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和平转型之路——九评三退文集
章天亮:對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深層思考

813

大紀元 > 大紀元評論區 > 自由廣場

 

章天亮先生在「全球論壇」現場發言(大紀元)
章天亮:對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深層思考

 


【大紀元4月23日訊】在蘇家屯死亡營曝光兩周後,中共導演了一場邀請美國參觀蘇家屯醫院的騙局。事實上,中共早已銷毀了証據。法輪功方面也要求中共全面開放勞教所接受調查。在此大背景下,希望之聲、大紀元與新唐人於4月15日在法拉盛通過網絡廣播舉辦「全球論壇」,討論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對中國未來的影響。以下是大紀元專欄作家兼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章天亮的現場發言,根據錄音整理。

 

林曉旭:各位聽眾,各位現場的嘉賓,歡迎來到我們節目的現場,今天您正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和《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台》一起主辦的,在紐約法拉盛所舉辦的社區論壇,叫做「全球論壇」,我們的主題是關於蘇家屯集中營和中國未來的探討,下面請章天亮先生。

章天亮:謝謝主持人,謝謝大家。今天我想主要談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我想說我們對類似於像蘇家屯這樣的死亡營罪惡的懲罰,絕不能僅僅侷限在參與這些罪行的人。

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我們知道這個罪行,絕不僅僅是真正動手術的那些人、真正負責把法輪功學員從各地運到蘇家屯,或其他別的類似於死亡營的那些軍隊;也絕不僅僅是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那些公安;也絕不僅僅是輔助參與的那些護士等等這些人。

他們儘管參與了這個罪行,但是我們要知道他們的參與僅僅是一個表面的現象。我們知道不僅僅是蘇家屯一個地方有死亡營,一位瀋陽總後勤部的老軍醫揭示在全國有三十六個這樣的死亡營。

這樣大的一個滅絕性的工程,需要中國許許多多的部門來進行配合:它需要公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它需要法院可以對這些違法抓捕的行為的漠視;它需要司法部的配合,讓那個律師不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辯護;它需要醫生親自來動刀;它需要軍隊來進行押運;它需要軍隊對人防工事進行封鎖;它需要大陸所有的媒體對這個事件噤聲,它需要大陸的檢察院不介入這樣的調查。

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東西,它絕不僅僅是這些參與的部門它們本身能夠決定得了的,缺乏任何一個環節,缺乏任何一個中間有效的協調,這種罪行都不可能發生。

那麼到底是誰在協調這件事情?那麼我們就必須要揪出來協調這個罪惡的罪魁禍首——那就是共產黨!

在《九評》的公告裡面有這樣的一句話,中國從中共奪取政權以後,所有發生的那些巨大的災難,都是「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協調下發生的。」沒有這樣的一個共產黨,這樣的一個對整個社會從頭到腳的一個集權的控制的話,這些罪惡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我們不能光看到共產黨現在跟過去不一樣了。是不一樣了,它們現在的共產黨員已經穿起了西裝,是吧?它們去吃西餐的時候會用刀叉,它們到國外的時候甚至講很多流利的外語,它們可以把人權民主這樣的美麗的詞藻掛在嘴上說得非常熟練,但是它們的本質從來沒有變!

就像一個人做假帳一樣,過去他是拿紙跟筆作假帳,現在他是用計算機了,但是他做的還是假帳!就像一個流氓,過去他只是穿著馬褂,現在已經穿上西裝了,但是還是流氓!過去他吃人不吐骨頭,現在吃人已經開始用刀叉了,那麼他們還是在吃人!

所以我們必須知道,共產黨它在類似蘇家屯這樣事件中的角色,我們必須要知道,共產黨的本質絕對沒有變,而且就是它在背後協調這個事情!所以當我們在解決蘇家屯這個事情的時候,類似於蘇家屯這樣一個死亡營的事情,我們絕不能僅僅侷限在這個個案上,我們一定要結束造成這個事件背後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共產黨!

我們在過去已經受共產黨很多的騙了,文革的時候,給很多人平反,這些人感激涕零。其實沒什麼可感激的,他們雖然可能已經從勞教所放出來,或者從監獄裡邊放出來,但是造成他們當時入獄的那種機制一點兒都沒有變。他們當時被放了,但是共產黨想收拾他們的時候,還是可以把他們抓起來,所以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

很多人覺得你法輪功怎麼整天為自己呼籲啊?你們怎麼不整天為別人呼籲呼籲,難道被割除器官只有你們法輪功嗎?難道沒有其他別人嗎?是,有很多其他別人也遭受同樣的痛苦。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現象裡邊有兩個層面。首先法輪功學員有權利自己呼籲。我打一個比方,就像一個人在面臨生命危險時,他大喊救命時,這時一個過路的人過來說,「哎,你怎麼只為自己喊救命?難道現在只有你一個人受到生命危險嗎?那麼多人都面臨生命危險呀!」

這種指控是非常無理的,做出這種指控的人不但邏輯有問題,而且人品也有問題!我們看到很多人指責法輪功僅僅在為自己呼籲,可是他們到底知不知道法輪功現在在面對著多麼殘酷的迫害?這是第一點,法輪功有權利全心全意的、百分之百的為自己呼籲。

