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聖誕節談神傳文化(四)

765

大紀元 > 音像 > 文教休閑

 

《新唐人電視台》新年晚會以神話傳說作為主題,表演舞蹈「天象」展現的是佛國世界的莊嚴聖境。(圖:新唐人電視台)
【熱點互動】聖誕節談神傳文化(四)

 


【大紀元1月3日訊】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是加拿大的楊先生,楊先生您請講。

 

聯結收看

 

楊先生:主持人您好!首先透過《新唐人電視台》向海外的觀眾朋友拜個早年,謝謝您們!

主持人:謝謝楊先生。

楊先生:那麼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最近有一個朋友送我《九評》的錄像帶,其中裡面提到這個中共如何把這個原來的民歌變成了自己的黨文化,唱了一個「東方紅」,那這裡說到這個,原來那個東方紅是山西的民歌,好像關貴敏是山西來的。我想請問原來那個山西的民歌應該是怎麼唱的,怎麼被中共改成東方紅了!

那麼第二個問題問一下章天亮先生,您說中國文化是修煉文化,那您能不能具體的講一下這個一些內容,這個修煉如何變成中國文化這最主要的過程,謝謝!

主持人:剛才這位楊先生他說他看了《九評》的錄像帶之後,就是剛才我們放的《九評共產黨》的介紹,他說他有個問題就是說在那個黨文化裡面說「東方紅」歌曲是來自山西的,那關先生是山西人,能不能說一下這是不是山西的歌曲?

關貴敏:這個不是山西的歌曲,是一個陜北的歌曲,歌名最早叫「芝麻油」。

主持人:您是說他那個曲調,不是歌詞是吧?

關貴敏:對,因為中國很多民間的小調在中國是流傳很長的時間了,這個曲調都是非常優美動聽的,所以中共來了以後,就把它改成「東方紅」,給填了詞,很多歌曲都是這樣,把這個民歌填成歌頌共產黨的詞。「芝麻油、白菜心、想吃豆角抽掉筋」,原來那個詞都是一些歌頌愛情的什麼的。

主持人:就是跟人的日常生活很貼近是吧?

關貴敏:對,但是現在共產黨就拿來利用,因為這些歌在民間流傳,人們很喜歡它;所以它就把這些改頭換面,然後用來歌頌毛澤東,說共產黨「東方紅」,其實原本唱的是「芝麻油、白菜心、想吃豆角抽掉筋」﹙哼唱﹚。

主持人:我想觀眾朋友要知道原來這歌是這樣唱的話,相信一定覺得很有意思。

關貴敏:所以它就是破壞我們中國文化,讓人們不相信神。所以人的道德急遽下滑,一日千里的大滑坡,人和人之間如果沒有道德,人和人之間比動物還可怕,比那個豺狼還可怕;因為人有智慧嘛,你如果沒有道德的約束,你法律再約束,他會鑽空子。他為了我自己的一點利益,為了我一根香菸,我可以把你的人頭拿來換。

主持人:您說到這兒,很多時候我自己沒有經歷過,但是我都能感受得到。我記得我從大陸出來的時候,已經開始流行一個詞叫「殺熟」。過去中國人是非常尊重友情的,把友情當成比金子還重,就一諾千金,一個諾言可以用生命去換的;但是現在已經成為說,別人不信任我,我賺不到別人錢;只能從朋友那兒賺錢,因為朋友信任,所以我覺得這個真的是挺可怕的影響。

章天亮:剛剛關先生提到中共把詞改了用來歌頌黨,本來是民間的一個小調。這裡面主要反映出來一個問題,我也順便回答一下剛才這位先生提到的第二個問題。

主持人:對,他說中國文化是修煉文化。

章天亮:因為這個文化,大家都覺得它是一個很虛無縹緲的東西,很難一言以蔽之。但是如果你仔細考慮一下,你會發現文化實際上是對人的道德的一種表達。比如說我要寫個歌,我歌頌什麼、我反對什麼;我要創作一幅畫或者創作一個戲劇,正面人物是什麼樣、反面人物是什麼樣,這都跟人心自身的善惡標準是有關係的,所以通俗來說文化是對道德的一種表現。

比如說中國文化因為它跟儒釋道有很大關係,剛剛我已經談到了中國文化一進入文明就是道家文化,後來佛家思想、儒家思想都往裡邊摻;我們日常生活中這個文化處處體現了佛道和儒家對人的道德要求,比如說我問你什麼叫做義,孔子講:「仁、義、禮、智、信」所謂的「五常」。

