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热点互动
【熱點互動】中國松花江苯污染探源(四)

756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主持人:我們現在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的鄭先生,鄭先生您請講。

 

聯結收看

 

鄭先生:主持人您好,能聽見嗎?我很喜歡這個節目,但是我想談一下我的看法,我覺得章天亮的講法有欠客觀,我們看到很多問題,但是中國的問題要靠我們每個人努力,把差距縮小,而不是片面的、抨擊的評論,不知道你們有什麼看法?

主持人:謝謝鄭先生。

章天亮:我來回答一下,他提到我講的不夠客觀,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因為做為一個中國人當然希望中國強大,在海外講一些負面的東西至少我們自己都覺得很沒有面子。即使是這樣,鄭先生,我想跟您澄清一個問題,第一,我並沒有批評中國。第二,其實我也並没有具體批評那一位中共的黨員。實際上我在批評中共的意識型態。

中國很多問題,剛剛鄭先生的問題讓我聯想到《九評》,其實《九評》也並不是針對共產黨員的,我在寫過一篇文章,如果您看《大紀元》也可能看到我的那篇文章,我講《九評》是剩下胡錦濤的最後一束橄欖枝,胡錦濤他是什麼人,他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九評》對他這樣的人都希望喚醒他的人性。

我們對中國是非常熱愛,中國文化非常熱愛、對中華民族我都是非常熱愛,包括我還寫一些文章揭露江澤民出賣國家領土的問題,說明我對於中國是非常關切的。但是實際上我們看到中國現在的問題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從它建立開始到現在形成這一整套意識形態,包括它的組織運作方式,它的這種逆向淘汰的機制把好人淘汰掉把壞人送上去等等,這些是造成中國社會出現問題的根源,所以我想我這個批評並不見得是講中國不好而是應該是講中共不好。

主持人:那唐先生你認為剛才章天亮先生所說的是有偏激或者不客觀嗎?

唐柏橋:我覺得做為評論員或者做為一個人,每一個人發表觀點的時候都有一個側面、一個角度,章先生是從章先生的角度,因為他對這方面有研究可能有自己的信仰,他是從道德的角度去談問題,而我很可能從維權的角度去談問題,而李健先生因為身在大陸,他只能站在大陸人的角度談問題因為他的上面就是共產黨幾千坦克,我們在美國自由社會沒有幾千坦克對著我們,所以不同人談不同角度。

但是我相信我們在這邊談的人,都是在尋找一個共同點就是怎樣去促進中國進步,在這點上,我相信我們三個人談的話題都是懷著這個心的,沒有不好的心,因為我們自身沒有利益訴求,包括這位章先生評論員也沒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不像共產黨掌握既得利益,所以當一個人在考量問題的時候,剛才這位先生質疑章先生的時候,可能因為他的背景信仰不同,對道德的問題可能沒有很深刻的思考,所以就對共產黨的道德不道德的行為可能就不會這麼厭惡反感。

而我的話可能也沒有像章先生那麼反感,因為我們每個人的角度不同,所以我覺得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別人,當別人談一個問題的時候,從別人角度去思考一下,哦,他這個角度也很有意思。甚至我跟章先生還有觀念不同,我覺得批評中國人又怎麼樣?我更激進,為什麼呢?中國人不能批評嗎?我自己就是中國人,我不能批評我自己嗎?比方我的家人,我經常批評我的家人,我覺得我家人做得不好,我經常批評他們。

我指出他們的缺點是為了愛他們,幫助他們改好,不批評他們的缺點是在縱容他們,他們天天幹壞事,所以他們幹壞事我馬上指出來,就像醫生給病人看病,馬上告訴你有病了,你不吃藥的話,你大大的危險。醫生說我為了愛護你,為了保護你,多年的好朋友,我不告訴你有病,我不給你吃藥,不對的嘛,所以沒有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都是很多中國人被共產黨宣傳說:家醜不可外傳。家醜怎麼不可外傳,傳了以後才能把問題解決。

主持人:你說到這,我想起來,我在大紀元網站上看到章天亮寫的一篇文章,裡面有個觀點就是說,退黨是走向社會和解的第一步。我們都知道中國現在的社會矛盾很深,不同階層之間有各種各樣錯綜複雜的矛盾,你為什麼說「退黨是走向社會和解的第一步」呢?

