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美調查盜器官未果 專家學者指迷津

806

大紀元 > 新聞 > 大陸新聞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 (大紀元)
著名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 (大紀元)
美調查盜器官未果 專家學者指迷津

 


【大紀元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上週五說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瀋陽領事館的官員參觀了蘇家屯醫院,沒有發現醫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證據。

 

著名時事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指出,按照美國的司法制度和國際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須迴避。在中共活取器官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預。應該由國際中立機構、獨立於政府部門的民間團體組成調查團進行客觀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綜合性調查。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指出,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別是涉及調查一些危及中共統治的罪行,比如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事件,所有個人或團體都應該在出發前做好一個功課──認認真真地讀幾遍《九評共產黨》,否則很多方面的判斷都會出現失誤。

另一方面,也正因為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參與《九評》的相關事宜,更因為他們在迫害中已經蒐集了大量的證據,並對中共的邪惡有著親身體驗、瞭解和反思,此次調查如果沒有法輪功學員的參與,調查的結果就極有可能被中共的偽證所操縱,至少難以得出全面的結論。

中共掩蓋 不可能看見

章天亮指出,在中共操控下的走馬觀花的調查,一定是看不到甚麼東西的,這是意料中的事情,尤其是三週之後中共已經將罪證大量轉移和銷毀之後的情況下。所以現在應該呼籲國際社會全面調查中共所有的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以及法輪功接獲的證據中指向的嫌疑地方。

另一方面,「沒看見」並不等於「不存在」。一百年前,人們看不見原子,但是並不等於原子就不存在。對於中共這樣善於高效而精心偽裝的邪惡團體,需要加倍的耐心、嚴謹的態度和高科技的手段去調查。事實上,許多大案的破獲都是從微小的證據開始的,而在中共帶領下的走馬觀花的「調查」不會得出中共不希望的結論。

同時,法輪功方面提出此案許多常識性的疑點,中共沒有回答,而去蘇家屯血栓醫院參觀的美國方面也未提出這些疑點,更不可能給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因此現在說蘇家屯沒有對法輪功進行活體器官摘除是十分輕率和不負責任的。

陳破空指出,中共一貫造假撒謊,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的人沒有看到甚麼證據,一點都不奇怪。中共官員完全可以讓你看見他們想讓你看到的東西,而讓你看不見他們不想讓你看見的東西,尤其是在當地作了大量根本性改變的緊急部署之後。

他說,根據我坐牢的經驗,中共可以在一夜之間讓勞教所改頭換面。中共干瞞天過海的事是非常拿手的好戲,三週時間足夠他們改變一切和做出一切的掩蓋措施。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到中國去考察監獄中的酷刑感到非常不滿,因為中共不僅反覆拖延時間以作準備,而且限制起考察範圍,所以聯合國專員根本見不到他們想見的設施或人。由聯合國的經歷完全可以想像,這次器官摘除的惡性事件,中共更不可能讓國際社會看到任何真實的情況。

要由國際獨立機構調查

陳破空指出,僅僅是美國政府派出大使館和領事館官員去調查,這是遠遠不夠的。這件事應該由國際中立機構、獨立於政府部門的民間團體組成調查團進行客觀公正、深入持久、挖根掘底的綜合性調查才行。

根據中共獨裁專制的本性,集中營有其邏輯存在的理由,因為中共專制和獨裁的本性決定它沒有甚麼事情幹不出來的。專制和獨裁的本性就是此案的最大嫌疑。在這種嫌疑下,國際社會應該採取最深入、最廣泛、最科學的調查和取證,擴大調查範圍,對調查取證的方式也應該公開,在媒體的報導和監督下進行。

章天亮指出,調查應該有法輪功學員的參與。中共由於是一個以「無神論」為教義的邪教組織,因此它可以做出一般人不敢想像的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罪惡,也可以把各種詭詐權謀運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如果一個人對中共的邪惡本質沒有足夠的瞭解,對它的思維方式沒有足夠的瞭解,對它的行為模式和種種騙術沒有深入的研究,在和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就極其容易地被中共欺騙。

如果要跟中共打交道,特別是涉及調查一些危及中共統治的罪行,比如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除器官事件,所有個人或團體都應該在出發前做好一個功課──認認真真地讀幾遍《九評共產黨》,否則很多方面的判斷都會出現失誤。

另一方面,也正因為法輪功學員一直在參與《九評》的相關事宜,更因為他們在迫害中已經蒐集了大量的證據,並對中共的邪惡有著親身體驗、瞭解和反思,此次調查如果沒有法輪功學員的參與,調查的結果就極有可能被中共的偽證所操縱。至少難以得出全面的結論。

嫌疑人必須迴避

陳破空指出,按照美國的司法制度和國際司法制度,嫌疑人必須迴避,不得成為一個案件的主導者或參與者。

在中共活取器官這件事上,中共是嫌疑人,因此中共不得干預,不得參與,因為它已經是被調查的對象,就應迴避,讓國際社會主動調查。當地政府官員也都必須迴避,由國際社會進行獨立客觀的取證。中共本身不迴避 ,而是直接安排,不可能構成司法公正。

章天亮指出,美國政府有義務向公眾說明:調查是如何進行的,採用了甚麼樣的高科技探測手段?調查何時進行?進行了多長時間?有哪些人的參與?調查人員是否受過嚴格的刑偵或特工訓練?調查過程中,中國政府是否迴避了?調查人員是否可以和別人隨意交談,他們如何確定回答他們問話的人不是中共事先演練好的?

