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專欄】章天亮:從雅典奧運會的道德成本說起

733

就在奧運會開幕前,CNN的網站上刊登了一條消息說,雅典為本次奧運會的保安投入了史無前例的巨量資金。一套安裝在巡邏艇、直升飛機和汽車等上的監督設備,再配備以相關軟件就耗資三億多美元。此外,雅典還動用了幾乎是人類海陸空最現代化的技術,對體育場、港口和機場進行全方位的立體保護,總共耗資大約為15億美元。相比之下,八年前的亞特蘭大奧運會只花了240萬美元,兩者相差600多倍。

世界已經無法承受第二個「九.一一」。在目前這個經濟緩慢復甦的時候,如果再來一次恐怖襲擊,全球經濟必然陷入長期衰退,已經財政赤字纍纍的各國政府不得不再次提高軍費預算。同時消費者信心下跌,石油價格大幅上揚,全球都將籠罩在經濟危機和恐怖主義的雙重陰影之下。更何況生命無價,為了避免可能出現的恐怖襲擊,即使花費再高,人們似乎也無可奈何。

我將這種巨量的保安費用稱之為「道德成本」,也就是由於一些人的道德敗壞而給社會帶來的額外開銷。

這種道德成本幾乎無處不在。舉例來說,中國現在擁有幾百萬名警察,其目的就是要預防犯罪。這些警察的工資、辦案的費用、辦公的費用加在一起每年至少要上千億人民幣。儘管如此,在一次又一次「嚴打」之下,大陸的犯罪率卻日漸攀升,而且「警匪一家」、警察自身的「黑社會化」也都愈演愈烈。可以設想一下,如果大陸民眾的道德素質很高,犯罪率極低,絕大多數警察就可以轉去做其他生產性或服務性行業,這無疑會為社會節省巨大的開支,至少可以去充實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等社會保障體系的資金,或者去救助那數以千萬計的失學兒童。

大陸現在有大約四千萬個城市家庭,幾乎每家都要安裝防盜門、防盜窗,僅此一項就要大約200億人民幣;為圖一時之利而濫砍濫伐森林,結果一次大洪水就可能損失幾百億人民幣;為降低生產成本而不採取環保措施,所造成的空氣污染、水污染、粉塵污染、礦物質污染、放射性污染,對人類和自然界的損害難以用金錢計算;形形色色的假貨、有毒食品,乃至豆腐渣工程等等給人帶來的生命威脅、給受害者家屬親友帶來的精神痛苦以及由此產生的醫療費用更是無法用金錢來量化和補償的。

鄭義先生曾經算過一筆帳,「上世紀末,為了追求『高速增長』,中國每年所投入所破壞的資源與生態環境,用生態經濟學的方法折算為貨幣,大約在年均20萬億人民幣以上。」而中國一年的GDP不過才十萬億。不知道是否也有學者計算過中國經濟增長的 「道德成本」,在這十萬億中,又有多少錢是昧著良心靠毒品、妓女、賭博、走私、黑社會、坑蒙拐騙得來的,由此帶來的道德下滑、社會風氣敗壞又會在將來給社會產生多大的附加開銷、甚至災難?

大陸官方的宣傳機器常常把這種道德成本歸結的中國的經濟還不發達,言下之意就是讓民眾確保「穩定大局」,「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等到經濟發展好了,人的素質也就自然提高了。這種「物質決定精神」的理論在中國頗有市場,但卻是一種謬論。

讀過《格林童話》的人恐怕還記得「漁夫和金魚」的故事。被捕獲的小金魚答應漁夫如果放它一條生路,就可以滿足漁夫的任何要求,結果漁夫的老婆知道後,先是跟小金魚要一個新的洗衣盆,接著要一個大房子,再要一個宮殿、然後要當國王,最後升級到女皇,還要讓小金魚來隨侍左右。小金魚看到這個女人慾壑難填,收回了曾經給她一切好處。

《西遊記》中說「騎著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紅樓夢》中說「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物質財富的豐足並不必然帶來社會的安定和人內心的幸福,反而可能如孟子所說「飽暖思淫慾」。「人心不足蛇吞象」,失去約束的貪心會惡性膨脹,變成一個無底洞。中共那些貪污受賄的官員哪一個不是腰纏萬貫,甚至是億萬富翁,然而他們在拆老百姓的房、奪老百姓的地,搶老百姓的錢時可曾有絲毫的惻隱、辭讓、廉恥、是非之心?曾經盛極一時的亞特蘭蒂斯葬身海底、古巴比倫則湮滅在黃沙之中,雖然他們創造了輝煌的物質文明,但還是因為人的道德衰敗而變成歷史的陳跡。

筆者當然不是說所有人都應回到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時代,然而人類必須在積累物質財富的同時涵養道德,否則形形色色的道德成本必然會成長到我們無法負擔的程度。

當看著CNN上這個天文數字般的反恐花費時,我想起「九.一一」事件發生後,法輪功的明慧網上曾經登出這樣一句話,「生命需要真、善、忍」。在這次保安嚴密到十二萬分的奧運會舉辦前,法輪功成為本次活動中唯一得到遊行許可的團體,這難道不是一個讓人深思的事例嗎?(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8/24/n637968.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