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回归》——我的文化反思
章天亮:漫談對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欣賞

848

大紀元 > 大紀元評論區 > 環球好評

 

圖﹕牧童牽馬。
章天亮:漫談對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欣賞

 

作者﹕章天亮

 


【大紀元10月18日訊】小時候讀過一個故事,有一個人賣古畫,其中一幅畫的是牧童牽牛過一座橋,要價甚高。牧童面向牛,身體後坐,用力的神態躍然紙上。一個買家看中了,但身上的錢不夠,就請求賣家將這幅畫保存起來,待他回家取錢來買。賣家將畫掛起來,左看右看,發現畫上並沒有畫牧童牽牛的那條繩子,覺得是個瑕疵,於是拿起筆來添了條繩子。結果買家回來看到添上去的繩子後,就不買了。他對賣家說:「我花那麼多錢,買 的就是這條雖然沒有入畫,但卻能感覺到的繩子呀!」

 

  一年多以前,我看到戴美玲女士和戴東尼先生舉辦的近代名家書畫真跡展,其中李可染畫的牛令我印象十分深刻,寥寥數筆墨跡勾勒出一個牧童騎在牛背上。儘管沒有一筆是在表現水,然而觀眾卻能夠真切地感受到,這頭牛正在過一條小河,而且是正在 從水中出來。

  由此我想到中國人一個很有意思的思維方式。這種思維方式也許構成了東方和西方思 維最大的差別。

  上初中的時候學三角函數,就知道畫一條正弦曲線並不需要把每個點都畫出來,那時候學的是「五點做圖法」,用五個點就可以還原出一條正弦曲線。到上大學的時候學信號處理,知道還有奈奎斯特(Nyquist)定理——還原一條正弦曲線只要知道兩個點和它的週期就可以了。這個抽樣原理是信號數字化的基礎,也是我們今天使用電話、 手機等進行通信的基礎。

  中國人從老祖宗開始就是「離散」思維。我們的語言和思維結構不遵循西方的形式邏輯,而是描述幾個點,至於怎麼將點連成曲線,那是讀者自己的事情,套句成語就是 「點到為止」。《道德經》81章,每章講一個點,章節之間看似沒有聯繫,靠讀者的 「悟性」還原出一個連續的系統。孔子的《論語》也是如此。這很像中國的國畫,故意要「留白」以便給讀者自己還原全景的想像和體悟空間,而油畫留白就十分罕見。中國畫靠線條勾勒,油畫靠的是明暗對比。同樣描述一件東西,東方人重在神韻的表 達,而西方人注重表面技術的完美。

  所以用現代信息論(Information Theory)或計算機的行話來講,中國人的語言結構和思維都屬於「壓縮編碼」。由於這種特性,聯合國用五種官方語言印刷文件時,中 文文件總是最薄的。

  學過現代科學的人都知道,一個事物描述得越具體,它所涵蓋的範圍就越小。比如說,「熱水」這個詞除了描述「水」之外,還有一個溫度屬性,因此「熱水」比「水」 更具體,但它涵蓋的範圍就排除了「溫水」「冷水」等水。

  上述的描述看來十分複雜,但是不瞭解中國人從道家修煉文化所奠定的思維特點,就無法展現中華文化的神韻。換句話說,展現中華神傳文化之精髓並不僅僅依靠表面技術的完美,更需要深刻理解修煉人的思維方式以及貫穿在文化中的修煉內涵。

  西方的舞蹈動作十分嚴格而準確。而中國人的傳統舞蹈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也許她的動作並沒有那麼嚴格,但給人留下了更大的想像空間。同時,演員的文化修養通過他們臉上的氣質和肢體的動作流露出來。

  我在看新唐人新年晚會時,固然沉醉於美輪美奐的天幕、優雅華麗的服裝、隊形的變換和演員的基本功,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常常會聯想到歷史的典故,聯想到五千年燦爛的文明,煌煌文治、赫赫武功,「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盛世榮景,抑或是重德行善的神傳文化。這些充溢於胸的聯想與舞台上宏大的音樂和佈景相互激盪,常讓我有時空上的錯覺,彷彿倒轉時間回到天朝盛世,抑或飛臨上天禮拜佛國 世界的莊嚴。

  這樣的衝擊,不僅僅是視聽的衝擊,更重要的是生命深處的共鳴,一種難以言表的本性的復甦,這也有賴於晚會編導們在編製和排練節目時所加進去的深刻內涵。對於中華神傳文化能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和詮釋,除了新唐人電視台外,尚未見任何一家其它藝術 團體能夠做到。

  我想,這也是新唐人的新年晚會,對於想真正瞭解中華文化的人來說,顯得如此獨一 無二的原因。 ◇

作者後記﹕後來花了一個多小時找到了我小時候看到的那個故事,那是1983年9月的連環畫報。如今23年過去,年湮月久,記憶有誤。不是牧童牽牛,而是牽馬。見圖。

編注﹕如有版權問題﹐請與大紀元聯繫。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0/18/n149163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8/31/08 02:03:21 AM
每看到红眼石狮的一幕,心灵都受到很大震动,真的是很精彩而有意义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