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蘇家屯集中營引發的思考(一)

796

大紀元 > 音像 > 新聞時事

 

【熱點互動】蘇家屯集中營引發的思考(一)

 


【大紀元3月27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在現代忙碌的社會中可能很多人已經無暇思考人生的價值、人生的意義。在八十年代,中國人都在談論大學生張華,應不應該跳到冀坑裡去救一個老農民;那麼到了九十年代,中國的假貨橫行,假藥、假酒甚至假的食物致人死命;到了二十一世紀,有很多人前往北京去上訪,去被警察活活打死,曝屍街頭。

在剛剛過去的這一週中,我們看到有一個因為受到良心的讉責而出來舉證的證人,他告訴我們在中國東北瀋陽的蘇家屯,有一個地下秘密集中營裡面關押了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四分之三已經失去了生命。他們在活著的時候就被摘除器官然後被焚屍滅跡。

這個事情在我們震驚之餘,我們不禁要問:我們人生到底是什麼?我們應該如何對待自己的生命和他人的生命?中國應該往何處去?我們的子孫和後代應該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國度?

今天我們請來了幾位嘉賓、評論員和大家一起來探討這個話題。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提出您的問題或者告知您所知道的內幕。

安娜:這位是楊景端醫師,這位是著名的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這位是著名的政評家陳破空先生。三位好。請章天亮和我們觀眾朋友們介紹一下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章天亮:在3月9日的時候,有一個中國派到日本的特殊新聞工作者,實際上應該是做特務工作的,他出於良心的考慮向《大紀元》披露了一個驚天的內幕。就是說在瀋陽的蘇家屯地區有一個秘密的集中營,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就是被關押在那裡,然後被進行活體的器官摘除。

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可以說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人因為這個事情過於殘酷而覺得很難以在心理上接受。不久,就是另外一個蘇家屯集中營曾經主刀,就是說進行割除器官的主治醫生的太太,她是以旅遊身份來到美國,她也是受不了良心的讉責,當她看到這位就是駐日本的新聞記者R先生揭露這個事情之後,她覺得她有義務出來為這個事情做證。

這樣她公佈了她所知道關於蘇家屯一些非常殘忍的情況,令人髮指的事實。包括法輪功學員他們從2001年的時候開始就被關押在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地下室裡面,很多人被進行活體摘除。他發現中國在2001年開始,器官移植的行業突然間變得非常的繁榮。

因為中國人有一個特點就是說,我們都知道過去人死了要留全屍,所以過去皇上要處死一個人的話,賜他自縊(上吊)的話跟砍頭,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懲罰,因為上吊是留一個全屍,中國人他對留全屍的概念是非常根深蒂固的,所以中國很少有人去捐贈器官。

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中國有這麼多的器官捐贈?日本有一個網站說中國從2002年開始,每年要做五千例腎移植手術,到底是哪來這麼多腎臟?所以這個事情本身也讓我們思考腎臟的來歷。

因為這位女士出於安全沒有透露她的姓名,但是從她所透露的情況來看,這些腎臟的來源就是來於自法輪功學員。它們等於是把法輪功學員關押在那裡面維持他們的生命,一旦需要誰的腎臟,就把這個人直接拿出來。而且這個器官割除它並不是說在人死亡之後,蘇家屯地區整個做器官移植的話,它是一個秘密的,不可告人的這樣一個很殘忍的事情。

所以整個蘇家屯醫院在配置麻醉品的時候,因為做手術的話需要打麻藥,它是按照沒有關押這麼多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下,不需要做這麼多器官移植配的麻藥,因為一旦麻藥多的話,別人會懷疑這個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器官摘除的時候,只進行輕微的麻醉或者不麻醉,直接比如用木棒把人打昏,然後拉到手術房就把人的身體割開,把器官掏出來。這個人他還活著等於是有心跳、有呼吸的情況下,就送到焚屍爐裡面焚屍滅跡。這是個非常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基本情況就是這樣。

安娜:我們知道中共它一直宣傳說中國現在是人權最好的時期,那如果像這麼大的事情被披露出來的話,一般情況下它會很快出來所謂的闢謠,它會說一小撮反華勢力的陰謀等等。那麼,這次這件事情被披露出來之後大約有兩個星期了,為什麼我們一直沒有見到中共出來說半個字?

陳破空:我想中共政權對這個事情保持沈默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是默認這件事情。因為像摘除人體器官或者設集中營活體取器官,我想在中國是非常普遍的,蘇家屯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只不過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在國際的力量很大,在國際上的聲音很強大,所以把這樣的黑幕給揭出來了、撕出來了,使中共的黑幕曝光。

但是我想在此之前,中共政權,中共這個集團幹這樣的事已經是順手拈來非常的游刃有餘了。我想在全國各地對犯人摘取器官,尤其在犯人還沒有死的情況下摘取器官,因為越是活體它覺得越有經濟價值,這樣的情況在中國非常普遍。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當蘇家屯事件被揭露之後,中共高層一點都不感到奇怪,只能表示默認,這是一種可能。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傲慢。就像這次,我記得有一個記者打電話去蘇家屯地區問地方官員,關於這件事情的時候,這個地方官員回答說:「有集中營又怎麼樣?法輪功又能怎麼樣?」這樣的回答反應了獨裁政權的本性和特質。因為在民主社會不管有任何事情指向政府,政府都是非常的謙卑、非常謙虛、非常低調、非常謹慎的,不管這個發問的群體來自哪個群體,是國內人還是國外人。

比如說美軍虐囚事件,如果有記者問到美國政府,美國政府總是非常謹慎的說要調查,如果屬實的話要懲罰,這是我們非常重視的事情,它絕不會避而不答,也不會說對方說的是廢話,也不會去支吾其詞繞開。中共政權在這個問題上反應了它的傲慢,這是獨裁政權的一個特性。我們知道獨裁政權,不管它用什麼美麗的詞藻和華麗的理論來裝飾它們,但它們的本性是一致的。

