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漫談紐約新唐人新年晚會(一)

775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明天就是丙戌年也就是狗年的除夕了,在此新春佳節,首先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聯結收看

 

今天的話題我們會講剛剛過去的《唐人電視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主場的演出,我們今天特意請來了三位嘉賓,這一位是戴東尼先生,他是著名的藝術鑑賞家也是收藏家。戴先生您好。

戴東尼︰您好!我想首先藉此機會祝《新唐人》的觀眾朋友們,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康、事事如意!

安娜︰那麼這一位是《唐人電視台》的副台長馬安南先生,馬先生您好。

馬安南︰你好!在此藉這個機會向電視機前的廣大觀眾多年來關心和愛護我們的電視節目,我表示感謝,在此也向大家拜個早年。

安娜︰另外這一位大家比較熟悉,就是我們《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章天亮先生,章先生您好!

章天亮︰您好!我也在這裡藉這個機會,祝觀眾朋友們新年快樂、心想事成!

安娜︰首先向觀眾朋友們報告一下,在今年的除夕呢,北京、巴黎還有紐約的時間除夕夜的晚上8點開始,我們會向大家轉播紐約的這場演出。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

如果您看了那場演出的話,也希望您和我們的觀眾朋友一起來分享您的感受;如果您沒有看過的話,也希望您繼續觀看我們的節目在除夕夜的時候。首先我們先和您一起來看一下對這三場演出觀眾的反饋。

(訪問觀賞新唐人晚會觀眾片段)

安娜︰我們看到這一次觀眾朋友都非常喜歡這場演出,我也去看了演出,的確這效果非常好。馬先生,這次已經是《新唐人》第三年辦「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那紐約又是主場,而且是在紐約設施最好最好的劇院上演。您覺得這一次的紐約三場演出和您預期的效果相比,怎麼樣呢?

馬安南︰大家都知道在紐約看演出,是有非常非常多的劇院。尤其是在Radio City那一帶,它是屬於百老匯的大劇院區,這一帶豪華的劇院確實不少。但是老的紐約人也跟我們講,說能夠在紐約Radio City那邊看一場演出,那是一個很大的享受。

安娜︰對,有些美國朋友他們就說,帶孩子每年去到Radio City看Broadway Show,就是聖誕節的表演,好像已經變成例行的了。

章天亮︰還有甚至外地人到紐約不看演出,哪怕就到Radio City裡邊逛一圈,好像也算是紐約的一個景點。

馬安南︰確實是這樣。紐約Radio City是一個旅遊景點,有很多旅遊團隊都要到Radio City來要拍個照片,留個紀念之類的。所以它不光是看戲,它還是個欣賞建築藝術的一個很好的地方。

我們選擇Radio City演出,是從幾個方面考慮。第一個就是說,因為我們前兩年在曼哈頓演出。第一年是3,000多觀眾觀看我們的演出,第二年在麥迪遜花園有5,300多人觀看了我們演出,這兩年都給觀眾留下了非常好的口碑。所以說《新唐人》這個新年晚會,是逐年在大紐約地區觀眾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因為這樣,我們也非常有勇氣在Radio City更大的這麼一個劇場裡頭來舉辦我們的晚會。紐約Radio City,不光是觀眾廳裡面坐很得舒服,看戲也是一種享受。

其實演員能夠在這麼大的一個國際舞台上來演出的話,對演員也是一個莫大的榮幸。我們有許多演員來自國外,也有許多老的藝術家,這一次是當領隊,他不參加演出。但是他們說我們能夠在這個舞台上走一走、轉一轉,我們也覺得欣慰了。

所以說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講,我們選Radio City來做我們的演出,確實是我們非常高興的一件事,看戲的人也是非常高興的事。那麼這次一場演出有5,800多個觀眾能夠觀看演出,我們這一次是辦了三場。

安娜︰一開始我心裡還擔心,我說去年只有5,000多人,今年一下多了三倍,萬一票賣不出去怎麼辦?

