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談中華文化與道德重建(四)

774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聯結收看

 

章天亮:我來講兩句。今天談到文化和道德重建,其實文化重建是第二步的,首先應該是道德重建,因為我剛才談到了文化實際上是對道德的一種表達,善惡標準如果不調整過來,那麼你無論創造出什麼樣的文化,它都不能說是一個合理的文化。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維權運動,就包括法輪功學員他們對信仰自由的堅持,包括維權律師的出現,這些運動本身就已經在幫助中國重建道德,為什麼這麼講呢?我們可以看?006年有兩件事是比較鼓舞人心的。

一件事情是我剛才談到,高律師也比較贊同的。2006年造成中國文化和道德重建的巨大障礙就是共產黨有可能會被大大的削弱;如果更樂觀的講,我們不能說一定是這樣,那麼甚至有可能被清除。這個是中國道德文化重建我覺得是很樂觀的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是,還出現了一批真的敢於實踐重建的人。你要知道,如果社會上假如說大家都是互相之間騙來騙去做生意,那麼誰說真話,這個人肯定是要吃虧的。也就是說第一批站出來說我要按照我認為正確的道德去行事的人,這些人是吃虧的。那麼誰做這第一批人呢?現在在中國第一批人已經出現了。

法輪功學員說:不管你怎麼打我,我就要堅持我的信仰;維權人士說:不管你的截訪也好、暴力鎮壓有多麼殘酷也好,我就是要維護我自己的權利。包括像高智晟律師,湧現出來一大批維權的律師,無論你給我多大的壓力,我都要堅持正義的。』

你會看到他們現在的壓力很大,甚至說吃了很多虧,比如說高律師事務所都被別人關掉了,但是你看到他們仍然在堅持著,這個堅持本身是非常有意義的,而且它有感染力,這個堅持會使道德重建的工作變得更加容易,很多的人會加入到他們的行列中。

退黨大潮,我想也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道德重建的過程,因為這七百多萬人,敢於退黨,就是因為他們願意承擔風險,也不願意再跟共產黨做壞事了。從另外一方面來講,當共產黨不在的時候,如果有一天我們通過這樣的退黨活動造成共產黨不在了,那麼中國社會會迅速重建道德,這過程會非常快。

舉一個例子,你比如說孔子,當時的春秋時候他說,大道隱沒、禮崩樂壞、社會風氣很糟糕。但是你知道孔子當了大司寇以後,三個月的時間,魯國的人,做生意都不好意思多要錢;走路的時候,男女要分別兩邊不亂;然後大家都唱歌,說孔子當了政我們生活有多麼快樂。《三國演義》都講說劉備到了安喜縣一個月,老百姓都受到教化,這是非常快樂,因為人是有本性的,他本性是非常善良的。

現在我們只不過是真正的善惡標準被共產黨扭曲了,甚至說他不太敢按照正確的去做,他知道在共產黨社會裡邊如果你要按照正確的去做的話,是有一定的風險。但是當威脅一旦不在的時候,那我覺得人的道德提升是非常的高的。同時,我覺得我們應該注意到法輪功在1992年傳出到1999年,僅僅七年的時間,在共產黨這麼嚴厲的社會裡邊,已經達到一億多的人,他們已經能夠達到道德重建,當共產黨約束條件不在的情況下,那麼我想道德重建的速度會變得非常快。

林曉旭:那兩位能不能再進一步談一談,跟將來的政治制度有什麼關係?因為現在有很多人也在關心中國未來會走向什麼樣一種政治制度。我們剛才談到了信仰、道德、文化,跟政治制度是怎麼樣關係?跟法律是怎麼樣一個關係?

胡平:我們未來的制度應該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制度,這個制度最基本的一點就是尊重每個人的基本人權,這個基本人權也是道德存在的一個基礎,因為它首先讓人們的基本權利能夠得到保障,同時它也給人們的自由選擇提供了一個基礎。

共產黨過去曾經一度把道德標準撐得非常高,什麼「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什麼話都說得很高。但是為什麼造成相反的效果呢?因為它不承認基本人權,它否認人的自由選擇,結果就把事情完全給搞反了。我必需能夠自覺、自願的行善,那才叫善事;如果我不去行善就要打我、罵我,我為了怕受這個罰我就做好事,那就搞反了嘛,對不對?就像鼓勵小孩子拾金不昧,撿了一分錢交給老師,第二天小孩子每個人都說撿了一分錢,他們家不知道從哪兒拿來的?

相反的,共產黨為什麼這麼多年曾經非常高調讚揚道德,鼓勵大家都很道德,結果造成相反的效果了呢?因為道德的基礎主體是自由選擇的,這是基本的一條。你不能用政治權力的力量去逼著人們去做好事,那就不叫好事,就成壞事了。何況你的「好」內容本身都有問題。即便是真的好,你強迫別人做,那也成了適得其反的事情。確保基本人權為每個人建立道德自主性提供這麼一個基礎。

另外,因為過去的道德淪喪,很多情況人們是被迫的,就像現在中國人說人心很壞啊、腐敗啊,大家互相坑矇拐騙,但大多數人並不想坑矇拐騙的,只不過坑矇拐騙到一定程度,你不這麼做你就要吃虧、你就要倒楣,甚至官場都是這個樣子的嘛!別人受賄,你不受賄,你就是異類,別人看了你都不順眼,覺得你在威脅他,一定要把你給除掉。所以哪怕你不想腐敗,僅僅是為了保全自己,你也得跟著一塊去腐敗。那麼你想想他們並不願意腐敗的,只要大環境沒有了,誰都願意讓自己良心心安,都會這個樣子。所以這種情況,我覺得自由民主的制度,是道德重建政治制度這麼一個基礎。

林曉旭:你剛才說到那些精神運動,讓我聯想起來,實際上很多人經過那麼多講精神文明運動、學雷鋒運動,但是做到一定程度,包括當時做學生的我都覺得好像是「皮」了,一旦通過政治手段來宣傳,是不是反而帶來更多的弊端呢?

