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和平转型之路——九评三退文集
章天亮:把握中國時局的三個切入點

784

大紀元 > 大紀元評論區 > 專欄文集

 

(大紀元)
章天亮:把握中國時局的三個切入點

——從法輪功到九評和退黨

 

作者﹕章天亮

 


【大紀元3月9日訊】「2006年海外華人新思路」佛州研討會3月5日晚於佛州大邁阿密Pembroke Pines市圓滿舉行。章天亮先生及另外四位在美不同領域享有名望的著名華裔專家、學者作為特邀嘉賓,與來自台灣、大陸、香港及西班牙、古巴等社團的近 70名中西人士一起,共同探討了在透視中國和海峽兩岸關係,及中國和平轉型到自由社會的新思路。與會者互動踴躍,現場氣氛熱烈。

 

章天亮論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失敗是導致中國時局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的主要原因之一。章先生表示不僅「九評」與「退黨」開啟了中國的和平轉型之路,也是中國道德重建和文化重建的重要力量。他說:「我們這一代在不久的將來就肯定能看到共產黨的大廈的轟然倒塌。在這場開啟新紀元的行動中,在這場驚心動魄的風雲激盪的歷史過程中,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在現在,還可以出一份力,我們都推它一把,讓共產黨的紅牆儘快地倒塌。」

以下是章天亮先生的發言全文。

一、紛繁現象背後的主導因素——法輪功、九評、退黨

大家都談到很多中國方面的問題。中國問題現在看來可以說是相當複雜的。尤其是在近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內,中共做了很多出乎許多人意料的動作,大家都搞不清楚它這些動作背後的目的是甚麼。

比如剛才兩位提到的《反分裂法》,去年3月份提出來的。去年3月份還有一個大規模的反日示威。這是很奇怪的現象。因為在中日關於釣魚臺群島主權的問題,曾經引起很大的爭端。當時大陸有50個保釣人士,想在日本駐北京大使館門前舉行抗議,並遞交了示威申請。但是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公共安全作為藉口拒絕了他們的申請。但去年一年我們可以看到,全國許多大城市爆發了上萬人的大遊行,怎麼中共對這件事反差如此之大?50人站在那裏示威都不可以,現在這麼大的遊行怎麼可以舉行?包括反分裂法的通過突然間通過和去年7月中旬,解放軍少將朱成虎說,可以不惜犧牲西安以東200個城市,要和美國進行核大戰。以核武器威脅美國。

這些事情讓大家覺得中共好像完全亂了陣腳,它出的牌讓人不知道它到底要搞甚麼。最近大家也看到,大紀元的技術總監李淵先生在亞特蘭大的家中被中共流氓特務用刀槍劫持,搶走他的電腦並對他進行了毒打。在2月28日,香港大紀元報館的印刷機被特務砸毀,4個特務拿著鐵錘到大紀元報館,不砸別的,專砸印刷機。去了之後,把印刷機砸了就走。它懼怕甚麼?它怕大紀元出報紙。

中國發生了很多事情,你看到中共做的事情,完全處於沒有理智的瘋狂狀態。如果你要想透視這個背後的原因呢,我想這個和各地的九評和退黨有很大關係。包括現在炒得很熱的絕食維權,跟九評退黨也有一定的關係。那麼同時,所有這一切事情,我覺得,大家如果挖掘更深入的原因,我們都可以看到它和法輪功的關係非常大。中共在1999年鎮壓那一刻開始,就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也是造成今天這樣一種社會狀態的最主要原因。

二、鎮壓法輪功失敗導致中共全面黑社會化

(1)鎮壓的失敗與罪行的曝光

中共在歷史上有一個特點,就是從來不認錯。所以中共對很多事情進行平反,那麼在平反的同時,都是把錯誤推到某幾個黨的領導人的身上,黨是對的,只是被少數壞人利用了。

1999年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呢,江澤民非常自信的說,它可以在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但是它沒有成功。大家都看到了它沒有成功的現象的表面,但是它沒有成功卻引發了一系列非常嚴重的後果。