另外,美方得出結論的依據是甚麼?可否公佈調查報告?沒有發現證據,是否就等於沒有證據?是否說明此事不存在?他們是否聯繫過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是否提出過法輪功方面一直在追問中共的常識性疑點?如果提出過,中方如何做答?如果沒有提出過,那麼調查人員如何回答法輪功方面的疑點?等等。

美國政府表態的背後

陳破空指出,美國政府現在急於倉促表態,可能出於兩個原因,一方面,法輪功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使得美國政府對於這樣一件慘絕人寰的事情,不得不去做點甚麼,不得不去表個態。

但另一方面,來自中共方面的壓力,尤其是在胡訪美前怕這個問題成為雙方經濟利益交換的障礙,因此急於表態。也許中共對美國政府說,既然你已經來看過了,那你們就表個態吧,這種壓力就造成美國政府在這個時候做出一個階段性的表態。

美國政府深知此事嚴重,肯定會成為左右整個訪美形成的焦點話題,因此出於現實利益的考慮,就先表這麼一個態,希望讓這件事暫時平息一下,但是只是說他們沒有看到證據,並沒有做進一步的結論或者評論。

據我所知,當年楊建利剛被捕後,他的太太去美國國務院要求解決時,美國國務院告訴她千萬不要聲張,並表示「我們會考慮的」。當時正值時任副主席的胡錦濤要訪問美國。後來楊建利的太太后悔了,說上當了,本來以為美國政府會及時解決,因此沒有去抗議、靜坐,失去了施壓的良機。

法輪功這次一定不能上當,還是要繼續高強度的施加壓力,呼籲國際社會進行更大範圍、獨立、全面、深入的調查。

對胡溫不利

章天亮指出,美國政府的表態,中共的掩蓋和否認,其實對胡溫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江澤民羅干幹壞事,胡溫為之揹黑鍋。即使在胡溫的位置上,對迫害法輪功的全貌也未必完全清楚。當關押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曝光後,胡溫就面臨一個選擇:到底承認?還是不承認?

現在中方和美方的表態,給胡溫樹立了一個極壞的樣板。羅干會藉此說:你看,我做對了吧?這事被隱瞞住了。結論是:做多大的壞事都沒關係,只要隱瞞的手段好,就能將這個事情瞞住,就可以免於罪行的追究。

這對胡溫是個非常不好的示範,等於在鼓勵他們干更大的壞事。

《伊索寓言》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小時候偷雞蛋,他媽媽說,你幹得真好,把雞蛋煮給他吃。他就放開干,長大成了一個強盜,最後又犯了死罪,要被送上刑場的時候,他跟他媽媽說,有一個秘密告訴你。他媽媽湊過去,他就把他媽媽的耳朵咬下來,然後說:如果我偷第一個雞蛋的時候,你打我一頓,我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

對於中共邪惡的這種放縱,不僅僅對於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是一種巨大的傷害,對胡錦濤也是一種傷害。這件事情本來跟胡溫還沒有直接關係。如果能夠揭露出來,那麼也許就杜絕了胡溫參與類似壞事的可能性。否則這種隱瞞的經驗會延續,類似的罪惡還會發生。胡溫會被深深捲入其中,越來越難以自拔。

如果走到那一步,胡溫可能也會說:如果當初美國對我們再強硬一些,我們說不定就會把首惡江澤民和羅干拋出去,就不會被江羅捆綁著落到今天這樣的下場。

林肯說過:「你可以在某一時刻欺騙所有的人,你也可以永遠的欺騙一部份人,但你不可能永遠的欺騙所有的人。」法輪功被活體摘除器官的罪惡曝光是遲早的事情。然而主動或被動參與,造成隱瞞和拖延罪惡曝光的人,都將面臨良心的審判,乃至法律的審判和歷史的審判。

能夠公平一些 聽法輪功方面怎麼說

章天亮說:美國方面現在已經到中共的蘇家屯血栓醫院看過一遍了。為公平起見,是否可以來仔細看一下法輪功方面的證據和疑點。法輪功將會歡迎美方的聽證,並且也希望國務院能夠把聽證結果向公眾和媒體說明。(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4/18/n1290612.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