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中國之行考驗布什政治智慧

745

布什總統訪華在即。這次訪問實際上也是對布什政治智慧的考驗。概因中美關係極其複雜,歷史恩怨糾結,既有經濟和反恐方面的合作,又有嚴重的意識形態對抗,因此各路專家、各國政府見仁見智,各執一詞。以下試從三方面論述之:

一、制定對華政策的三大難點

要對正確判斷一件事,有三個要素不可或缺。第一個要素是獲得關於被評判對象的完整而清楚的資訊;第二個要素是要有一個正確的判斷標準;第三個要素是要有一個正確的思維和推理方式。這三個要素,無論是對中國民眾來說,還是對各國政府來說都存在欠缺,也就成了各國政府制定對華政策的三大難點。

對於中國民眾來說,他們對於中國的認識來源主要有兩個:其一為中共的媒體宣傳;其二為自身的親身經歷和經驗。這兩個來源恰恰並不可靠。中共的媒體宣傳屬於洗腦性質,關鍵問題上或者假話連篇(如股市問題、台灣問題、鎮壓法輪功問題),或者三緘其口(如「九評」、「退黨」、「出賣領土」等問題)。而民眾自身的經驗範圍卻受到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無法在心目中構建中國的全貌。加上中國民眾的道德判斷標準是被中共刻意污染的,思維方式是被中共「黨文化」嚴重扭曲的。因此,讓中國民眾來判斷中國,得出的結論可能相當片面和偏頗。

對於外國政府來說,這三方面的問題同樣存在。他們的消息來源大概有三類,一個是中共的宣傳機器;第二個是他們的駐華記者走訪普通民眾;第三個是他們的情報機構。他們比普通百姓所多出來的情報機構仍然不能瞭解中共這個黑箱集團的決策,他們的駐華記者和情報人員在中國旅行更要受到諸多的限制。

就像西方人很難讀懂《三國演義》或《東周列國誌》中記載的詐術、遊說、詭道和權謀一樣,對於集中了中國幾千年來積累的詭謀權術的中共,用西方人的邏輯思維和善惡價值根本無法瞭解中共之黑之惡之邪。更加上外國政府常常因為不得不考慮經濟利益,而故意對中共的歪理邪說(如人口素質太低;搞民主就會導致內戰;中共在改良,要給中共時間;經濟發展會產生中產階級,接著會令中國民主化;從村級選舉開始,用幾十年的時間實現普選等等)信以為真,因此判斷標準和思維過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扭曲。

孫子說「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在對中國無法做出準確判斷的情況下,制定的政策充其量也只有一半的正確概率。

要破解這三大難點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通讀甚至反覆通讀《九評共產黨》。在當今中國這樣一個極權社會,要瞭解中國,就必須瞭解中共,包括中共的歷史和現狀。從資訊的完整性、判斷標準和思維方式,《九評》可以給各國政府和中國民眾十分有益,乃至振聾發聵的啟示。

二、布什要和哪個中國建立友好關係

在克服制定對華政策的三大難點之後,布什接下來需要決定和哪個中國建立友好關係。現在有兩個中國可供布什選擇:一個是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另一個是正在擺脫中共暴政,並走向自由的新中國。

布什訪華前,有一些微妙的變化正在發生。

11月8日,布什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談到,他將與中國領導人會談貨幣問題、知識產權問題、反恐問題、朝核問題、伊朗問題和貿易順差的問題。對於人權與宗教隻字未提。

就在同一天,美國國務院按照1998年通過的《國際宗教自由法》,發佈了第七期《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國因為嚴重侵犯宗教自由而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家。」國務院在報告中指出「宗教自由狀況不僅本身具有重要意義,而且還是整個社會容忍與穩定程度的反映。倡導宗教自由能夠促進言論、集會和良心等其他自由。宗教自由取得進展,民主事業也會更進一步。」

11月9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及幾位國會議員,在美國國會山莊內聯合舉辦記者招待會,發佈《關於中國人權策略的報告》。多位國會議員在發佈會上抨擊中國人權現狀,呼籲布什總統借訪問中國之機,大膽、公開地表達美國對中國宗教自由狀況的嚴正關注。

同一天,布什在白宮會見了達賴喇嘛,做為他尊重人權和宗教自由的一個暗示。

也同樣是在11月9日,21位國會議員聯名致信布什總統,要求他把人權作為雙邊會談的實質性議題,並敦請胡錦濤停止迫害法輪功,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政治犯、人權活動人士,停止封鎖互聯網等等。

