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袁高事件背後的原因(三)

840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主持人:那不知道下一步會出現什麼情況?因為我們知道有東航內部知情人他們透露說,雖然表面上好像沒有看到官方的回應,但是他們內部已經三令五申就是他們的人不許接受境外媒體的採訪,而且在任何情況下,不許提袁勝他真正不回來的原因,而且做他們家人的工作,希望他還回去。

那您覺得就是說像這樣的情況,中共它為什麼官方不直接回應呢?

章天亮:它非常害怕的就是提《九評》,至今為止從來沒有看到中共官方,就包括退黨的事情,它們只是說造謠。當時有一個中組部副部長李景田出來說了幾句話,那都是非常輕描淡寫的講,假如我們在全國做個民意測驗,它是不敢去真正地公開批判《九評》,這是中共根本絕對不敢做的事情。

因為《九評》裡面有很多的史料都是共產黨自己承認的,那《九評》只不過給一個人全新的角度來看這個材料,分析這些材料的角度,共產黨如果要批判《九評》的話,可能很會使很多人本來不知道《九評》,也因此而知道《九評》,甚至可能好奇去看一看。

那麼儘管共產黨不宣傳,可這又帶來一個問題,你不宣傳《九評》的話,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九評》是禁書,拿到《九評》之後他們可能還要看一看,也不知道傳《九評》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可能還會傳,所以中共處於一個兩難的情況。

剛才我們就提到這件事就是說兵法上來講,兩軍對壘的時候,先讓自己不可被別人戰勝,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先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等待對手犯錯誤。

中共最大問題就是它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它連《九評》提都不敢提,它處在一個光挨打不還手,如果只形容這樣一個形勢,在種情況下我想中共是非常的被動。

主持人:在這一系列事件中,您能不能談一下,就是說國際社會的反應是怎樣?

魏京生:其實我想中共選擇這個時機加強鎮壓,包括逮捕像高先生這樣比較知名度高的人,很重要的一點是國際社會關注度不在中國,而對中國人權這幾年來一直在下降,就這一個問題變得變越來越淡,實際這是在鼓勵胡錦濤採取更強硬的措施,國際社會的責任還是相當重。

章天亮:這裡邊實際是有這樣一個問題,我想各國政府千萬不要認為中共對中國人權的迫害是跟它們沒有關係的。實際上外交是內政的一種延續,我們很難想像說一個人是流氓,在家裡面無惡不作,突然間跑到外面變成一個是非常和善、非常善良、對別人都很好,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中共連自己老百姓人權都不重視的話,它更不會在意別的國家的人權,所以我想在這點上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共政權的本質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當然由於文化的差異,人們對共產黨是不見得那麼清楚,但我想《九評》應該給他們提供一個很好瞭解中共的窗口。

主持人:我們有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先接一下紐約喬小姐的電話,喬小姐您請講。

喬小姐:我想問一下魏先生,現在有消息說現在中共給高律師打毒針,不讓他活著出去,那如果說中共對高律師下毒手的話,勢必會引起很大的民憤,能不能告訴我們說中共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魏京生:我也剛剛聽到這個消息,但是我們還沒經過真正的核實,所以現在不敢肯定,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講,中共政權做這種事情應該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

它們在監獄從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就開始活摘犯人的器官,那麼摘器官之前都是要打針的,當然那時打的是比較簡單是麻藥針,現在技術變得很先進了、科學很發達了,它們會使用一些有其它功能的針,包括一些毒品來對付像黑社會那樣,用毒品來對付它們認為很硬的政治犯。

 

主持人:它要你完全你上癮,依賴它。

魏京生:這完全有可能的,這不是奇怪的東西,當然我們對這種消息非常謹慎,我們還要經過核實,但就我個人經驗來講,我覺得是對高先生是進一步的迫害,而且是完全可能的。

章天亮:我們在《明慧網》上經常有這樣的消息,注射一種針之後使人皮膚潰爛,頭髮往下掉,全身痛得忍受、打滾。

現在中共對很多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他們實在不肯放棄信仰,「真、善、忍」大家覺得很好不願放棄。這個時候中共說連這麼折磨你,你都不肯放棄,它就說你是精神病。其實本來就是一個很堅定自己信仰、很堅真的這樣一個人,中共就把他關進精神病院,然後用大劑量破壞中樞系統的藥物,去摧毀中樞神經系統,這個事情中共以前是做過的。

所以我今天下午的時候聽到這個事情,我也很震驚!當然魏先生也講到了,中共做這個事情絕對也不奇怪。

那麼他也許在抓捕高律師的第一天開始,已經在算計下一步該怎麼辦,那麼在這個時候國際社會上,應該馬上緊急行動起來跟中共核實這件事情,比如給美國國務院打電話,跟各國政府都跟中共交涉這件事情。

那麼同時的話,一個是要保證高律師的安全,第二、一定絶對不能放鬆對中共的壓力,一定要高律師毫髮無損的從監獄出來。

魏京生:對。我想國際社會的關注應該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們沒有證實這個消息,但是至少是有這個消息,而且共產黨過去有類似的記錄,這是大家公開都應該知道。

我覺得我們應該大家都去呼籲,美國政府或是其他西方國家政府,特別自己所在州的議員,要站出來關注這件事情,瞭解高先生現在的情況,他現在的安全情況、身體健康情況,我們應該要求共產黨對外公佈這些情況。

