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和平转型之路——九评三退文集
章天亮:重溫我們的誓言與決心

834

感謝今天來到這裡在烈日下聲援退黨的朋友。也許一個人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正是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才匯成了「廣傳九評,力促三退」的滾滾洪流。

七月六日,加拿大兩位獨立調查員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著名律師大衛.麥塔斯公佈了一份調查報告,確認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全國許多省市被秘密活體摘除器官。報告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昨天喬高先生在國會說,科幻小說的作者也虛構不出來這樣的事情,而它卻實實在在發生著。

一、中共失去了和我們溝通的基礎

那些對中共心存幻想的人需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中共改良的基礎是甚麼呢?就連「改良」這兩個字,我們的定義與中共都截然不同。

我們認為中共停止殺人,「金盆洗手」是改良的第一步;而中共卻認為它殺人的方式變得更隱蔽、殺人的技術更精湛、殺人牟利的機制更加成熟,才叫做「改良」。在過去,中共把人處決後跟家屬要子彈費,那也不過幾毛錢而已,而現在中共不是處決你,而是養你幾個月,等找到與你器官匹配的受體後再摘取你的器官,在你還有呼吸的時候把你扔到焚屍爐裡去,這樣殺一個人,中共可以賺到幾十萬美元。這就是中共的與時俱進,這就是中共意義上的「改良」。

也許我們認為開放言論是改良,而中共認為進一步鉗制言論,用最先進的技術監聽電話、封鎖互聯網,才是「先進生產力」的體現。我們認為「真、善、忍」是一種美德,江澤民認為「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凡此種種,一個是非標準與普世價值完全相反的黨,完全喪失了和我們在心靈和語言上溝通的基礎。

二、民族的自救

正因為中共不可改良,因此退黨運動就遠遠不止結束中共統治那麼簡單,他實際上涉及到每一個被中共從小洗腦,用中共的思維方式、話語系統考慮問題的人,從根本上擺脫中共的邪教灌輸,不僅是身體上離開了中共的組織,更重要的是從精神上告別中共。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沒有這一場退黨運動,中共是否會解體?它一定會。因為它對社會財富的貪婪掠奪是沒有底線的、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是沒有底線的、對人道德的淪喪是沒有底線的、殺人害命的暴行是沒有底線的。它一直逆天而行,最後必將自毀。但是它毀滅以前會出現社會危機的總爆發,也許會出現經濟的崩潰、生態的崩潰、也許中共會像朱成虎、遲浩田宣稱的那樣對外發動戰爭,也許是官逼民反。

《易經》上說「履霜,堅冰至」。從中共的惡變中,我們感到中共正在把我們的民族、乃至人類拖向深淵,許多人會被中共捆綁著走向末路的劫難,因此,「九評」的發表和這一場退黨運動的興起,也是為了讓這一場可能會發生的災難消彌於無形,從道德和文化的層面解體中共。讓中國和平轉型到自由社會。

三、解體中共,與時間賽跑

很多人可能都會問:退黨1200萬了,中共甚麼時候會垮?

很多人覺得中共還活著,但中共知道它自己已經無可挽回地走向解體了,它正在一天天地數著最後的日子。它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民心喪盡,它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眾叛親離。在上億的法輪功學員的心裏,中共已經沒有了存身之地;在1200萬已經退黨的人心目中,中共已經沒有了存身之地;在那些被迫失業的城市人口、土地被搶走的農民、被殘酷盤剝的農民工、上千萬的上訪民眾、拆遷戶、以及無數看過「九評」的人的心中,中共已經沒有了存身之處。

然而中共之所以現在還沒有垮,因為還有人在心裏給了中共一席之地。只要有人還認同中共,認同它的善惡標準、認同它的思維方式、認同它的話語系統;還在把屠殺八千萬中國人的中共比作母親;還認為對它不要「殺人償命」而要「一分為二」;還在認為它故意殺人、群體滅絕是母親打孩子;還在指望中共的「平反」;甚至還在把中共的建政叫做「建國」、把「奴役」稱為「解放」,把它暱稱為「黨」,這些人就在為中共的存在提供著精神基礎。

所以說,當退黨達到1200萬時,我們更應該下定最大的決心:這樣的一個罪惡政權必須立即結束。如果我們和平轉型的速度不夠快,中共就可能會帶給我們民族不堪設想的損失。所以我們抓緊時間「傳九評、促三退」就是在和時間賽跑。

四、重溫我們的誓言和決心

無論是否退了黨,當我們對這條和平轉型的道路有懷疑的時候,我們就要再讀「九評」,重溫「中共必滅」的道理。當中共做了壞事的時候,我們要讀「九評」,我們就會明白中共為甚麼要幹壞事;當中共做出某種「改良」的姿態時,我們要讀「九評」,我們就會知道中共是多麼的善於偽裝和隱藏;當我們對中共心存幻想時,我們要讀「九評」,告訴自己中共不可改良的道理。當我們對中共心懷恐懼時,我們要讀「九評」,我們就會瞭解中共不過是色厲內荏。

重讀「九評」就是重溫我們的誓言和決心。

春秋年間,吳越爭霸的時候,吳王夫差的祖父闔閭被越王勾踐所殺,夫差讓一個人每天早上站在庭院當中,高聲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殺了你祖父嗎?」夫差便會流著淚回答「是!夫差不敢忘!」

每天早上醒來,如果中共還沒有垮,我們也可以問問自己:忘記中共屠殺八千萬同胞了嗎?忘記中共出賣我國上百萬平方公里領土了嗎?忘記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了嗎?忘記中共的暴行仍在進行了嗎?為結束中共統治我們能做些甚麼?我們這樣想、這麼做不是為了仇恨,我們也永遠不會訴諸暴力,但我們需要給歷史、需要給自己的良心一個交代。特別對於黨員,我們希望他們能夠退黨,從精神上擺脫中共邪教的控制。

在我們演講的最後,讓我們抬起目光看到明天的希望,看到共產黨的血旗灰飛煙滅,看到真正的自由降臨到中國大地上,看到我們的民族站起身來走向輝煌。我們有幸身處歷史轉折的關頭,有幸投身到這場民族自救運動。當中共解體的時候,我們可以無愧地說:我站在了歷史的正確一邊,我不僅親眼見證了歷史的轉折,也親手促成了這個轉折的到來。

2006年7月21日於Lafayette廣場,華盛頓DC(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7/25/n1397688.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