章天亮:對,就像胡平先生剛才講的,你是在用一個強制的手段去讓別人學。比如說學雷鋒,那個時候學校停了課,我們每個人都要去做一件好人好事,學校組織大家去幫軍屬挑挑水什麼之類,都是這樣的,是一種政治任務,並不是發自內心的去做。

人真正要做好的話,他如果不能發自內心想要做好,當這個約束條件不在的時候,他還是會希望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行事。

林曉旭:所以這根本是人心的問題,我們也聯想到郭律師剛才談到,人們要能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那現在我們看看郭律師的訊號是不是好了,能不能請郭律師再談兩句。郭律師,您現在還聽的清楚嗎?

郭律師:現在可以。

林曉旭:剛才您談到了人生意義,如果民眾明白了這點,會有更強大的力量,能夠使道德文化重建,能不能請您再繼續談一談?

郭律師:我剛才談到真正的信仰能夠給人們巨大的力量,這種力量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戰勝的。所以我認為一個政府、一個政權,對人們的信仰的打壓是非常愚蠢的。

根源在於中共的政權對宗教信仰這樣無知的一個前提;同時它也有可能是因為知道宗教信仰的力量,所以它非常害怕,所以對宗教信仰進行瘋狂的鎮壓。實際上中共取得政權以後,一開始就對宗教信仰進行非常嚴厲的打擊和鎮壓。

中共解放軍在49年以前,「一貫道」的力量是非常強大,而且「一貫道」的宗教實際上是帶有反對共產黨黨文化的心吧!所以它們最早遭受打壓。最近我瞭解到的是中共把大約有十個到十五個左右的宗教團體視為邪教,其中包括法輪功,它們把他當作邪教;其中大量都是基督教的團體,從它的內容來看,都是涉及到這些宗教團體帶有反共的色彩。

所以只要你是反對共產黨的黨文化或反對共產黨的制度的,這樣的宗教團體一概被打成邪教。由此可見,人們的宗教信仰對人的精神面貌和道德回升是有至關重要的力量。我認為有真正宗教信仰的人,他們的道德水準實際上都是相當高的,當然不排除其中各別的在口頭上或者行為上虛偽的人,但是大部分真正的信徒,他們的道德水平都是高的。

剛才我聽到談到黃色文明和《河觴》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個人看法是這樣的,《河觴》的問世,從政治這個角度,通過文化來談政治,這個觀點我贊成。但我不太贊成的是《河觴》把中國的傳統文化變得一塌糊塗,帶有一種特別否定的態度。

我個人自稱是孔孟信徒,我是在大學畢業以後才接觸孔孟的原著,比如像《論語》、《大學》、《中庸》這些經典著作,我是在大學畢業以後才接觸。接觸以後才發現中國的古文化真是太棒了,也就是說,我的思想觀點或是我的基本來源實際上是來源於中國的古文化。

但是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並沒有受到這些古文化的影響而使我變得沒有道德信仰,或是被黨文化佔據;恰恰相反!我認為孔孟思想是非常偉大的,有可能是歷朝歷代統治階級利用或者說後代的學者,為了迎合當時統治階級的要求,對孔孟的精神做了一些歪曲的解釋。

我個人認為,文化和政治只要不是在一個專制的政治下,那麼民族的文化是可以得到充分的發展或者發揚光大的。如果在任何條件下,由政府或者利用政體或者政權來統治文化、控制文化,這種文化一定會變質。道德文化的重建一定是要把政治體制的開放或者政治的專制思想打破,廢除專制思想以後,文化和道德才能得到充分發揚光大。

還有一位先生談到一個觀點我是非常讚賞的,就是道德的重建應當先於文化,這點我非常贊同。道德在任何時候、在任何條件下,它都有一個普世公認的道德標準,不可能說我今天是這個道德,明天變成另外一個道德,朝三暮四,可以隨意改變。

在中共這種專制黨文化的統治下,它扭曲了所有的道德標準,變得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整個社會變成沒一個標準,變成「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沒有一個可以共同遵行的標準。

所以為什麼中國當代社會的道德水準淪喪到最低點,可以說中國民族幾千年的文化,當代中國特別是現代,可以說已經到了最低點,什麼都是假的,如假藥、假食品、假文憑等等,什麼都可以作假。這個原因在哪裡呢?這個原因在於人們已經喪失道德標準,一切都是為了錢,老百姓是為了錢;當官的、共產黨的當權者都是為了權,為了權歸根究底又是為了錢。

林曉旭:一環扣一環。

郭律師:他們的追求就變成所謂的物質。

林曉旭:郭律師,因為時間關係只能到這兒,謝謝您精彩的評論。兩位嘉賓,也感謝你們今天跟我們一起來探討文化道德重建的問題。

章天亮:我們希望在2006年中國真正能夠走入文化跟道德重建,並且能夠取得相當的成績,我覺得這樣的話才能看到中國一個光明的未來,中國大陸的民眾也能享受到他們應該享受到的權利。

林曉旭:我們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中國在2006年在文化道德方面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感謝各位觀眾收看我們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我們下一期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1/26/2006 2:44:31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26/n120309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