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採取它傳統的兩手:一手是通過謊言,通過純粹的國家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詆譭,另一方面也開動暴力機器對法輪功鎮壓。在這個過程中共產黨幾乎可以說把歷次政治運動所積累的所有經驗都拿出來了,但是仍然沒有成功。

中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在過去它好像不管想鎮壓誰,幾天就能解決。比如六四學生絕食的時候,北京天安門舉行過百萬人的大遊行,然而坦克開過去後,幾天幾夜就解決了。從此之後,大陸就再也沒有大規模的抗爭,只是以零星的散發傳單和在地下做一些宣傳工作的方式,揭露六四的真相。所以說,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到底殺了多少人,我們只是有一些模糊的數據,無論是殺人的數量,還是殺人的細節我們都不清楚,迫害的嚴重程度我們都不知道。但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這些我們都知道了。

法輪功最主要的網站「明慧網」,每天都在大量的登載迫害真相,不但登載迫害的事實,還登載了細節,包括是誰迫害的,是哪一天,在甚麼時候當著甚麼人的面,進行迫害的。這些數據足以作為起訴的證據。

這是共產黨從來沒有踫到過的,這麼大規模的曝光,這麼大規模的對它的揭露。比如說「六四」到底天安門前殺了多少人,仍然是流傳在當年參與者或對「六四」感興趣的人之間。但對法輪功的迫害,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通過他們的傳單,通過他們的電話,通過他們的傳真,通過他們的互聯網,不斷地向中國所有他們能接觸的到的人在不斷的傳達。這是共產黨從來沒有見過的。它的迫害罪行竟然如此詳盡的被廣泛曝光,它的謊言被如此徹底的揭露。

這時候共產黨怎麼辦呢。它不能認錯,因為它已經犯下的罪過實在太可怕了,它就想其它辦法,比如說它想統戰,想和法輪功進行談判。中共很高級別的官員委派的代表曾試圖與美國的有些法輪功發言人談判,說看看能不能給你們平反就算了。當然法輪功的態度也是很明確的:當初你鎮壓我的時候,你也沒跟我商量,現在你願意平反就平反。但是我們要堅持把真像完全徹底地揭示出來,不能讓你壞事做了,一平反,你就繼續「偉光正」,流氓都讓你耍了。

(2)鎮壓失敗導致警察變成人渣

那麼中共在所有過去使用過的手段都失效的情況下,它就變得更加瘋狂。它就會不斷的去升級迫害的力度。它對暴力有迷信。迷信到甚麼程度呢?

 

(明慧網圖片)

 

 

(明慧網圖片)

 

大家可以看到這裡有一張圖片,左邊照片左下角的那個人叫馬學俊,是我父親同一單位的同事。可以看到他原來是一個非常健壯非常樂觀的人。但在勞教所被迫害後,變得像木乃伊一樣。體重只有四、五十斤。說話張嘴都很困難。身體只能保持蜷曲的姿勢,根本伸不直。他住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

被迫害到這種程度,這決不是個案。我們可以看到華爾街日報報導過的陳子秀,因為堅持信仰,被活活打死,這是在山東發生的。那麼還有高智晟律師最近在至胡溫的公開信中,揭示了中共駭人聽聞的迫害真像:例如長春警察可以用電棍插到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的肛門裏面,直接用電棍電內臟,一下就把人電死了。這些事情在我們看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但在中國居然發生了,而且它絕不是一個個案。

這場迫害是共產黨從上到下,系統的佈置下來的。因為江澤民,它為了想鎮壓法輪功,為了達到鎮壓法輪功的目的,就不斷的升級迫害,同時對於迫害別人的人進行獎勵,迫害的越殘忍,讓越多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不管怎樣讓他放棄信仰,只要能讓他放棄,我就給你多少獎勵。

這會帶出來甚麼問題呢?它帶動了中國警察的全面黑社會化。當它從上至下的對酷刑進行鼓勵的時候,大家想像一下,一般的警察,正直的有良心的人,它能下得去手去打法輪功麼?它能用警棍去插到人的肛門裏面把人電死嗎?下得了手嗎?它只能去全國各地找社會底層最壞的人,最壞的人渣。讓他們穿上警服進行迫害。大家想一想,這會導致一個甚麼問題呢?