希特勒,曾經用日耳曼民族的強大說是為了愛國,來為他屠殺猶太人找藉口;日本軍國主義,曾經為亞洲價值觀所謂「東亞共榮」來找藉口,進行侵略戰爭;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政權,曾經為所謂的民族解放來為他找藉口,屠殺了四分之一的柬埔寨人口;蘇聯,曾經為它的世界革命找藉口,屠殺了無數的蘇聯人和世界人民。

所以中國共產黨本性是一樣的,不管它打著社會主義還是共產主義還是別的愛國主義的招牌,只要這個政權是獨裁的、是不受監督的、不受制衡的這樣一個政權,它就可以幹得出喪盡良心和滅絕人性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幹了之後,對它們來說完全是傲慢的。

如果說中國是一個民主社會,我想沒有一個官員敢說那樣的話「有集中營又怎麼樣?法輪功又能怎麼樣?」。所以中共的態度就在默認和傲慢之間。但是不管是哪一種態度,我想這件事情都是確鑿無疑的。

安娜:我們看到在中國有一位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他最近寫了一篇文章,他說,中共這次長時間的保持沈默有可能是它們上層之間有不同的意見。不知道章天亮先生您怎麼看?

章天亮:我覺得這次蘇家屯事件,實際上是胡溫根本就背不起來的政治包袱。因為這個事情它的殘忍程度要遠遠超過歷史上一切的暴行。比如說,當年我們都知道希特勒在奧斯維辛設集中營的時候曾經屠殺過600萬猶太人,他們也曾經把人的脂肪熬煉成肥皂供應軍需,也曾經去搶猶太人的錢、金牙、首飾賣錢供應軍需,但這一切的罪惡都是發生在猶太人死亡之後。而

中共它對法輪功學員活體的器官摘除,而且還不是說個別的,是把幾千人關在那裡面。過去說人權的時候,中共是說人權是生存權,它現在連生存權都給人剝奪了;同時,它以一種像養豬、養狗的方式把人養在那裡,需要摘除器官的話就對這個人進行器官摘除。這樣大規模的暴行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見過的。

它還跟過去的死囚甚至都不一樣,過去的死囚器官摘除的話,這些人畢竟是經過法律的不管是走過程也好,還是經過了某種形式的法律審判,這些人可能絕大多數還犯過某種程度的罪;但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話完全是無辜的,就是因為他們曾經抱著跟政府請願的這樣一個心態跟政府去談,結果就面臨這樣的暴行。這種事情胡溫是沒有辦法向全世界人民交待的,同時這件事本身又不是胡溫所為,這很顯然是江澤民,包括羅幹和曾慶紅鎮壓法輪功一脈相承的暴行,胡溫如果從個人的政治前途考慮的話,沒有必要替江澤民揹這樣的黑鍋。

但從另一方面來講的話,這事一旦曝光的話,對共產黨的統治絕對是一個空前的危機,可能會造成共產黨的垮台或解體。在這種情況下,胡溫可能又會在某種考慮下,對這事情進行一定程度的壓制。這完全取決於胡溫自己的良心,他們把人性還是黨性看得比較重要?

過去中共有先例,在2001年,有一個武警總醫院的醫生王國奇,在美國國會作證,當時是2001年6月27日作的證,對死囚進行活體摘除器官,他曾經摘除二、三例死囚的皮膚。在7月4日,也就是一個星期後,中共就有反應,它的國務院新聞辦就針對這事來說話。

但我們這次看到當中共面對蘇家屯這樣大規模的指控,超過六千人的生死攸關問題的指控,到今天,它仍然保持沈默,我想這本身就說明這個事是存在的。

安娜:觀眾朋友們,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如果您是曾經做過這種器官移植手術的醫師,也許您會知道一些內部的情況下,也會願意讓我們的觀眾朋友們大家互相知道一下。

我們今天還請到一位大陸山東大學的孫文廣教授,他現在正在線上,他在這件事情發生後,他給胡錦濤寫了一封公開信,我們不知道他是否已得到有關的回應。孫教授您好,請問您給胡溫的公開信有沒有收到他們的任何回應呢?

孫文廣:我的信發出去已有一個多星期了,到現在沒有任何回應。

安娜:大陸不管是大媒體或者是小的媒體,有沒有有關這個事情的報導呢?

孫文廣: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家媒體報導過這件事情,包括電視台、報紙都沒有看到。

安娜:那在您週圍的老百姓或者其他地方的民眾,有沒有知道這個情況呢?

孫文廣:現在是能上網的,而且是能到外國網站瀏覽的人才知道,至於廣大的老百姓看起來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安娜:那些上網的人得知了這件事情後,他們的反應如何呢?

孫文廣:知道這個情況以後的那些人,他們感到非常驚愕,覺得這是非常殘暴行為。如果這件事最後證實屬實的話,有些方面因為超過了當年的德國法西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一些作法,當時只是人殺死,現在不但把他殺死並且還要拿他器官去販賣,這是太不人道了、太殘暴的行為了。

安娜:孫先生,請您繼續留在線上,我們現在有一位觀眾朋友打電話進來,加拿大的董先生,董先生請講。

董先生:關於蘇家屯的事,這倒不是第一次聽到關於活體摘除器官的事,我在很早以前就聽說過,因這些都是小道消息,也沒有敢信得太真。而且例案太少,過去都是針對高幹,高幹想換心臟,它們就把全國的罪犯調查一下,看誰的最合適。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3/27/2006 8:56:19 AM)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3/27/n1267512.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