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世事點評(2)肯尼迪為何再次成為焦點?

822

主持人高凌:打開最近的網絡,我們會發現,一個40年中的不斷被人們回憶的人物再次成為網絡的焦點,他就是40年前的美國總統肯尼迪。最近美國方面第1次公開了肯尼迪總統遇刺時的全程照片,在海內外的媒體鋪天蓋地的轉載同時,有一句話也不斷的被所有人引用:「他在西伯林的講話,改變了世界對美國人的看法;他在國會山的演說,改變了美國人看世界的方法;但一切都隨著一聲槍響結束了……」

這位總統在西伯林講了什麼而改變了世界對美國人的看法?他又在國會山莊說了什麼而改變了美國人看世界的方法?此時此刻,再次把這位總統的傳世之演講擺在眾人的眼前,究竟是在讓世界思考什麼?

今天,我們仍然請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來為我們做一個世事點評。

高:天亮你好。40年前肯尼迪總統在「柏林牆」 下的「我是柏林人」的演講被世界譽最打動人心的演講,您能否為讀者先介紹一下當時的背景?

章:這個背景很難一言以蔽之。二戰時德國戰敗,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從不同方位攻陷柏林,按照各自的佔領區把柏林分成了兩部分,東面由蘇聯佔領,西面由自由世界佔領。所以柏林成了共產專制和自由世界對抗的最前沿。柏林在冷戰時經過兩次危機,第一次危機是1948年,斯大林要把西柏林納入共產專制體制,於是對美、英、法對西柏林的陸路運輸進行封鎖,把西柏林變成一個孤島。二百萬西柏林人面臨著饑荒和物資匱乏。結果美國以三分鐘一班運輸機的頻率,向西柏林連續11個月空投了的150萬噸的生活物資。蘇聯最後退卻了。

第二次柏林危機發生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當時在柏林的北約軍隊遠遠少於以蘇聯為首的華約軍隊。赫魯曉夫1958年底以最後通牒的形式限令西方在六個月撤出西柏林。中間幾次反覆,等到肯尼迪當選總統並於1961年就任的時候,雙方已經到了「核大戰」的邊緣。肯尼迪說:「我們必須毫不含糊地表明,我們決不容許削弱我們在柏林的地位,我們將實踐保衛西柏林人民自由的諾言,而且如果赫魯曉夫先生決心一意孤行,我們準備承擔我們應盡的義務。」

當然人民有著自己的判斷。《核危機秘聞錄》一書記載「1961年初,自東德逃往西德的人數激增,其中大部分是從東柏林逃到西柏林的。西方聲稱,1961年1月,西柏林機場每天要收容1000人左右的東德逃亡者。另據西方統計,從戰後到1961年夏,約有350萬人離開東柏林,光1961年7月一個月就有3萬以上的人逃往西柏林,其中很多是技術人員。8月份難民外流從每天幾百人增加到幾千人。」這一次柏林危機以柏林牆的修築而告一段落。

肯尼迪總統捍衛自由的決心令人驚歎。在多次與赫魯曉夫的對話,在赫魯曉夫聲稱爆炸了一億噸TNT當量的核武器的時候,肯尼迪也沒有退縮,他將第一次柏林危機時被認為是「西方保護者的偉大象徵」的「空中運輸英雄」、前駐德國美占區司令盧修斯•克萊將軍重新派回到西柏林。和蘇聯以不到100米的距離進行坦克對峙,聲明「美國在遭到蘇聯的第一次突然打擊之後剩下的毀滅性力量,和敵人能夠威脅發起針對美國的第一次打擊的全部完整的力量一樣大,甚至可能比它還要大。總之,我們擁有第二次打擊能力,它至少是與蘇聯第一次打擊能力一樣大。」這一切都在迫使共產國家退縮,保障了西柏林的自由。

所以當1963年6月25日,就是肯尼迪到訪西柏林的前一天晚上,已有幾百人為了親耳聆聽美國總統的講話帶著睡袋聚集在市政府廣場上。等肯尼迪的飛機降落的時候雷雨交加的柏林現出了陽光,大雨嘎然而止。整個西柏林有大約一半人走上街頭夾道歡迎美國總統。只能容納20萬人的市政府廣場被近50萬人擠佔得水洩不通。

因為西柏林四面被圍,所以你可以體會到生存在專制包圍中的自由的孤島,民眾對前途憂慮重重,他們害怕失去自由,肯尼迪演講說:「當這一天(自由和統一)最終來臨——它必將來臨——時,西柏林人民將能對這一點感到欣慰:幾乎二十年時間裡他們站在第一線。一切自由人,不論他們住在何方,皆是柏林市民,所以作為一個自由人,我為『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這句話感到自豪。」

這句話說罷,廣場上的歡呼響徹雲霄,因為這表達了自由社會將和西柏林人站在一起。所以,原西柏林市議員隆格魯斯回憶說:「這是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在聽完演說後,我回家告訴妻子:我們的疑慮多餘了,柏林不會被吞併。」

