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焦點八:網絡媒體對中國的影響真有那忍大嗎?

793

大紀元記者李華邁阿密報導/ 2006年3月4日在佛州舉行的「2006海外華人新思路」佛州研討會上,與會者提出了許多兩岸民眾關注的熱門話題。嘉賓們的精彩回答贏得觀眾的陣陣掌聲。以下是當天問答部分精選片斷,和大紀元讀者們分享:

問:儘管網路媒體沒有國界,可以把很多資訊進入中國,可是我不太樂觀的一點是,中國人口那忍多,相對臺灣來說,地又那忍大,又被中共控制,這方面真得那忍樂觀嗎?就連臺灣都一直無法突破。臺灣走到今天,我們的媒體基本被泛藍的主導控制。

聶森教?/B>:我就評論這個「大和小」的問題。臺灣人口2300萬,中國號稱13億。大家一定要弄清楚一個觀念:中共不代表中國。它是在掌權,但是它不代表中國﹐更代表不了中國人民。中國真正的政治利益流氓集團,人數只在1百多萬到2百萬之間。它控制攫取國家的資源,利用國家機器在公然和老百姓作對。

我前面的發言講過,中國現在大概白天每一個小時平均就有一次流血的群眾抗爭事件。這是公安武警公然的虐殺老百姓啊!所以13億的人是不會聽罪孽滔天的中共的﹐陸續的在告別它。但是海外的人不清楚,經常被中共的宣傳誤導,以為它代表中國,其實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代表反中國。反共最厲害的人不在臺灣,而在中國大陸——在茶餘飯後,在各個地方城鄉裏,最反共的在那裏面,也在中共隊伍裏面,所以才有退黨團的8百多萬。真實的中共就是這樣一個眾叛親離﹑天怒人怨的末日政權。

如果台灣能帶頭宣揚普世價值,人權自由,道德人性﹐幫助中國民主化,凝聚海外全球正義力量,包括在座的,那忍人數也是幾千萬、上億的。如果再能夠幫忙中國大陸老百姓,多看九評共產黨,瞭解共產黨本質,它的偏狹的愛國思想敵視台灣,狂熱仇恨的民族主義教育就會被善解而失敗。在信念上,其實可以聲援進而結合13億中國老百姓,直面對付所謂的2、3千萬的中共黨員幹部,他們當中其實已經很多人退了黨了,在思想和心裡上已經退出這個只有1﹑ 2百萬的政治流氓利益集團。所以哪一個大哪一個小其實是被誤導混淆的。真正的邪黨中共是非常小的。而且很虛弱。

作家章天亮:前段時間,大陸有一個叫高智晟的一個律師,你們可能知道,發起了絕食維權運動,有人提出了一些反對意見。其中有一條是,現在中國已不再是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英雄主義時代。意思就是說,高律師,你不要指望你可以振臂一呼,應者雲集。高智晟作了一個回應,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這不是我振臂一呼,應者雲集,而是他們被共產黨迫害慘了,他們知道有這忍一件事情,他們過去可能是不知道而已,他們知道了有這件事情,他們自然就出來了。意思是說,不是我召集他們過來的,是共產黨把他們迫害過來的。

所以剛才你提到,大陸的新華社很強勢,資訊封鎖能力很強,但它主要強在什忍地方呢?強在老百姓所接觸不到的事情上進行矇騙。老百姓對自己身邊的事情還是知道的,身邊的貪污腐敗,對老百姓的欺壓壓搾還是知道的。但是民眾們只不過是以為,其他的地方是不是可能相對來說好一點呢。或其他地方雖然也是這樣,但中央是好的,中央會來把這個問題解決掉。他會有這個希望,他認為他自己受迫害是因為個案,他甚至認為他受的迫害可以通過中共來解決。這個是造成中共能夠維繫統治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但是今天就非常不一樣。第一、中共在中國的迫害已經相當普遍了。《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老百姓就知道,他們所遭受的不是個案,而是對整體民眾的普遍迫害;第二,他被迫害是因為中共這個罪惡的邪教,是這個政黨的邪惡制度造成的。這種情況下,他們的反應和過去的反應就完全不一樣了。是一種放棄了對共產黨的幻想之後的反應。這種反應我們說很有可能解決共產黨的問題。

剛才說我們在海外講這些東西會不會因為共產黨有汪洋大海一樣的誤導資訊而把他們給誤導了?其實不會。因為他自己受過迫害,所以知道。只不過是現在有了「九評」之後,他們有了新的思路,新的看共產黨的思路。這是和過去的不同。而且現在海內外之間已經建立了有很多的聯繫:法輪功在海外有各種各樣的小組,有往國內打電話的小組、有傳真相組,發電子郵件組,有的專門上網和國內聊天的網絡組……我們知道「九評」出來以後不久,在大陸非常非常邊遠的地方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九評」。

我住在華盛頓DC,那裏大陸旅遊團來的很多。我幾乎每一天去接觸這些旅行團。每一個人看到後我都會問他們,聽說過「九評」沒有,他們都說聽說過。這裏,我們可以看到資訊傳播的力量。

楊明倫教授:現在中國的情況,就像臺灣30年前一樣,那時候我們拿到《中央日報》都是倒著看的;我想現在也一樣,大家拿著《人民日報》都倒著看:那時報紙上只要說,我們和哪一個國家的邦交友好,表示說馬上要斷交了(大家笑)。大家都知道了,共產主義沒有信譽,報章一講什忍事,說明一定有事情了。我想今天中國是一樣的情況。

30年前我們在海外的從臺灣出來留學的,一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留意附近有沒有國民黨的特務在監視;臺灣同鄉會也要關注有沒有人打小報告。學成後第一件事是想辦法申請綠卡,哪怕是去賣雪糕,他也要去辦綠卡。辦完綠卡後馬上參加臺灣獨立建國運動。

那時候,就和現在的民運人士一樣,很多臺灣人想要歸鄉,但是很多人一囘鄉就被關了,包括林議員、郭培洪、彭明敏等。彭明敏留學海外的時候,一直想要回去,在海外就奮鬥。所以不是每個人到美國來工作了就忘了臺灣,忘了中國的苦難了。

我知道今天在座的法輪功朋友,大家在美國都是很有成就的,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博士,電機博士,化工專家,到這邊來放棄一切,為了什忍?為了讓人們了解法輪功的真象,為了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這種情形讓我非常感動。這種感動的情形讓我想起30年前對臺灣的民主運動的那份非常感動。所以我覺得中國的民主人士就好像我的弟兄姐妹一樣。我對他們非常非常的敬佩。

我願意幫助大家讓中國早日進入民主。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3/12/n125185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