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胡訪美!歡迎?抗議?(三)

809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聯結收看

章天亮:我再講一句話,因為你去歡迎的話,中共是給錢的嘛!有的人實際上是為了錢去的,上次我記得《新唐人》去採訪時問一個人說,你在歡迎誰?那個人說︰「我來歡迎胡…胡耀邦主席」。

主持人:對不起,我打擾一下,因為有好幾位觀眾在電話上,那現在我們接一下紐約的李先生。李先生您請講。

李先生:剛才你們談到了達賴喇嘛的事情,其實中共要跟達賴喇嘛談什麼,這完全是一個騙局。如果達賴喇嘛現在不來抗議胡錦濤,反而擁護胡錦濤的話,那他正好中了中共的圈套,過幾天中共就把他踢開了,他根本就是一個玩物,根本就沒有誠意跟他談,中共這一套在歷史上早就表演過多少次了。

還有一件事情,他們已經跟民運人士做過這樣的事情。他們拉攏了一些民運人士,說我們要跟你們談,你們有什麼意見?你們做的很好。然後他們想讓他們在胡錦濤來了之後,不要去抗議,或者是怎麼樣。另外,中共還有更陰險的一招,對於有些反對胡錦濤的人,他們就製造矛盾讓這些人去抗議胡錦濤,所以這裡邊也很亂。

主持人:好,那我們謝謝李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位紐約的覃先生的電話。覃先生您請講。

覃先生:接著剛才那個話題,就是說歡迎什麼人,抗議什麼人,要我說,去歡迎的都是奴才,我看他們就留個辮子給胡錦濤下跪,然後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抗議的才是真正的中國人。

剛剛我聽那個說溫家寶要給柬埔寨六億美元,我覺得很氣憤,中國這麼多失學兒童,這麼多農民吃不飽飯,六億塊錢應該花在他們身上。聽說最近在什麼會上,胡錦濤還為了中國人民的什麼困苦流過眼淚,那你這樣的話,你這眼淚是不是「鱷魚的眼淚」?我想聽聽胡平先生的意見,因為胡平先生真正是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謝謝。

主持人:我們謝謝覃先生,我們再多接幾個觀眾朋友的電話,一起回答他們的問題。下面我們再接一下洛杉磯的郭先生的電話。郭先生請講。

郭先生:我們發現一般在國際上來講,中國到底是崛起還是政權正在衰弱?我是長期看你們節目,我也非常同意你們這些優秀的政治評論員所講的。我個人也認為說,中共這個政權是在衰敗之中,當然胡錦濤他這次來的話,我想他主要的目的是,要想「出口轉內銷」到中國國內,來鞏固他的政權。

我有個問題想請教兩位,在胡錦濤訪美的同時,連戰也先行到中國大陸去訪問,我覺得台灣的政治人物,我不曉得他們是真的不瞭解中國大陸的內部情況,還是有他難言的苦衷?他們就是說不管藍綠政治人物對中共這個政權,到底他們的分寸應該怎麼捏拿?我想請兩位來建議,來回答我這個想法。謝謝!

主持人:那麼謝謝郭先生,我們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的劉先生。劉先生請講。

劉先生:我是想問一下這個胡錦濤這次訪美,他對中國人民到底能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主持人:好,謝謝!那我們第一位是位李先生,他談到了中共請達賴喇嘛要去和談,是一個騙局,那你們二位誰要來談一下這個問題。

章天亮:您來講。

胡平:那我好幾個都可以一下講,是吧?當然我覺得像李先生提出這種觀點是非常值得重視的。我想恐怕達賴方面對這種情況也不會是完全沒有估計,所以他作出現在的這種表現也是有保留的。那這個我們是在談,因此如果談的結果並不好,如果談,發現其實你們是在欺騙,那麼我們這個態度、我們這個立場是隨時可以改變的,所以他也說的很清楚。

因為這種情況,因為就這點來說,達賴喇嘛他們長期以來是在呼籲對話,因此我們首先應該看到,現在中共它說要對話,這件事本身是達賴的一個勝利。

因為我們一直在呼籲對話,而中共不得不答應對話了,這該是我們方面的勝利。但同時呢,你要想它惡的時候,它根本理都不理你,對不對?它必須跟你坐下來談,這個對它來說是一個挫折。

那麼下面幾個問題,你怎麼樣讓這個談有成效的進行下去?而不至於讓它變成一個騙局,如果對手想要利用這個來欺騙世人,那你怎麼樣及時的揭露它?這是第二個問題,所以我覺得把這兩個事情分開來看就可以比較清楚。

覃先生剛剛也談到他對這個歡迎、這個抗議的人群分析過,我完全贊成的,歡迎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一種行為。另外他談到這個共產黨,確實經常在覺得形勢對它不太有利的時候,或者只能出於分化對方這種考慮時,就放出一些要跟別人對話呀,以「談」的這麼一種企求出來,但這一點呢,多半很多都是虛假的,都是騙人的。