我問你什麼叫做「義」,你很難用一個具體的名詞來進行解釋,要從字典裡解釋一下很難解釋;但你會想到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關羽,你講關羽就知道他原來做過很多事情;比如說屯土山約三事、白馬之圍、過五關斬六將是吧,最後去找劉備,然後古城會兄弟聚義,最後就是父子歸神,因為不肯背叛劉備就丟了腦袋。我問你什麼叫「智謀」,你可能想到諸葛亮。問你什麼叫「仁」,你可能會想到成湯網開一面等等這些典故,這就是文化。

因為人崇尚這個義,那麼羅貫中在寫《三國演義》時,他就要用一個生動的故事來對待種種表達;同樣的儒家思想、道家思想、佛家思想都會在人的藝術作品中它會有所表現的。

比如說《紅樓夢》,我們知道它是講賈府的興衰;可是您看到它裡面講了很多預言的東西,講人的命天註定,警幻仙子給賈寶玉唱十二支曲子,每個人的命運是怎麼樣都有預言。中國文化就是因為這一點,因為它是從修煉中來的,那麼它自然就跟修煉有很大關係。

共產黨不是這樣,因為文化既然是對道德的一種表達,對善惡標準的一種表達;那麼因為共產黨的這個善惡標準,就是為了維持它自己統治需要的,它的文化必然就是以維持它的統治為目的的。所以中國有一句很著名的話叫做「文藝為政治服務」,它一旦為政治服務的話,那就是比如說我為什麼覺得《新唐人》跟中央電視台的新年晚會,我就覺得兩者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因為中國中央電視台這個東西一上來,不管它表面的技術看起來有多麼專業,但你知道它在說謊。全國有九億人生活水平,按照聯合國評分標準都是在聯合國評分標準以下,可是你一看上來第一支歌是「盛世大聯歡」,就是你一看就知道共產黨在撒謊,就憑這一點的話,它在道德上就是站不住腳的。

謝佩容:其實我很簡單的可以回應,比如說把全世界不管哪一個民族的人,大家都知道貝多芬的「歡樂頌」的曲調是怎麼哼的,比如說聖誕節的時候韓德爾《彌賽亞》裡面《哈里路亞》的曲調是怎麼樣,如果要說共產黨的「東方紅」是什麼樣的曲調,很多人其實不會知道,它只是一個政治性的東西,就是你不能說它是一個藝術。

回到神傳文化,《新唐人》辦這個晚會其實就是為了能夠讓人在對藝術的欣賞上能夠更有多一點的空間,我想這是最主要的宗旨跟目標。

主持人:我們今天剩的時間不多了,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再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我們就不再接電話了。那麼首先請紐約的傅先生講,傅先生不在線上了。那我們接下一位洛杉磯的郭先生,郭先生您請講。

郭先生:主持人、各位來賓好,因為我們洛杉磯的朋友滿捧場的,打電話進來的比較多一點。關老師我在幾個月前在洛杉磯聯邦大廈有個活動是在法國領事館那邊,我見過他一面,今天看關老師的氣色比以前還要好太多了;那時很瘦,現在氣色非常好,先恭喜你身體健康。

同時因為我長期觀察《新唐人》和《大紀元》,我覺得你們節目非常好,因為在台灣我常常看那個叩應節目,我覺得比台灣的要好太多。因為很多人都受過中共的迫害,在節目中你們在批評中共還算蠻心平氣和的態度,非常正面;台灣叩應節目的話,尤其是政治節目,他們殺氣比較重一點,我覺得不太好。長期來講的話,你們這種的才真正有一種力量。

我曾經在這邊跟《新唐人》的朋友或《大紀元》的朋友講我有一個預言,我覺得《新唐人》你們繼續按照這種風格努力下去,以後海外華人的主流就是你們,我與你們共勉,非常謝謝你們。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郭先生。我想這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我們就覺得我們一切付出都是非常值得的。另外也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新唐人電視台》已經在台灣的有線電視上開始播出了,所以有很多觀眾朋友在台灣也能收看到我們的節目,今後也可以參與,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也會去台灣。

剛才這位朋友在說到新唐人這種風格,我覺得真的是對我們一種鼓勵。那剛才我們在談神傳文化,您也談到文化是一種道德表現。我想問一下佩容,在藝術家來說我們都說文如其人、藝如其人;那您覺得人的那種境界或說道德或是一種修養,在你的藝術表現上有什麼樣的一種作用呢?

謝佩容:那肯定是起到關鍵作用的,藝術很有趣的地方就是每個人他的個性不同;所以一樣的曲子、不一樣的人,他表現出來的曲子就是不一樣。

主持人:因為我們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非常感謝三位精采的評論。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們的支持和關心,感謝您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再一次祝大家新年快樂!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1/3 7:00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1/3/n117592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