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和平转型之路——九评三退文集
章天亮:絕食維權,路在何方

782

大紀元 > 大紀元評論區 > 環球好評

 

大紀元時報的員工在香港的中共代表處抗議中共迫害律師AFP/Getty Images
章天亮:絕食維權,路在何方

 

作者﹕章天亮

 


【大紀元2月22日訊】在網上閱讀高律師等人有關絕食維權的文章,常常被他們無畏的精神所觸動。隨著海內外聲援或加入絕食維權的力度和範圍持續擴大,中共也加大了其流氓手段的力度。

 

在《對絕食維權運動的四個預言》中,我曾預計「維權方與中共進入一種僵持。」這種僵持我們曾經在1989年的天安門絕食運動也見過。如何避免重蹈「六四」,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那段歷史。

首先必須說明的是:中共怕的並不是絕食本身。

任何一個人就算是餓死了,中共也不會在意。大饑荒的時候,中國餓死三千萬人,毛澤東照樣在全國各地給自己修築豪華行宮,舞會也照開不誤。1989年,幾千大學生在天安門絕食,中共的「老革命幹部」照樣吃得下睡得著。2001年深秋,六位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的中共大使館前絕食,最長的達連續十天之久,參加絕食的崔盡染、王靳威等人瘦得脫了相,中共大使館不但不聞不問,反而故意烹調味道濃烈的川菜,讓香氣從使館飄向這些飢腸轆轆的絕食者,更惡劣的是,一再把絕食者塞進使館的請願信從門裡丟出來。

去年七月,共軍少將朱成虎說的「準備以西安以東所有城市被摧毀為代價」來與美國進行核大戰。遲浩田說「但是如果歷史一定要我們選擇:……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誰叫我們是共產黨員?從我們入黨那一天起,黨的生命就是高於一切!」這都在在反映著中共對於生命的輕賤。

如果我們指望絕食本身的痛苦會給中共甚麼壓力,或者良心不安,那麼未免將中共想得過於善良。

因此,我們就順理成章地要談第二個問題,即絕食的主題至關重要。

應該說,在1989年的那場運動中,從學生到社會普通民眾,包括中共官員都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不清。因此將絕食的主題選取為:請中共與學生「對話」和為學生運動「正名」。而整個學潮的主題則為反官倒、反腐敗、要民主。

中共雖然鎮壓了八九年這場運動,但是這些話在現今的中共聽來,是相當順耳的。因為它還是把中共擺在了執政的地位,呼籲中共改革和改良。不但當年學生對中共抱有希望,即使是旁觀的百姓和國內外的媒體,也仍然對中共抱有希望。

應該說,這些口號和厚望反而成了中共耍流氓的本錢。中共發表甚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處決胡長清、成克傑等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等措施,忙得不亦樂乎,倒好像在努力完成學生運動的未竟事業一樣。這個邪教在儘量讓世人相信,它正在順著人們的「希望」向改良的方向努力。

而實際上中共的邪教本質一直沒有變,流氓本性一直沒有變,殺人機制一直沒有變,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的哲學一直沒有變,追求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慾望一直沒有變,欺騙和鎮壓的統治手法一直沒有變……這一切的「沒有變」不是因為中共「不想變」,而是「不能變」,一變中共就死。因此這一切不但「沒有變」,而且永遠也不會變。這就是我們一直到今天,無論是個人的苦難,還是民族的苦難還未終結的原因。

因此,這次絕食的主題就必須直指問題的關鍵。我們之所以絕食維權,並不是因為中共的個別官員的不法行為,我們抗議的就是中共這個罪惡制度本身。正是因為中共邪教的存在,才不斷造成了過去的問題,並不斷製造新的問題。絕食的目標之一在於喚醒民眾認清中共的本質。

這個主題藉助絕食這樣一種具有自我犧牲精神的運動來推廣,才會給中共造成壓力。這種壓力的目的,並不是迫使中共改良,而是依靠絕食的媒體效應和社會效應,迫使中共在國內外的關注下不敢對絕食者輕舉妄動。

最近,中共派流氓特務在美國的亞特蘭大毒打大紀元技術總監李淵,並搶走他的兩部筆記本電腦。中共之本意在於恐嚇這些在海外敢講真話的人,並尋找李淵用於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核心技術,結果招來美國方面的強烈反彈。國會就中共的網絡封鎖和西方公司屈膝協助封鎖之事舉行了規模近年罕見的聽證,各大媒體充分報導了聽證內容,期間李淵被美國國會議員譽為「美國自由的英雄」,多次起身答謝議員和聽眾的掌聲。美國國會準備通過法案,推動網絡自由。

這種高調的回應,將迫使中共在採取某一項行動前就要考慮其巨大的政治後果了。我們必須看到的是,中共之所以快速的黑社會化,恰恰證明了它的虛弱。它甚至不再有把坦克開上天安門的勇氣。因此國內外的關注和媒體的持續報導,對於抑制中共的邪惡發作是非常有效的。

第三、如何打破僵局

現在維權方與中共進入一種僵局。維權方本來是反對中共的迫害,而中共正因為你反迫害,所以就更加要迫害你;於是維權方就更加要反迫害。如高律師所說:「但就是這樣被迫無奈的、始終表示出適度斂控的小規模抗爭,得到卻是各地警察更黑社會化的、更流氓的、喪失基本人性的打壓。」

這是兩個互相激勵的系統,局面的破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某一方不存在了。中共當然不會自己消失,因此它現在施展黑社會流氓手段,傳喚、軟禁和關押維權人士,目的就是要讓維權方消失。

因此我們要知道,我們絕食維權僅僅是手段,讓人認清中共本質也是初級目標,終結中共邪教才是我們的根本目的。而在另一方面,因為我們除了道義資源上佔據優越性之外,物質上和輿論上,我們仍然在和一個劫持了整個國家資源的邪教對抗,因此我們就更要利用好我們的道義資源。

近日看到高律師與跟蹤者發生肢體衝撞,這也許就是中共受到啟發,下一步去製造「打架鬥毆」而陷害高律師的前奏。所以這裡順便請高律師制怒。

我們必須避免和中共的暴力衝突,而要高舉道德的大旗,揭露中共十惡俱全的邪教本質,揭露中共在歷史上犯下的一切罪惡,讓人們從道德上唾棄中共,從形式上離開中共。簡而言之,就是「傳九評,促三退。」

今日高律師提出「遏制警察全面黑社會化的和平抗爭不能停止」,其中對為何不能現在停止絕食抗爭的解釋,讓我尤為欽佩高律師的勇氣。而在另一方面,我認為,在把控制暴力(槍桿子)視為生命的中共那裏,警察的一切行動必然是中共指使的結果,而警察黑社會化的根源在於中共本身就是帶有黑幫性質的邪教團體。因此,我們絕不能用一個正常的「人」的思維,去衡量那些被中共邪靈「附體」的警察,除非他們能退出中共,擺脫邪教的精神控制。

解體中共,才能打破維權方與中共的僵局。因此,「這次絕食維權運動需要向廣度發展:告訴更多的人瞭解和參與這一運動;更重要的是,這一運動必須向深度上發展:傳九評、促三退,幫助中國人擺脫共產邪教,重獲新生。絕食維權運動如果能與『九評』『退黨』有效結合,則會將其性質從弱者向強者的抗議,昇華為正義對邪惡的宣判。」◇(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2/22/n1232752.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