那從我的角度,我覺得這本來就很簡單嘛,比如說是要跟我們談,那很簡單我們隨時都在談的,對不對?你若要談…,何況我們的主張都是很公開的,所以,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還要關著門兒秘密談,沒那個必要,對不對?所以你要對我們進行任何一種回應,你公開回應不就完了,對不對呀,這很簡單的事情。

所以,凡是不公開的,沒有做出任何我們看得見的這種跡象的情況之下,那你私下的我是一概懷疑的。因為道理很簡單,你要當好人,那你幹麼不做在面兒上呢,還偷偷摸摸當好人,哪有那種事情,對不對?只有偷偷當壞人,假裝當好人對不對?

哪有倒過來,外表給人很壞的樣子,但實際上它又好心眼兒,哪有這種人,不會的嘛,對不對?所以我這道理很簡單,這個就是這麼回事,它本來是這樣子,剛剛還有一位先生提出什麼?

主持人:還有一位他提到說…

章天亮:連戰。

胡平:連戰,這一點我覺得兩種可能都有,因為藍綠我也跟他們接觸過,它們有些是各自的利益上的考慮。還有一些也有認識上的誤區。因為台灣有一點呢,就是他們很多事情就愛從他們的角度去考慮大陸的情況。

比如,它們很多就想:欸!你看,包括國民黨特別愛這麼想,他覺得你看「我們國民黨原來也挺專制的,後來我們也改了,所以共產黨其實跟我們原來差不多,它們恐怕有些人也想改。」

你也可以想像那共產黨領導人底下一定跟它們說這種話,「其實我們也想改,我們也…你看中國那麼大,十三億人。」它們就想「是嘛,我們那麼小,我們都那麼困難,它那麼大。」它覺得說的也有理,它們很容易就中這個圈套。

因為共產黨它說話就是,明的一面暗的一面兒,它暗的一面倒是挺通情達理的,表示「我們倆兒其實沒原則分歧,我沒想那麼幹,只不過我們共產黨完全失去控制,那怎麼辦﹖那也不行啊。」那邊想,「是啊,果然如此。」對不對?就信進去了,對不對?

就像我剛才說的,天下只有掛羊頭賣狗,哪有掛狗頭賣羊的?它真正那麼好心,那說給大家聽啊,對不對?我們也會體諒你的這些難處,對不對?幹麼不說呢,對不對?但它們不那麼想,它們就容易對這話聽進去,包括民進黨反對派它們也要這個問題,人都愛就是用自己的經驗去解讀別人的事情。

因為台灣當年也曾經專制過,國民黨也曾經走過一黨專制的道路,怎麼怎麼,然後最近走向民主,然後它們就很容易按照它們的邏輯去理解中國大陸發生的情況。所以這一點呢,簡單說,我覺得是我們也需要向台灣,不管藍的綠的,需要講清楚的。

至於有些人他有其他動機,那是沒法的事,天下總會有這種人,但是我們講道理總是要講給天下人中,至少相當一片他是懂道理的。他之所以做出錯誤的選擇是認識上的問題,那不是這個。

那種壞人總是有的,但我們不是在跟他說話,我們說話就是跟大多數人說,相信大多數人還是通理性的,所以我覺得這一點是我們大陸人啊,對共產黨中共有深切認識的人是我們需要不斷地、深入地向台灣人說明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還有一個劉先生有個問題,他說胡錦濤訪美對中國人民有什麼好處?這是最後一個問題。

胡平:那當然不會有什麼實際好處啦,你看這次一開始來就灑那麼個大禮對不對?要買那麼多飛機搞了很多訂單,它也試圖用這種方式來緩和他和美國政府方面存在的一些緊張關係,當然這個我覺得作為中共政權現在都看的很清楚,它根本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它也不是經過人民的選舉、人民的監督,那麼中共在任何問題上當然毫無疑問的考慮的是它自己的利益。

在這點上我覺得這位先生提出的這個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本身我認為他自己就不明白,他本身就是種質問,他實際上就是在告訴我們大家,胡錦濤像這麼一個專制國家的首腦出來訪問,他並不會給我們的人民帶來什麼好處,對這點我當然是完全贊成的。

主持人:現在我們又有幾位觀眾朋友在線上候著,我能不能先接他們電話,然後回來我們再說這幾個問題。那我們先接一位就是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請講。請問陳先生還在線上嗎?我們再接下一位是洛杉磯的李先生。

李先生:我請問二位來賓,一個優秀的政治家如果出訪的話,到外國去訪問的話,有沒有必要自己組織人,自己花錢來僱這些人,用人來歡迎自己,而且要擋住那些抗議的人群,這樣煞費苦心的來裝門面,有必要嗎?一個政治家,他在政治上成功不成功,從這方面有沒有所表現呢?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李先生。我們這次請章天亮先生先回答。