當然法輪功學員絕不僅僅侷限在這一點上,我們看到《大紀元時報》的報導,包括太石村事件、汕尾事件,尤其是汕尾事件是我們《大紀元時報》首先報導的,所以我們對老百姓權利的維護其實已經遠遠的超出對法輪功自身權利的維護。

第二點我想講的是,像肯尼迪總統講的,「自由是不可分割的」,當法輪功學員他們的問題解決的時候,就不僅僅是把自己的這個問題解決了。蘇家屯這個事件發生的時候它有它深刻的制度原因,就是共產黨它的這種統治,它這種邪惡的協調能力,同時的話它還有文化的原因。

那麼多的醫生他們動手術的時候他們知道他們在殺人。為什麼動手術?這就是一個深刻的文化原因。因為在共產黨長期無神論的教育下,在共產黨長期黨文化的灌輸下,他們覺得對階級敵人怎麼整都不過份。他們覺得當共產黨一旦把某一個人化成階級敵人的話,這個人就不是人了,就變成了一種生產的原料,或是可以用他來賺錢,可以用他來獲取超額的利潤。這就是對生命的漠視,這種已經在中國普遍形成一種共產黨的黨文化。

還有道德的原因。看到這麼多人被殺戮的時候,不僅僅是那些主刀的人下的了手,周圍那些看客很多人他們也默不作聲,所以當我們在解決類似蘇家屯問題的時候,我們從制度的層面、從文化的層面、從道德的層面我們都要把這個問題解決掉。

當這些問題解決的時候,那就絕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問題解決了,絕不僅僅是死亡營的問題解決了,整個制度的問題、整個文化的問題、整個道德的問題都要得到解決。

所以我覺得就是說我們可以從類似於蘇家屯這樣死亡營的事件看到法輪功是如何被迫害的,因為他們被迫害得最殘酷。以這樣的事件為起點,我們要認識到這一場對中共的揭露和我們所做出的反應的意義所在。

共產黨過去經常欺騙我們說我們要團結一致向前看,讓我們放過它過去的罪惡,我們要跟共產黨講我們絕不向前看,我們就是要反思這個歷史。「團結一致向前看」這種說法是共產黨的一種伎倆。

大家知道高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三次上書以後,中共派了很多的國安到新疆去,到高智晟服兵役的地方去,甚至到高智晟老家去調查他的祖上多少代,一直調查到清朝光緒年間看他祖上有沒有什麼政治問題。你中共怎麼不往前看呢?你往後看都看到光緒年間了,對吧?

我們對中共罪惡的追查我們可以從建黨的時候開始就追尋起來,我們一定要把它的罪惡從它的建黨到今天,以至於共產政權結束前所有犯的一切罪惡詳詳細細的紀錄下來。

我們過去就是太輕易相信它了,文革結束的時候我們還相信它,認為它以後不會再犯類似的錯誤了,結果後來又出現六四,六四之後又出現了法輪功。我們如果不能對共產黨這樣一個制度來進行反思的話,如果我們還聽信它「向前看」這種說法的話,下一個悲劇可能還會落到別人身上。

所以就像《九評》公告裡面講的:「反思這段歷史是為了讓這樣的悲劇永不再發生」。

而且「向前看」這種說法非常具有迷惑性的。首先,共產黨所犯下的根本就不是錯誤,它就是罪行!不能說任何一個人殺了人之後他站在法庭上說:法官先生我過去一天殺十個人,我現在十天才殺一個人,我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多了;我們團結一致向前看,你放過我吧!那不可能的對不對?完全是中共它自己編造出來的。

而且「向前看」的這種說法只有受害者表現出他的寬容的時候,他可以說我們忘記過去,我們一起往前看。你作為加害的一方,你作為犯罪的一方,你根本就沒有權力要求別人向前看。

而且當這樣的罪行發生的時候,就包括受害的一方,你也沒有權力往前看,因為罪惡如果不得到懲罰,這個社會要失去公正。我們一定要追懲這個罪惡,我們不是為了仇恨,我們就是為了要框扶正義。

所以說當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要以這樣的事情為起點,要把這個問題跟老百姓講清楚,就是說我們不把共產黨的問題解決了,將來這樣的悲劇還可能發生,而且還可能發生更加嚴重的悲劇。怎麼解決?中共現在還面臨巨大的危機,就是《九評》的傳播跟退黨的大潮。當民眾讀了《九評》的時候他就能夠知道共產黨的這種罪惡,讀了《九評》的人聽說蘇家屯事件的時候,他一聽了就相信,因為他知道這是跟共產黨的邪惡是一脈相承的;同時的話就是全民的道德覺醒,拋棄中共。

所以說我想我們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是中國現在社會轉型已經不能承受暴力的革命,而傳《九評》促三退給中國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一種和平轉型的機會。這個機會我們要把握好,我們也要利用好蘇家屯和其它類似死亡營的活體器官移植這樣的事件,讓老百姓真正的看到中共的本質把邪教終結掉。

謝謝大家。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3/n1296224.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