章天亮:還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中共完全沒有道理把高律師的太太跟女兒、兒子軟禁在家裡面。《新華社》8月18日發了一個新聞說高律師被逮捕了。但是你為什麼要把高律師的太太、女兒和兒子監禁起來,我覺得國際社會上應該立刻把他們從軟禁狀態中營救出來,我覺得這點是非常重要。

主持人:謝謝。我們現在有中國大陸孫文廣教授在線上,孫教授您請講。

孫文廣:各位好,大家談很多具體上怎樣聲援高律師的事,我也有一個同感。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國內抗議的聲援聲浪應該起了一個高漲,要把它傳出去。

那麼大陸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人對這個問題有看法,但是怎麼表示,寫文章的話不見得每個人都有這個條件,那麼現在出來一個簽名,我覺得應該引起一個重視,就是發起寫簽名信。

現在有三封簽名信,一個是胡平和趙昕寫的,強烈要求釋放。第二個是劉曉波和丁子霖寫的關於高智晟律師的聲明。第三個是艾曉明和陳光誠的夫人袁偉靜起草的,反對、抗議軟禁高智晟的家人。

這三封信在外國已經公佈了,這個應該動員更多的人來簽名,這個事情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如果這簽名的人很多,國內發動很廣泛的話,那麼就會造成一個很大的壓力,現在要讓更多人的知道有這三封簽名信。

第二、要告訴一些人這麼樣去簽名,這個簽名信要放在那裡呢?發表在《議報》—《簽名網》上。現在這三封簽名信人數已經要逹到1,000多人,那麼還在增加。所以大家可以上去《議報》的《簽名網》簽名,這個簽名是很方便的,如果有困難上有人不了《議報》、上不了國外的《簽名網》,那怎麼辦?

可以找一些發起人、上過網簽過名的人請他們代簽,我覺得有的人為了「退黨」花了很多功夫,又是打電話、又是找人、很多的方式,我覺得簽名的話也要都花一些功夫,就是你的熟人他有這個想法,那麼你就代他簽一下。或者我自己可能要去找人,去告訴人家。

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我覺得大陸不要遊行示威,我們用網上簽名的方式來遊行示威,就到這個《議報》的《簽名網》上簽上自己的名子可以用真名,也可以用筆名,各種方式,這樣形成人數多了以後對中共會有佷大的影響。

主持人:謝謝孫教授,那你認為海外可以做什麼呢?海外的人支持能做什麼?

孫教授:海外能做的話有個兩方面,一個就是已經做了很多,把大陸消息傳出來,把大陸的情況透過媒體傳出來,這是很重要的。我們現在是唯一渠道是通過海外的媒體把消息反饋回來。

那麼現在又碰到一個問題了,我寫了一篇稿子「請簽名救援高律師」——聲援高智晟之三。這稿子怎麼也發不出去,把我封掉了,是國外信箱HOTMAIL,信都被封掉了,像這種情形海外能不能做一下把國內聲音怎麼轉達出來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應該讓各國政府,美國政府、德國政府給中共施加壓力,讓它們知道,中共這樣的踐踏中國人權,律師應該是法律的悍衛者,你把他抓起來判刑不讓他們去瞭解情況,不讓他們這個做辨讙律師,而且毆打他們,這個是一個非常殘暴的一種行為,踐踏人權,把律師都抓起來,把律師都關起來不讓辯護,老百姓要怎麼樣通過法律渠道來解決問題呢?

所以這個事情一定要叫外國的政府知道,這個被迫害的律師包括高律師在內的還有很多其他的一些律師,如果要迫害他們的話,那中國的法治是沒有希望了,他們講法治只是一個騙人的講法,你怎麼能還有律師呢?他本身就給人家辯護的,就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所以我覺得各國政府應該出來表態,因為中共對各國政府高層的一些表示,它還是在意的。

主持人:謝謝孫教授。

章天亮:孫教授剛才提到如何幫助高律師到引起我的一個想法,因為實際上中共一直在等時機就是找時機抓高律師,實在是因為不想讓大家對《九評》、法輪功、退黨、法輪功被活摘器官包括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這幾件事情上被關注。

那麼他覺得在這個時侯抓高律師的話可以轉移對那三件事情的注意,我想我們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我們到處都去跟別人去講,比如說各國政府的VIP、媒體到處都跟別人講,高律師被捕就是因為這三件事:為法輪功說話、《九評》、退黨,這是中共逮捕他最關鍵的原因。

我們到處都去說,所有媒體都去說,見人就跟別人說、見到VIP就講,這時侯中共就會覺得抓高律師反而是得不償失,本來想掩蓋這個事情,但現在事情更加曝光的話,我想這個時侯中共會覺得抓高律師實在是弊大於利的。

主持人:我記得高律師曾經也向外界說過說,就是你們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向我一樣去講真相。

魏京生:我覺得其實剛才有一件事我想提醒國內的朋友注意,因為現在中共對國外所有的網站,特別是跟中共不一致論調的網站封鎖的非常厲害。

那麼國內很多朋友通過網站獲得信息有時侯會受阻,但在國內E-MAIL跟E-MAIL之間通信好像還不太容易封鎖,那麼看到這些消息的朋友能不能順手的給你所有的朋友把這些信息E-MAIL給你所有的朋友,然後這些朋友再E-MAIL給他們的朋友,通過這種方式讓這些中共最近的這些加強迫害、加強鎮壓的消息傳得更遠一點,我想這也是到國內朋友比較方便做的一件事情。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動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8/29 1:30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8/29/n1436938.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