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專欄】章天亮:翠花,上「冬眠靈」

723

據中國人權6月9日報導:大陸著名的艾滋病活動家胡佳先生因為持續關注艾滋病患者和要求紀念「六四」,遭到員警多次的關押和毒打,最近警方更威脅其家人,要給胡佳扣上「偏執狂」的帽子送進精神病院。

胡佳是一名佛教徒,出於悲天憫人的胸懷放棄了北京電視台的編輯工作,致力於調查和揭示中國艾滋病的真相。據胡佳自己講,僅僅在河南省就有上百萬人因為響應政府「要想奔小康,就去賣血漿」的口號而感染了艾滋病,而最保守估算全國大約有五、六百萬艾滋病毒的攜帶者。這些人因為貧窮而無法看病,只能在病痛中苦苦掙扎,最後悲慘死去。許多青年和中年夫婦在死去後,留下年幼的孩子無人照料。由於缺乏傳染病常識,艾滋病還在通過各種途徑向更大範圍氾濫。可怕的是,當這樣一個大災難發生時,中共為了維持「偉大、光榮、正確」的形象,和為外商「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採取了對待SARS同樣的做法——一直極力掩蓋問題的嚴重性。

揭露這樣的事實在中國無疑等於不給當局面子(這可是比多少老百姓的生命都要緊的)。胡佳說:「我們知道中國是沒有新聞自由的,輿論監督沒有建立。所以,我們不得不迂迴,通過海外的新聞機構來披露這件事情,在國際社會上形成壓力,來促進中央政府知道這件事情,給地方政府施加壓力來解決這個問題。這個過程實際上也是很犯忌諱的,中國的國家安全部門對民間機構監控得十分嚴重。我們把這個瘡疤給暴露出來,也受到很多壓力,主要還是來自於國家安全部門。」

今年4月15號,胡佳去天安門給胡耀邦獻花,被員警當場拘留。「六四」前後,警察又多次拘留和毒打他,並威脅他年邁的父母說要將胡佳送進精神病院。

用精神病院迫害社會活動家、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正是江澤民集團的拿手好戲。著名的國畫大師齊白石的孫女齊秉淑女士也是其中之一。

齊女士以前重病在身,經常大出血,臉白如紙,躺在床上無法行動。後來修煉法輪功,滿身疾病豁然痊癒,六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像是四十幾歲。對這樣的社會名流,中共更要加意防範。齊女士因為不斷為法輪功呼籲,揭露江澤民給法輪功製造的謠言,而被精神病院的大夫以「氣功分裂症」的名義關進了北京大北窯鎮的大柳樹精神病院,被強行打針、吃藥,並說「等什麼時候法輪功結束了什麼時候放。」

齊女士的例子絕非個案,自從鎮壓法輪功之後,至少有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關入精神病院中,受到大劑量抗精神病藥物的摧殘,其中不乏迫害致死者。

山東省淄博市齊魯石化公司曾經有一位叫蘇剛的電腦工程師,原本在單位有口皆碑。其父在一封申訴信中說「都說蘇剛是個好人。車間領導說,蘇剛任勞任怨,加班加點,隨叫隨到;廠領導說雖然他煉法輪功,去年還是給他漲了一級工資,確實表現很好;吳耘書記說4月23日左右,蘇剛仍在電腦重要崗位操作,他還是挺正常的。」

實際上這麼一個好人被關進精神病院是因為他隻身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呼籲。2000年5月23日,公安背著親人將蘇剛強行押送到昌樂精神病院關押九天,每日被注射大量長效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九天之後,蘇剛已是目光呆滯,反映遲鈍,肢體僵直,面無血色,慘不忍睹。6月10日因心力衰竭離開人世,死時年僅32歲。

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在大陸時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和服裝設計師,也是因為去天安門上訪而被關進了精神病院。

這些人的遭遇讓我們不得不懷疑中共的醫學辭典中精神病可能是這麼定義的:「凡是堅持江澤民不喜歡的思想、堅持基本人類良知,經過酷刑折磨仍不放棄的,都屬於『偏執狂』,送安定醫院,『享受』橫路靖二待遇,口服或注射『冬眠靈』,此為具有江澤民特色的精神病思想」。

當江澤民大喊對法輪功「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時,我懷疑這個對於信仰「真善忍」的團體都要大打出手、 必欲滅之而後快的江澤民才是個真正的瘋子,至少是個權力偏執狂。

當他在西班牙國王面前梳頭、拉住法國總統夫人跳舞、對小布什大唱《我的太陽》、在冰島國宴上突然站起來高歌一曲的時候,一定是犯了「人來瘋」。面對著滿世界給中國丟人的「江主席」,中辦的人真該大喊一聲,「翠花,上『冬眠靈』!」 @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6/10/n564818.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