高:我在搜索有關資料的時候,我發現在中共的官方網站上也介紹了這次著名的演講,但是,非常有趣的是,所有中共的官方網站雖然都描寫了他的「我是一個柏林人」和他要給下任總統留下的字條「當你們沒有信心的時候,請到柏林去」,卻全部繞開了對什麼沒有信心?為什麼要到柏林去的原因,你可否為我們的讀者來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章:其實這非常好理解,就像肯尼迪演說中講的:「世界上有許多人確實不懂,或者說他們不明白什麼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共產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我們能在歐洲或其他地方與共產黨人合作。讓他們來柏林吧。甚至有那麼幾個人說,共產主義確是一種邪惡的制度,但它可以使我們取得經濟發展。「Lasst sie nach Berlin kommen.」」

西柏林實際上是自由社會捍衛自由的象徵,從二戰結束後一直到1989年東德結束極權統治,柏林牆倒塌,西柏林都處於四面被圍的狀態。第一次柏林危機,就是靠11個月的空投物資度過的。第二次柏林危機後,西柏林和聯邦德國之間仍然靠穿過民主德國境內的公路、鐵路和水路連接。但是這個孤島度過了她最困難的日子,一直保障著西柏林人享有自由。

所以,西柏林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自由屹立不倒的符號,無論她看來面對多麼強大的對手。她的存在也是冷戰中的一個奇跡,讓我們對自由更加充滿信心。

自由是美國的最高價值之一,也是美國文化的核心。1961年1月20日,肯尼迪在就職演說中說,美國要「讓每一個國家知道,不管它盼我們好或盼我們壞,我們將付出任何代價,忍受任何重負,應付任何艱辛,支持任何朋友,反對任何敵人,以確保自由的存在與實現。」

到柏林去,可以看到人們對自由的渴望、對共產黨的唾棄,和人們對「自由必勝」的信念。

高:那麼當年的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如今是否消失或不必考慮了呢?今天世界的格局和當年的世界格局有什麼變化和不同?又有什麼是共通的呢?

章:我常常引用肯尼迪總統在西柏林的演說「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儘管蘇聯解體了,東歐人民獲得了自由,但是中國人仍然生活在自由匱乏的政權下。有人說我怎麼沒覺得,我在中國就覺得很自由。但是你得看到中國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受到的殘酷迫害,甚至器官被活體摘除;地下基督教會、藏傳佛教、天主教等都是中共迫害的對象。所以說,只要造成法輪功等團體或個人被迫害的社會環境和機制不變,這個迫害機制就會作用於其他人。「自由是不可分割的,」所以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等這些自由互相之間也不可分割並且互相保障。

自由世界和共產世界的分歧是必然存在的。自由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會被共產世界視為威脅。就像小布什總統在「9.11」之後的國會演講中針對恐怖組織所說的「為什麼他們恨我們?他們恨在這個房間裡所能夠看到的——一個民主選舉的政府,而他們的領袖是自我任命的。他們恨我們的自由,我們宗教的自由、言論的自由、選舉和集會的自由,乃至互相之間不同意的自由」。人有自由的天性,如果看到別人看的車比我們好,我們都會羨慕,希望也能夠努力擁有;那麼看到別人的自由,生活在專制下的人怎麼能不羨慕?所以,即使自由社會不以專制為敵,專制也會以自由為敵。小布什說「他們反對我們,因為我們擋了他們的路。」

還有一點共同之處就在於,共產黨知道它自己是一個不道德的黨,這種道德上的弱勢使他們遠遠沒有物質上看起來那麼強大。

肯尼迪另一個可圈可點的表現就是古巴導彈危機。1962年蘇聯在古巴部署導彈,可以把導彈直接打到美國本土上,肯尼迪下令對古巴進行封鎖。他派了20000名海軍,90艘戰艦,八艘航空母艦對古巴海域進行封鎖,在靠近古巴的佛羅里達集結龐大的登陸部隊。蘇聯不肯示弱,聲明如果蘇聯艦船遭到攔截,將進行最強烈的回擊。肯尼迪下令陸軍第一裝甲師進入鄰近古巴的地區,其他五個師進入緊急戒備狀態,並且讓攜帶核武器的B-52轟炸機升空待命。赫魯曉夫再一次被嚇了回去,撤出了古巴的導彈基地。

所以說,共產國家的統治者其實都是色厲內荏。當自由社會強硬起來的時候,它就會退縮。

現在國際社會的領袖可能對共產黨的邪惡估計不足,或者不想採取肯尼迪的那種強硬措施,而採取其它辦法,這都在延緩專制的生命。當然自由社會的底線還是不動的,真的自由受到威脅,他們也不會含糊。

 

高:而此時此刻,再一次讓世界聚焦肯尼迪的時候,不由使人聯想到今天世界的格局和當代西方政要的表現。在於世界最後也是最大的共產專制的政權中共打交道的時候,西方各國政府及政要們的表現,不知天亮對此有什麼樣的看法和分析呢?