另有一百多個團體致信布什,呼籲他幫助被中共非法迫害的良心律師高智晟。

對於布什來說,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民主和自由是他在就職演說中的承諾。然而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對此隻字不提,令人非常意外。或許他是出於營造良好會談氣氛的考慮,或者並未準備把人權作為中美雙邊會談的突出議題,然而國務院和國會的一連串動作,將人權問題擺在了議事日程的第一位。此次,小布什在日本京都盛讚日本、台灣和韓國的民主成就,並指出「中國人民需要更多的言論自由……中國人民改善社會的努力應該受到歡迎,並成為中國發展的一部份。」小布什強調「我們鼓勵中國繼續往改革和開放的道路前進,因為中國國內越民主,在國外就會越受到歡迎。」

布什的這種變化一方面反映出:作為民選總統,他必須聽取民意代表,即國會議員們的建議。另一方面,民意的支持讓布什在人權和民主的問題上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

布什的這種轉變並不足夠。除了他向中國政府和中共施加壓力外,更應該把注意力投向中國的民間力量。從前蘇聯到東歐各國的經驗表明,沒有任何一個共產黨能夠經過改良後被人民接受和繼續執政,反而出現齊奧塞斯庫被槍決,昂納克被審判的先例。《九評共產黨》已經闡明,共產黨是不可改良的,其改良的結果就是下台,乃至受審。這是令今天仍然不斷欠下血債的中共尤其恐懼並引以為戒的。

布什如果能夠看到一個中共統治下的專制暴政正在解體,一個自由中國正在誕生,就應該全力支持大陸民間的退黨運動,這是中國實現和平轉型的唯一出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繼續把一部份希望寄托在根本就不會出現的「中共改良」上。

三、對布什中國之行的一點預測

對於布什來說,民主和自由固然重要,現實的貿易問題、禽流感問題、知識產權問題和六方會談問題也不容忽視。在這些方面,布什希望能夠和中國達成一定的妥協和合作。

我們必須看到,這種妥協和合作的最大障礙在於中國共產黨的存在。所有的權力都抓在中共的手中,所有的責任當然都要中共來負。

胡錦濤10月28日~30日訪問朝鮮時承諾向朝鮮提供20億美元的援助,11月2日訪問越南時,承諾提供10億美元的援助。外界對中國自身存在九千萬貧困人口,卻到國外大把撒錢的做法感到不解,然而站在共產黨的角度看卻再簡單不過了。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是民主制度,那麼中共的獨裁製度就太突出了。因此中共需要竭力在國際上營造一個生存環境。也就是分化民主國家,拉攏流氓國家和扶持恐怖主義國家與美國進行對抗。

中共迫切需要原教旨主義的北韓繼續以原教旨主義生存下去。事實上,國際共運的實踐已經證明,原教旨主義會造成社會的極度貧困,乃至饑荒。然而當金正日準備經濟改革並建立特區新義州的時候,中共卻把未來的新義州特首楊斌抓了起來。中共寧可自己每年賠上幾十億美元給北韓,也不希望北韓通過經濟改革而自給自足。

道理也很簡單,有了北韓專制這個國際上已經惡劣得不能再惡劣的形象,中共的形象看起來就不那麼惡劣了。甚至美國還希望通過與中國的合作,在北韓核武器問題上施加影響,這更給了中國對外與美國討價還價,對內煽動民族情緒的本錢。至於北韓人民會餓死多少,這個完全不是中共考慮的問題。

在六方會談的問題上,中共最希望的就是拖下去,因此它絕不會有誠意去迅速解決它。

其它的問題也同樣如是。只要那些現實問題還存在,美國就不得不花精力去對付,就不得不花時間與中共談判,那麼相應的與中共談判政治變革的時間和精力就會大量減少,中共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中共這樣一個極權國家,如果要幹一件事情,達到一個目標,可以以傾國之力去完成。邪惡的鎮壓上億法輪功學員的運動就是這樣實施的。中共只要拿出鎮壓法輪功不到其中十分之一的精力,上訪人士的問題、知識產權問題和禽流感問題等,早就可以解決了。因此這些問題之所以久拖不決,中共「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布什在京都說「中國的這些(匯率)聲明是一個好的開始,然而中國也應該採取行動去實現聲明中的目標。」此次,布什的訪問,大概還會有很多中共口惠而實不至的「成果。」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5/11/18/n112403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