章天亮:實際上,這個退黨有兩個層面的意義,第一個層面是中國的和平轉型,因為剛才我已經講到了,現在已經不再是冷兵器時代了,如果靠暴力推翻中共,這種代價實際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組織可以承擔得了的,我們可以看到最近伊拉克戰爭是完全不對稱的軍事力量的對立,但是美國還花了上千億的美元,像當時的越南戰爭、朝鮮戰爭都死了幾十萬人,也沒有把那個地方的共產黨解決掉,但是我們發現退黨是人人都退出共產黨,最後共產黨就煙消雲散,沒有任何震動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中國的和平轉型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尤其現在已經達到了六百萬。

其次的話,就是社會和解,這個思想我是從一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南非圖圖大主教,因為當時在南非也是由於長期的種族歧視,黑人和白人之間的仇殺,他們的仇恨也是很深的,當時圖圖大主教就搞了一個叫做真像與和解委員會。社會和解最大的前提是有兩個,一個是受害者的寛恕,還有一個是加害一方的懺悔,因為要和解的話,加害一方不懺悔,你可能還會犯同樣的壞事。退黨實際是現任的中共黨員向全世界表明一個懺悔的態度,就是說共產黨過去幹了許多壞事,那裡面是有我的一份責任的,我宣佈退出共產黨,所以我覺得這是達成社會和解很重要的一步。

主持人:我們再接下一位觀眾朋友,加州吳先生的電話,加州吳先生您請講。

吳先生:我是對前面一位觀眾提到,在美國也有很多的問題,陳水扁也做得不好,好像中共的問題被淡化了,我要補充的一點是,這是制度的不同,沒有一個社會是沒有問題的,問題是說我們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在一個民主的社會裡面,有了問題大家可以討論,如果誰做得不好,可以把他換掉,那問題就得到解決了,不會把問題累積下來,愈來愈嚴重,這是在一個專制的社會裡面與民主社會的不同,民主社會有問題隨時可以解決,專制的社會的問題累積起來,愈來愈嚴重,到了最後是非改不可,整個社會崩潰,然後問題才能得到解決。

主持人:謝謝吳先生,我們再接路易斯安那州的蔡先生,蔡先生請講。

蔡先生:我是從台灣來的,我一直關注中國發生的一切,因為中國一天到晚要統一台灣,既然中國想統一台灣,中國自己內部有那麼多的問題,中國太少人覺醒了,犧牲的人太少,講話的人太多了,中國人民要多做一點犧牲,才能把這個政權推翻掉。

主持人:謝謝蔡先生。

章天亮:我回應一下他的問題,實際上蔡先生關注的這個問題我們也在關注,因為現在大陸已經有六百萬人退黨,表面上看來大陸仍然很平靜,其實共產黨對這個是非常害怕的,我知道今年6月30號的時候,當時中共公安部的副部長派中央委員叫劉京召開一次秘密會議,當時每一個省只派一個人到中央開這個會議,保密的規格相當高,劉京就談到《九評》對共產黨的衝擊已經危及到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共產黨的意識型態了,他舉了一個例子,他對大陸87個人進行調查,當然他不會找社會上老百姓進行調查,他當然在黨的可信賴高級官員中進行調查87個人,發現真正不認同《九評》的只有13%,也就是說剩下的人儘管是黨的幹部,大部份都是認同《九評》的。

如果認同《九評》的話,接下來就是抛棄中共,這是很自然的一個現象,劉京當時就說根據他們的統計發現,他們光利用他們的手段阻斷對海外《九評》的點擊量就達到八千萬次,光是他們接到海外被舉報打進大陸的電話,打到大陸去說《九評》就有幾千萬次,光他們截獲的電子郵件就達到三千萬封,我們看到《九評》在大量的通過各種管道往中國傳,既然共產黨都認為這對它是個威脅的話,我想真的對它就是威脅,當這個退黨大潮愈漲愈高的時候,最後到一個臨界點,有可能中國就和平過渡到一個自由社會,我想不管是台灣人、大陸人、香港人,還是我們海內外的華僑都是希望能夠看到這樣一個結果。

主持人:說到這兒,我們很多中國人其實都是不喜歡這個共產黨,尤其對社會各種腐敗、道德下滑的現象是深惡痛絶,我想問一下唐柏橋,凡事都有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你認為這種轉變什麼時候會發生呢?或在什麼情況下會發生?

唐柏橋:我沒辦法預測那個時間,但我可以大概設想一下那個狀況,我預測那個狀況也不是我憑空想像,也不是我有這種預計能力,而是因為根據世界各國的一些共同的規律,比方說我們看印度尼西亞它的發生是因為經濟原因,亞洲風暴就把它崩潰了,前東歐是什麼呢?是新思維;像台灣,這位先生提的,在台灣並沒有人去用暴力把國民黨推翻,他現在也是民主社會了,所以說,不是一定要用暴力才能解決這個問題,現在基本上不使用暴力了。

主持人:抱歉,我們時間已經到了,感謝二位的參與,也謝謝李健先生參與我們的熱點互動節目,感謝各位朋友們的參與,謝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12/12/2005 8:33:54 AM)(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2/12/n1150870.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