馬安南︰總共這個票數應該是在18,000多張票,當然我們也有思想準備,就是說我們把預計的底限壓在70%以下。就是說只要超過70%的話,我們就算是很大的成功。

當然這個演出的時候,前前後後我們也做了很多很多的宣傳。曼哈頓的觀眾和整個大紐約地區的東西方的各民族的觀眾,都特別的捧咱們的場。

安娜︰那今年上座率有沒有統計呢?

馬安南︰其實觀眾自己就應該能夠看出來了,還有沒來看的人,通過我們的新聞報導也應該知道,就是說我們上座率已經遠遠地超過了70%了。

安娜︰對,我看了是座無虛席的感覺。

馬安南︰尤其是21日下午那一場,幾乎已經接近了100%的看票率。再從演員的陣容上來講,我們一共有1,000多人的演職人員來參加我們第三屆的演出。演職人員盡心盡力,再加上這麼一個好的環境。從剛才看到的觀眾反饋來講,我們非常滿意我們這次的晚會。觀眾替我們講了,觀眾掌聲替我們講了︰你們成功了!

安娜︰那戴東尼先生精於藝術鑑賞,您覺得從總體上來說,這一場晚會它的藝術性怎麼樣呢?

戴東尼︰可以這麼說吧,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藝術性最高的一次晚會。因為這場晚會,我覺得它是非常深刻地表現出了中西方文化的一個深刻的內涵。也就是把中西方最傳統的一個文化,通過舞台表演這麼一種形式,非常深刻地向觀眾反映出來了。

同時它不僅僅把東西方文化的內涵表現出來,還加上了它運用了許多舞台的手法,運用了許多新的技術。我可以這麼說,這可以說是給人類的藝術帶來了這麼一個嶄新的形式。

安娜︰我們有很多觀眾也是說,這次的表演他們覺得有很深的內涵。那我們現在找了兩個觀眾的反饋。一個觀眾他說我們是想來找真正的中華文化,想來尋根的,看了這場演出,我覺得我們找到了。

那另外一位觀眾他反饋是說,我這是第一次領略到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盛世,我為我們中華民族有這麼悠久的歷史和精深的文化感到驕傲。那章先生對中國的文化很有研究,您怎麼看呢?

章天亮︰我想《新唐人》晚會,可以說是把中國文化精華部分表現出來了。中國文化如果要說起來呢,你會看到他每一個朝代跟每一個朝代的表現形式都不太一樣。

我們都知道唐詩、宋詞、元曲,就是這個文藝形式都不一樣,明清的時候就是白話小說;甚至每一個朝代的服飾呀,它的戲曲呀可能都不一樣。

但是你會發現中國文化它有一個魂,這個魂是五千年一以貫之的。這個魂是什麼呢?就是它把這個道德,包括對神的這種敬仰,看得是非常重的。所以我經常講中國文化它是以信仰為本,以道德為尊。那麼《新唐人》晚會它等於是從民間的一次努力,對這個文化的一次弘揚。

中國文化實際上對西方曾經有過很深刻的影響。我們都知道中國有兩個非常偉大的人,就是近代西方也都知道。一個是老子,一個是孔子,他們恰恰是中國道家思想和儒家思想的創始人。

中國在文化鼎盛的時候,整個周邊地區包括過去的越南、韓國、日本,他們的文化都是從中國學去的。當然中國的文化包括中東,一直到羅馬,都有很深的影響。

直到西方已經到文藝復興以後,我們都知道當時西方有一個哲學家叫伏爾泰,他是法國的啟蒙思想家。但是他自己認為他是孔子的學生,他當時曾經把中國的「趙氏孤兒」一個非常有名的春秋年間的故事,改編成為五幕倫理劇,他就命名為《孔子的五幕倫理劇》,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文化對西方對世界的影響。

為什麼能夠有這麼大的影響?就是因為中國文化把人天性的東西、道德的東西,強調的非常重。那麼我想這次《新唐人電視台》的新年晚會,從主題上來講,就是「再造神話、締造傳說」,這個就是抓住了中國「神傳文化」的精華。