許許多多中國的警察被變成了這樣的天良喪盡的人,他會只迫害法輪功就完事了嗎?

當年中共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江澤民曾經下令說,法輪功學員不准上訪。上訪是憲法賦予老百姓一種申訴的權利,但是他說法輪功學員不准上訪。記得鎮壓第一年的時候我在北京。那個時候,為了貫徹江澤民的命令,在永定門信訪辦公室門前聚集了很多截訪的人。截訪的人會問,你為甚麼來上訪?那個人如果說,我們家房子被人拆了,要告狀,那可以。但是如果說是為法輪功上訪的,馬上就抓起來,就打。這就是截訪。

但是你要知道,截訪的人不是在執行國家的甚麼政策和法規,而完全是在利益的驅使下,沒有善惡標準的進行這些事情。大家想一想,如果沒有善惡標準,給了錢就可以無惡不做的時候,它不會說光打壓法輪功就完事了。所以說在鎮壓法輪功後不久,先只是截訪法輪功學員,接下來是截訪所有上訪人員。不管你是為甚麼上訪都要打你。這就是不受懲罰的惡行必然會惡性的擴張

當迫害法輪功失敗的時候,它就引發了一個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國家專政的機器被江澤民用來做毫無人性的事情,最後就擴張到全國所有的人。所以大家可以看到2003年,開始公民維權。

我說,應該看到這種維權把跟迫害法輪功有很大關係。迫害法輪功的人喪盡天良,它們光打法輪功就完事了嗎?他們還需要攫取更大的利益。經濟利益,政治利益。為攫取這種利益不擇手段的去侵犯老百姓的利益。就會造成許多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侵犯。 這才是維權發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顛倒善惡,不但縱容而且鼓勵、甚至是命令警察作惡,做那些極端下流、殘忍、變態、非人的惡行,導致了警察全面黑社會化,摧毀了整個司法系統的基本公正,人可以這麼變態地做惡卻不受懲罰,不但道德這種對社會的柔性約束沒有了,法律這種對社會的剛性約束也沒有了。這個社會不公就成倍的增長,維權事業也就「欣欣向榮」了。

江澤民當時把三個人提拔到政治局常委,一個是羅干,一個是吳官正,一個是李長春。這幾個人是鎮壓法輪功最血腥的人,尤其是吳官正,其人原來是山東省省委書記;還有羅干,還有李長春,李長春是原來廣東省省委書記。把他們提拔到政治局常委,為甚麼?因為江澤民需要延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當時迫害法輪功的力度跟每一個省委的工作成績掛鉤。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省迫害法輪功的力度就非常大。他們完全沒有是非觀念。他們完全為了烏紗帽而去參與了迫害,為了個人的利益去迫害法輪功。

他們也當然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去侵犯別的民眾。我管這種現象叫做「非理性行為的自然擴張」。因為他做事情不是出於理性、善惡標準,而是出於利益的考慮。一種完全沒有是非觀念的非理性行為。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這說明一個問題:當法輪功遭到迫害的時候,很多民眾並沒有為法輪功說話,他們甚至相信了政府。但是這個迫害終於臨到每個人的頭上。那些現在暫時還沒有輪到他們頭上的,只是還沒有輪到而已。如果中共存在的話,早晚會達到這一步。所以現在高律師搞的絕食維權,就是在對這樣的迫害行為進行抗爭。

三、末日的瘋狂與輸光的賭徒心態

在另外一方面我們要看到,共產黨只要存在的話,它就絕不可能對維權人士動任何惻隱之心。絕不可能對維權人士作妥協。因為在共產黨那裏,它知道一旦妥協,就會給老百姓一種希望——就是原來我跟共產黨較勁的話,共產黨可以退一步。這就會鼓勵眾多的人站出來,和共產黨較勁。會鼓勵眾多的人站出來要求他們的權利。會鼓勵眾多的人站出來,去揭露共產黨以前的罪惡。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的統治就遇到空前的危機。所以共產黨的政策,就是一步也不退。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維權的這種情況就和共產黨形成一種僵局。那麼這種僵局並不是沒有辦法破解。怎麼破解它呢?