章:經濟利益確實是一個大問題。中共改革開放以來,用巨大的道德成本和生態成本換來的所謂經濟發展,給西方造成了一個假象——經濟發展會讓中國有更多的自由。其實不是那麼回事。中共在用經濟利益腐蝕西方的民主制度和自由,在用大量的錢支持國際上的恐怖組織,用經濟發展為它的存在辯護,用經濟發展掩蓋人權迫害,其實中共的本質從來也沒有變過。

聚焦肯尼迪會讓我們想起冷戰時期的歷史,想起共產專制的邪惡,前年裡根總統去世,美國的國葬也是紀念這位結束了冷戰的總統,他使蘇聯、東歐幾億人獲得自由。現代的西方首腦也還有這樣的機會,支持十三億中國獲得自由,他們也將因此名垂青史。而且他們不但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責任。

 

高:但最近,我們也真切地看到了西方終於開始嘗試打破以往同中共的交往方式,最近布什對國內人權人士的接見、德國總理梅克爾對民間維權人士的面見、歐盟副主席在中國親見法輪功學員,各個領域似乎都在出現一種變化,此時從溫肯尼迪當年的演講,的確頗有深意。

 

章:對。我覺得西方現在在越來越走向清醒。今年一月二十五日,歐洲委員會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全體會議上通過了譴責共產獨裁集權罪行的決議。現在退黨大潮日益高漲,眼看就要到1100萬了,各國的情報機構和政府都看到了中國民間力量的整合,也肯定在評估中國的這種和平轉型的道路。歐洲議會副議長史考特提到歐盟有一個達1.42億歐元預算的項目(約1.6億美元)將會通過,用於幫助那些還沒有民主的國家。據一些內部消息,布什這次白宮會見大陸人士原本不局限在家庭教會,還包括代表民間維權的郭飛雄律師和為法輪功仗義執言的高智晟律師。另外德國總理也與民間維權人士接觸。

種種跡象表明,歐美國家漸漸在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中國民間社會上,而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可以說是中國最活躍的力量,儘管他們不追求政治權力,但是他們的道德力量就在解體中共的邪惡。

今天重溫肯尼迪的演講,也就是在重溫自由社會當年的誓言和決心——「因此讓我在結束講話時請求你們抬起目光,超越今日的危險看到明天的希望;超越這道牆看到正義的和平來臨的一天;超越你們自己和我們自己看到全人類。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

 

高:謝謝天亮,我們把肯尼當年的演講放在最後來結束今天的點評吧。

 

---

在柏林牆邊的演說

 

肯尼迪 美國總統

 

二千年以前,最自豪的誇耀是Civitas Romanus sum,今天,自由世界最自豪的誇耀是Ich bin ein Berliner。

世界上有許多人確實不懂,或者說他們不明白什麼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共產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我們能在歐洲或其他地方與共產黨人合作。讓他們來柏林吧。甚至有那麼幾個人說,共產主義確是一種邪惡的制度,但它可以使我們取得經濟發展。「Lasst sie nach Berlin kommen.」

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 。我願意我的同胞們——他們與你們遠隔千里住在大西洋彼岸——說,他們為能在遠方與你們共有過去十八年的經歷感到莫大的驕傲。我不知道還有哪一個城鎮或都市被圍困十八年仍葆有西柏林的這種生機、力量、希望和決心。全世界都看到,柏林牆最生動最明顯地表現出一種失敗。但我們對此並不感到稱心如意,因為柏林牆既是對歷史也是對人性的冒犯,它拆散家庭,造成妻離子散骨肉分離,把希冀統一的一個民族分成兩半。

這個城市的事實也用於整個德國——只要四個德國人中有一個被剝奪了自由人的基本權利,即自由選擇的權利,那麼歐洲真正持久的和平便絕無可能實現。經過保持和平與善意的十八年,這一代德國人終於贏得自由的權利,包括在持久和平中善所有的人民,實現家庭團聚和民族統一的權利。你們住在受到保護的一座自由之島上,但你們的生活是大海的一部分。因此讓我在結束講話時請求你們抬起目光,超越今日的危險看到明天的希望;超越這道牆看到正義的和平來臨的一天;超越你們自己和我們自己看到全人類。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當所有的人都自由了,那時我們便能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在和平與希望的光輝中這座城市獲得統一,這個國家獲得統一,歐洲大陸獲得統一。當這一天最終來臨——它必將來臨——時,西柏林人民將能對這一點感到欣慰:幾乎二十年時間裡他們站在第一線。

一切自由人,不論他們住在何方,皆是柏林市民,所以作為一個自由人,我為「Ich bin ein Berliner」這句話感到自豪。(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6/12/n134748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