章天亮:我一個回答一下,我先說達賴喇嘛這件事情大家最近看來也比較關心,我認為中共跟達賴不會談出任何結果,因為中共的話,它最大的一個原則就是說絶對不能放領導權,所以說儘管它在大陸成立了很多佛教協會、道教協會,所謂的基督教,三自愛國教會、天主教協會,統統都是在共產黨領導之下的。

但是這個西藏的話,他這個又非常特殊,因為這個西藏是以達賴喇嘛作為一個轉世,或說菩薩轉世吧,他等於說是人神合一,也是政教合一的這樣一個傳統。

就是只要你在西藏的話,如果達賴能夠回的去的話,那麼重建西藏的這種傳統的話,那麼達賴喇嘛在西藏人心目中的重要性必然要高於共產黨,這是共產黨絕對不能接受的。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共產黨對幾個信仰團體鎮壓的很厲害的,對西藏團體鎮壓的很厲害,對基督教會鎮壓的很厲害,還有對法輪功鎮壓的很厲害。

但是佛教跟道教相對來講要輕一點,這個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佛教跟道教的經典,佛經道藏非常艱難,共產黨的話完全可以用它們的特務去歪曲這樣的經典,就是去搶這個經典的解釋權。

但是對於基督教來講的話呢,尤其是《新約全書》很簡單,你看的話就知道要說什麼,共產黨它就很難搶到這個解釋權。同時對於達賴喇嘛這個西藏藏傳佛教來講的話,達賴喇嘛他是具有最高解釋權的,這樣的話呢,就只要他的權威在那個地方的話,共產黨的權威就要受到壓制,所以這是共產黨很難接受的。

還有就是對法輪功的鎮壓非常殘酷,也是因為共產黨對於法輪功,法輪功是完全信仰,所以中共沒有任何辦法的,這個是回應達賴喇嘛這個問題。

那麼所以我們看到它跟達賴喇嘛互相之間,這個談話完全是一個姿態,它並沒有真正的想改、想給西藏一個信仰自由,那不然你給法輪功學員一個信仰自由。你給西藏信仰自由,那法輪功學員為什麼不可以有同樣的信仰自由呢?你難道更是重視西藏人歧視我們漢人,這是說不通的。

這樣的事情中共在過去玩過很多這樣的花招,因為它現在在法輪功方面受到的壓力太大,那麼它希望能夠就是儘量的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讓別的團體能夠跟它站在一塊。

所以當年我記得就是辛灝年教授在寫《誰是新中國》那本書之後,中共非常的痛恨這本書,可是在鎮壓法輪功之後不久,中共又派出秘密人員跟辛灝年教授接觸,說現在我們大陸要作政治的改革了,希望你能夠回大陸去給我們作一個顧問,但是呢,條件是你要罵法輪功。

所以當然辛灝年教授一聽,他講這個話,他說其實你們不是真改,你要政治局勢改革的話,你為什麼不能給人信仰自由?所以這種技倆的話我們大家應該現在已經看的比較清楚了,完全是用統戰的手法。

那麼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在想回應一下,胡出訪對中國人民有什麼樣的好處?這個胡錦濤這次出訪,說他一下子作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個單筆的採購,這一次就花了一百六十二億一千萬美元,其中給波音公司的話買八十架飛機,花了四十億美元,然後要花十七億美元的話買微軟的軟件,五億美元購買摩托羅拉公司的行動電話這個相關的電子產品。

我們可以看到就是說他這個動作本身就是說明它不想改,它如果想改的話,那我出來就是發表一些開明的言論,這遠遠比花這些錢更能夠贏得所有的人的擁護或所有人的喜悅吧,那布什總統也不會給他那麼大的壓力了。

他之所以花這麼大的一筆錢的話,實際上就是我剛才說的,用經濟買政治,這麼大的一筆錢拿過去的話實際上是為了封美國的嘴,但是我們要知道,這種策略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因為我前兩天看到胡佳被釋放的時候,高智晟律師講了一句話,這句話我覺得非常有道理,他說:胡佳先生被釋放沒有什麼可祝賀的,因為造成他無端被綁架的原因這個制度一點都沒有變,它雖然今天被放,明天可能又被抓起來了。所以說他的釋放沒有任何,等於是中共沒有任何改良,你還在危險之中。

那麼同樣道理的話就是說,當中共花這麼大的價錢的時候,就表示它在政治上不想改,那麼同時的話你不想改的話,必然帶來這個國際社會壓力持續不斷,那怎麼辦呢?

你這次花了一百六十億的話,那麼下一次人們就會指望更多的錢,下次你可能要買個二百億的話,你才可能讓對方再稍微平息一點,對方的期望會不斷的提高,弄到最後中共會無法承擔的這樣一個地步。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4/20 11:55 P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20/n129400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