那就是——把共產黨解體了。

共產黨表面的強大都是裝出來的,前段時間,到亞特蘭大打李淵,包括去香港砸報館,我就在想一個問題,共產黨過去做事情,是非常有章法的,有條理的,它有一整套的手段,非常成熟的手段。它知道怎樣去動用輿論,抹黑對手;它知道怎樣去動員各界進行表態;它知道怎樣去動用專政機器鎮壓;它知道怎樣能夠對對方進行統戰,分化瓦解,拉出來打進去,它有很多非常成熟的手法。但是到今天它動用的是甚麼手法?完全是藏在後面偷偷摸摸的黑社會的手法。

那些還對共產黨抱有信心的人,我們希望你們能看一看,共產黨現在做的一些事情——連它自己對自己都沒有任何信心了。大家想一想,它把這些工廠印刷機砸壞了以後,那850萬已經退黨的人就嚇得重新入黨了嗎?不太可能吧!把那些機器砸了之後,大紀元就不能再買個印刷機繼續印刷嗎?共產黨在砸這個機器的時候,它知道達不到任何目的,你說你恐嚇大紀元,是無效的,你想中止退黨大潮,是無效的。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它砸機器完全變成了一種發洩。

反正我活不了幾天了,豁出去了,出口氣,屬於這樣一種狀態。它的心態是一種輸光的賭徒的心態。過去這個中美在冷戰時期較勁的時候,都是「你死我活」的較量。過去從來都是「你死」而「我活」。共產黨現在是:我反正活不下去了,我也不讓你活。就像朱成虎的核武威脅論,我不活了,反正你也別活了。完全是一種輸光的賭徒的心態。

四、和平轉型之路與道德覺醒的開始

(1)和平轉型之路

那麼我們為了避免中共的邪惡繼續爆發,包括我剛才講的,避免中共能夠不再去迫害更多的人,那我們現在就必須要解體中共這種罪惡的統治。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九評和退黨潮。這是中國的一種兵不血刃的方式。孫子講,百戰百勝,那還不是最好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那麼850多萬,每天仍然有兩到四萬退黨的情況下,這些人雖然說化名退黨,但它是一種真實的民意的表達,就像無記名投票一樣,在大紀元上無記名投票,表達心聲,也就是不喜歡共產黨,我要離開它。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又找不到一個具體的迫害對象,但它又知道人們已經在紛紛離開它,紛紛在道德覺醒,它已經沒有任何招數可以使用。

那麼這對共產黨文化就是一種解體。所以我說九評、退黨是一條和平轉型之路。和平轉型不僅僅在於過程,而且我也談到過,也帶來一個共產黨解體後的社會全面和解,因為退黨表示對過去的罪行是有反思的。懺悔了,所以我退黨了。那麼這是加害一方的懺悔,容易得到受害一方的寬恕。是中國將來會走向和解的很好的一種思路。

同時我們要看到,共產黨要生存還得有一個條件,就是老百姓道德水平的低下。因為如果老百姓他們有最基本的是非觀念,他們知道共產黨犯下了纍纍罪行,包括屠殺了8千萬同胞,包括出賣了數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包括幾乎毀掉了我們所有的文化資源,包括幾乎毀掉了我們後代所賴以生存的所有的生態資源,如果一個人有最基本的是非觀念,而不只看重眼前這碗飯的話,那麼它就會站起來否定共產黨。

(2)第一批人站出來

共產黨非常害怕人民的道德覺醒。因此它要想盡一切辦法讓道德維持在一個很低的水平上,讓人和人之間互相鬥來鬥去,團結不起來,正義的聲音發不出來,讓人們儘量的犬儒,讓人們沉醉於物質享受,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可以看到退黨還給中國帶來一個最大的了不起的意義——

