封天主教主教的這種做法,在天主教教會看來完全是一種邪教行為,這才是一種真正的邪教。

因為在天主教也好,東正教也好,比如區分東正教和天主教、正教教會以後,這個實際說這兩個教會都是天主教的力量,那麼天主教主要教士的冊封必須要教皇就信徒和上帝之間就是說有一個中介,有一個傳導,這個就是教皇。那麼在天主教的範圍以內,你就是說自己自搞一套的話,像中共現在今天正在做的,那才是屬於邪教行為。

新教不一樣,新教的傳道方式完全可以通過自己對聖經的修行,自己直接和上帝的溝通,進行就是說自己自主,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在中國成立了一個非常大的新教的叫做本地教會,本地教會它的名稱又叫呼喊派,實際上無論是東方閃電它的正式名稱就叫實際神教派還是三班僕人,它都是本地教會的一個分,支或者中共把它稱為是呼喊派的這樣一個教派的一個分支,所以中共把這樣的教會稱為邪教在教義上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主持人:在我們繼續往下談之前,再跟我們觀眾朋友提醒一下,因為我們的節目往往到最後電話比較多,那麼有的電話我們就接不到,所以如果您有什麼問題,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現在就可以跟我們的嘉賓來進行探討,我們的電話號碼是646-519-2879,那麼中國大陸有免費的直播號碼179710-8996008663。

那剛我才我們講了對這些基督教的迫害,我有一個感覺這些迫害就包括雷霆一號的案件,它似乎不是一個孤立的這個案件,就是像您二位所說的對人權整體迫害日益嚴重的一個反應。

章天亮:對!中共它實際上我認為就是說它非常害怕的是信仰,越來越看到信仰的力量。因為就是說在鎮壓法輪功之後,它看到這些學員可以不畏暴力,而且根本不會受它任何謊言的欺騙。堅持把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講出來。那麼其實在信仰這個方面的話呢?很多的這個信仰團體,他們都有相同的特徵、就是相似的特徵,就是說他們無懼於這種暴力。

他們在受到這個特別像宗教,像基督徒他們在早期傳福音的時候,也曾經受過羅馬帝國很嚴重的迫害,他們在那時候被迫害,他們認為他們是在為上帝而受難的。他們認為這是一種殉道的行為,他們當時被這個羅馬帝國迫害的時候,有很多基督徒,甚至他們直接找到當時的這個羅馬政府說,我就是要信上帝的。

在這種情況下就是說他們展出一種信仰,一種很堅定的力量,所以中共它在這個迫害時候,它不僅僅是迫害基督教,它是所有的信仰團體都要迫害的。

主持人:我們有一位紐約的吳先生在線上,很抱歉我們先接一下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請講。

吳先生:您好,我聽到了。我就是經常在收看你們的節目,我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但是我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對地下教會的迫害這麼厲害,我們覺得應該去做一點什麼來幫助這些受迫害的人。

主持人: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這些人?

吳先生:對、對。

主持人:那這個問題,您們二位哪一位請回答一下?他的問題是中共對基督徒國內的這些信仰的人迫害的這麼厲害,那麼這位吳先生覺得我們做為海外的人,是不是應該為他們做一點什麼?

葉寧:其實在海外的人可以為受難的、受迫害的國內的基督徒做大量的工作。那麼首先這個我們應該呼籲整個國際社會,對在正進行當中的就是對基督徒、對其他的信仰團體的成員的迫害,引起高度的注意。就是要認真、確實貫徹的1998年美國國會通過這個國際「宗教自由法案」。

那麼我們看到自從這個法案,當然這法案不是一個很完整的,它是國內的美國國內的各種政治力量互相妥協的一個產物。那麼就是說我們需要呼籲美國政府、美國行政當局,認真、確實落實國際「宗教自由法案」當中的有關規定。

無論是美國國務院的國家人權報告,還是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的聯合人權報告,這個都已經證明中國存在嚴重的宗教迫害。

主持人:那對於個人來講,能做的是不是比較有限?

章天亮:其實這件事情都可以從小處著手,比如說您至少可幫助把這樣的消息傳到海外去,然後可以的話,讓海外的這些基督徒聯名給各國政府寫信、可以給中共政權寫信、給他們打電話,甚至給這些迫害參與迫害,包括審判的這些法庭人員、給他們打電話、給他們家人打電話,這都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緩解國內迫害的一種壓力。

主持人:我們還有一位洛杉磯的陳女士在線上,所以要是你能夠一兩句話講完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再接一個電話。

章天亮:你接完電話我再講。

主持人:好。那洛杉磯的陳女士請問你還在線上嗎?