安娜︰馬先生,我們這一次在Radio City無線電音樂城來進行演出,我們也知道後面那個背景。就是它有一個天幕,就是數字式的顯示非常精密,但是沒有想到效果這麼好。

比如說像「紅眼石獅」、像「九劍」,像「花木蘭」,那些背景跟那個人配起來,簡直就覺得是…,我也很難用語言來表達。我們想問一下,這個天幕的背景你們是怎麼樣把它製造出這種效果呢?

馬安南︰從這個舞台效果,觀眾不難看出《新唐人》這次晚會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我們為了這台晚會,演職員工日日夜夜連續工作了有四、五個月的時間、尤其是我們的電子技術設計工程師們,費了很大的心血,找了非常多的資料。

因為我們今年的主題是表現「神傳文化」,既然是表現神傳文化,那麼在舞台上要表現神傳文化,就不是像我們寫文章那麼簡單了。他要把這個時空和時間的差異,在舞台上反映出來,還要讓觀眾能夠接受。所以說我們選擇Radio City來完成我們這場演出,也是Radio City的現代化的設備,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前面我們講了Radio City的現代化,那麼我現在講一下,它到底有哪些現代化?它有一個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屏幕,這個屏幕是一個高科技的。

安娜︰清晰度很高是不是?

馬安南︰它在舞台上展現出來的清晰度,要比任何其他的舞台展現的電子屏幕牆要高得多,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Radio City的舞台,它除了旋轉之外,它還可以升降。它的升降與眾不同在哪裡呢?它是多層次的升降,它可以分好幾層去升降。所以說這樣對我們表現時空、變換時空,除了天幕可以變換時空之外,舞台它也能夠幫助我們變換時空。

所以說這個再造神話,把這個神表現出來,我們都是用了這些現代化的技術。利用這些現代化的技術,來幫助我們完成一台完美的舞台演出。

安娜︰的確有那種感受。尤其是像「仙笛」裡小仙女從最上面一層舞台一點一點跳下來的時候,好像從畫上下來一樣的感覺。

馬安南︰對,你們看見的所有的天幕,它就像一幅一幅美麗的畫卷一樣的。色彩還原和線條的逼真度,都跟一幅畫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因為你要放大到那麼大。

小小的一個電視機上,就是我們常規的電視機上720*480的象素;那麼我們的Radio City製作的這個後屏幕上,這個天幕上呢,要翻它十倍、二十倍都不止。要在這麼大的屏幕裡頭,要還原成它原來的那個線條,我們的技術人員是費了很大功夫。

安娜︰紐約演出的天幕我是很難忘的。那現在我們已經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待了,我們請波士頓的慕女士,慕女士您請說。

慕女士︰我是從波士頓打來的,我在一所醫院工作。非常感謝《新唐人》給海外華人帶來這麼精彩的晚會,我已經出國十多年了。以前過年的話,都沒有一個概念,經常都忘掉了。

那麼現在有那個新年晚會,我是在波士頓看到首場之後,覺得太棒了,然後又趕到紐約去看。就是說那些舞蹈呀、色彩呀、天幕呀真是太精采了。我還希望明年的話能夠再看到,明年一定要去看。

安娜︰謝謝慕女士我們明年肯定還會有,具體在什麼地方表演,您就看我們的通知了。馬安南看來咱們肩負的責任還很重大。

馬安南︰對,你看慕女士這麼關心我們的演出,還從波士頓看到紐約,的確我們第一場是在波士頓首場演出。波士頓首場演出之後,接下來還有幾個地方演出,她又趕到紐約來。所以我還要代表我們全台的職工,代表我們演職人員,嚮慕女士表示感謝。

安娜︰我覺得這也是對《唐人電視台》我們所有的演職人員,還有的工作人員一種最大的獎勵。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1/31 4:15 P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31/n1208087.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