經濟學家薩米爾遜說過,在看遊行的時候,如果每一個人都為了想自己看的多一點,都踮起腳尖的話,會帶來一個甚麼問題呢?大家誰也沒比誰看的多一些,因為大家都踮起腳尖,可是大家卻更累了。現在的中國大陸大家在做生意的時候,在這樣的社會狀態下,都擔心對方騙自己,每個人都不敢坦誠相待,互相之間都是你防我我防你,會給社會帶來很大的道德成本。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有一天有人站出來,說我不管你怎麼對我,從此以後我要做一個有道德的人,我要做一個講真話的人,這一批人他們是吃虧的,就像是大家都踮起腳尖,有人說現在從我做起,我把腳尖放下來,我要不踮腳尖地站著。

那麼在你把腳尖放下來的那個時候,當然會比別人看得少,因為大家還在踮起腳尖。那麼大家都把腳尖放下來的話,這個社會的秩序才會重新恢復。但是必須有這樣一批人。他們願意付出。願意把腳尖先放下來。

那麼中國現在這樣一個,在中共使道德極其敗壞的情況下,如若說有人要堅持正義,它們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他們會承擔很大的壓力。實際上現在高智晟律師所承擔的壓力也是一樣的。包括法輪功學員,地下基督教會成員。但是令人非常欣慰的是,這樣的人已經出現了。他們說不管你怎麼迫害,我要堅持真理,不管你怎麼迫害我,我要講真相。不管你怎麼迫害,我就是要堅持我認為對的事情。哪怕酷刑再殘酷,哪怕你的洗腦再精緻,哪怕你的謊言編的再圓滑,但是我知道,我堅持的是真理,我就要堅持。他們會承擔很大的風險。

但是這批人已經出現了,包括法輪功學員,包括我們現在看到的850萬已經推出中共組織的人,不管你再用高官厚祿誘惑我,我也要離開你了,我也要離開共產黨這個邪教了。

所以我想這批人的話,它們也會成為中國未來道德重建和文化重建的中堅力量。

五、結語

我最後講一點,就是大家千萬不要對共產黨抱有任何幻想,共產黨絕不可能改,它的一切思路,它的統治綱領,他的運作方式、想法和普通的政黨都不一樣,所以它是頂著共產黨這樣一個黨的名字,其實是一個邪教。

對於這樣一個東西,它發展出來一整套論理的標準,一整套的思維方式,它發展出來一整套的話語系統和行為模式,構成一個非常精密的黨文化。這個黨文化,大家知道,文化有一個傳承,一代傳到下一代,所以毛澤東的時候有反右和文革,鄧小平的時代有「六四」,江澤民有鎮壓法輪功,它是一代一代的傳承。就是說黨文化的東西,這種文化、思維方式如果不破掉,道德不能重建起來,中國將來即使共產黨沒有了,仍然是一種非常混亂的狀態。

今天我們有這麼大一群信仰人士,這麼多退黨人士,他們不僅在結束一個邪教統治,更在通過他們自己的承受,來重建中國的文化,重建中國的道德,使中國通過和平的方式,轉型到一個自由的社會。我想這個意義是不可低估的。

我們現在行動還不算太晚,現在就要為退黨進行大聲的聲援,我們知道共產黨肯定會完的。我們這一代在不久的將來就肯定能看到共產黨的大廈轟然倒塌。在這場開啟新紀元的行動中,在這場驚心動魄的風雲激盪的歷史過程中,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在現在,還可以出一份力,我們都推它一把,讓共產黨的紅牆儘快地倒塌。謝謝大家。@

(編者註:章天亮先生是大紀元時報專欄作家,新唐人電視台特約評論員。2002年發表長篇小說《出塵》,2003年開始為大紀元時報撰寫專欄,迄今以各種筆名發表的小說、文章、訪談錄,累計超過60萬字。章天亮1993年畢業於北京郵電大學計算機工程系。1993~2000年就職西門子合資公司。 2003年獲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電子工程碩士學位。2005年獲喬治梅森大學電子工程專業博士候選人資格。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3/9/n1248328.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