陳女士:是,我在。

主持人:請您講。

陳女士:您好。我認為所有的宗教信仰,特別是天主敎、基督教、回教、佛教幾個大教,他們實際上是在誤導欺騙天下眾生,因為人類正軌正道的方式是天下唯公,而他們明確的宣稱自己的教義都是在彌補政府政治法律的不足,淨化人心使國泰民安,而實際上無論你看在上面的領袖、政治人物,或在下面受苦受難、受蒙蔽的、受奴役的百姓都要對他們膜拜,他們實際上起的作用是在助紂為虐、同流合污。

主持人:這位陳女士提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那麼她主要的意思是說宗教實際上沒起到太多好作用,我不知道她從那個角度這樣想?

章天亮:實際上在美國的話我們都知道美國有句話說「上帝保佑美國」,其實真正的一個社會,它真正的維繫不完全靠政府來維繫,甚至也不完全靠法律來維繫,因為這種東西只能管住外在的東西,它不能管住人的心,那麼很多人在這個你看不見的時候,他可能還會去幹壞事。

我可以給這個陳女士講一個的事情。當時西藏有一個很有名的活佛叫阿安扎西,他在西藏真正的去講藏傳佛教精義,講了藏傳佛教精義以後很多人就佩服他。他因為本身就是一個很有道德修養的高僧大德,那麼很多人聽了他的話,不再酗酒、不再賭博、互相之間人們能夠和睦的相處。

當地本來犯罪率是很高的,他能在那個地方待幾個月的時間老百姓都受他的教化,甚至大家有什麼爭論的話都願意去找活佛講一講。

在這種情況下造成當地的犯罪率就急遽的減少,那麼後來由於阿安扎西在當地非常受到這個老百姓的愛戴,那麼中共就是編了一個罪名,用一個爆炸案就把阿安扎西抓了起來判了死緩。

這個就是我要講的,實際上中共它對於這種宗教的迫害,不僅僅局限在這個基督教。任何一個信仰團體,只要在你老百姓的心目中,有一種道德楷模的作用,有一種榜樣的作用、有這樣道德的感召力很多人都願意受到感化,讓人們能聽從你的話的時候,中共會出手去鎮壓。

阿安扎西也是一樣,阿安扎西被抓起來以後,當地的犯罪率由於沒有人去教化他們,當地的人又恢復到過去、喝酒、賭博、打架、就是當地的治安急遽的惡化。

後來中共說什麼?中共說我們想要在那地方解決問題的話,西藏那地方你知道它地廣人稀,甚至每平方公里才一、二戶人家。中共說怎麼辦?這麼多地方而且交通不便又都是高原;中共說怎麼辦?那我們就要買直昇機去解決犯罪率的問題。

因為西藏的高原都是很高的地方,一般普通直昇機是沒辦法用的,只能從美國進口黑鷹直昇機才能在高原用。 一架直昇機就是一億美元,相當一個縣十幾年的財政收入。

你看到了吧!這一個活佛在那幾個月的時間,可以讓這個地方的犯罪率降下來,而當沒有這種道德約束的時候,沒有這種道德教化的時候,犯罪率增加,政府就要花大量的錢。

主持人:中共寧可花一億美金來管束這個犯罪,也不願意用一分錢不花用這個道德的感召力,宗教的感召力。

章天亮:對。實際上現在宗教最大的,我覺得它最大的作用的話,是從它思想上來講,當然它有修煉的一部份、很高深的部份。從思想上來講的話它對於人的心的約束,使人容易獲得心靈的一種滿足感,是非常重要的。

就是你知道「人」他有一種就是......假如說一個人長工資,他今年長一萬塊錢,年薪長了一萬塊錢他會很高興,可他過半年後就習慣了,你要再長一萬塊錢的話他還會高興,但是再過半年後他又習慣了。等到長到十幾萬以後,你再給他長一萬塊錢他不會再有什麼高興。

就是說邊際效應遞減,那麼人的慾望是沒有止境的,這時候就需要一種真正地心靈的追求,使人內心獲得平靜,這個才是一種正道。

葉寧:我是律師,所以我有自己的職業病。關於宗教是好、是壞的問題,那麼這個問題章先生已經說了,可能歷史早就有定論了。但是我想說的是宗教是好、是壞,不是好壞的問題。是是非的問題,那麼就是說在是非的問題上,歷來一直存在著見仁見智的問題。

那麼就是說,但是呢人沒有沒權利信仰宗教,人有沒有權力信仰,甚至被另外一部份人認為是不好的宗教,那麼這是一個權利的問題。在「權利問題」和「是非問題」發生糾纏的時候,權利優於是非,我不能說因為這個你對是非的執著,就剝奪、或者否認、甚至踐踏一個人的他的信仰基本的權力。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嘉賓的精彩的評論。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12/13 7:51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2/13/n1555231.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