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專欄】章天亮:寬恕與懲罰

721

大紀元 > 大紀元評論區 > 專欄文集

修煉法輪功後健康快樂的馬學俊(明慧網圖片)
【專欄】章天亮:寬恕與懲罰

作者﹕章天亮


【大紀元5月28日訊】法輪功起訴江澤民的案子已於5月27日在芝加哥上訴法庭再次開庭。從上個週末開始﹐全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自發雲集芝加哥﹐除了在中領館門前請願﹑派發真相傳單和遊行等活動外﹐他們還在聯邦廣場舉辦了酷刑展﹐由真人扮演警察和遭酷刑虐待的法輪功成員﹐情景催人淚下。

我在美國第一次因看到法輪功的遊行而落淚是在2001年7月20日。當時有全球將近3000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華盛頓DC的獨立紀念碑下集體煉功﹐隨後一路遊行到國會山腳下。遊行隊伍的前方是一個大大的「奠」字﹐場面肅穆莊嚴。當我看到那些白衣如雪的女學員手裡捧著那些被大陸惡警迫害致死的人的照片時﹐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下來。照片上的人都在笑﹐笑得那麼和善﹐一望可知不但是守法的良民﹐更是那種在社會上一見便可託付和信賴的人﹐但是他們的笑容卻只能凝固在照片上了。那些健康﹑良善而鮮活的生命﹐其中還有不少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已經永遠地告別了人世﹐而且是慘死。

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所冒死披露出來的酷刑是令人髮指的﹐令人髮指到當一個普通人讀到這樣的文字時會感到難以置信。也曾經有一些人問我「在這麼文明的社會中﹐這樣的酷刑可能嗎﹖」是的。當我讀到那些文字時﹐我也常常感到讀不下去﹐那對一個正常人的神經都是巨大的刺激。然而﹐當我們面對那些法輪功成員被迫害後的照片時﹐卻不得不承認在人間確實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我在明慧網上曾經看到過兩張照片﹐照片上的人和我的父母曾經是彼此熟悉的同事。一張照片是他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快樂的照片﹐一個中年人笑得開朗燦爛﹐朝氣蓬勃﹔而在另一張照片中﹐他卻被迫害得形如骷髏﹐奄奄一息﹐兩條腿只能保持蜷曲這一個姿勢。他曾被施以多種酷刑折磨﹐長達數天之久﹐被電棍電﹐坐過電椅﹐被皮鞋猛踹腰和胸肋﹐被凳子腿跺腳指﹐結果造成腰椎骨折﹐軟肋骨折﹐腳趾甲變紫脫落﹐右手無名指殘廢﹐隨後又被捏造證據判刑12年﹐在監獄中被插管損害了食道。當他因長期無法進食進水﹑無法說話﹑甚至看不到呼吸的時候﹐才被公安局用擔架抬回家中﹐扔下就走。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不願意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修煉法輪功後健康快樂的馬學俊(明慧網圖片)

被佳木斯看守所折磨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馬學俊(明慧網圖片)

像這樣的迫害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明慧網上每天都披露出大量的這樣的案例。一個叫鄭明芳的非法輪功學員曾經被羅織罪名關入監獄﹐後來死裡逃生。她說﹕「看守所裡每天發給每人大約一兩一個的兩個窩頭﹐窩頭是發霉的玉米麵夾著老鼠屎和別的骯髒的東西還不熟。因為我拒絕吃他們的窩頭﹐看守所所長還有看守們威脅我說﹐就是因為你丈夫在外面活動我們才照顧你﹐以前這兒也關了成百上千的法輪功﹐他們跟你一樣也絕食﹐你打聽打聽﹐最後他們都是什麼下場﹐你知道殺豬注水嗎﹖用二寸粗的膠皮管子插到嘴裡﹐連上水泵推上電閘就像灌豬一樣﹐往肚子裡邊強行灌水﹐灌的法輪功學員七竅冒血﹐肺部都炸了。還有的看守用電棒捅法輪功學員的下體﹐渾身都給燙壞了。」

無論文字怎樣有力﹐我們也無法還原出法輪功學員在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中所受的酷刑﹐因為除了那些對人類尊嚴極端羞辱的刑罰和令人痛入骨髓的毒打﹐還有惡警的辱罵﹑對他們信仰的詆譭和刻意營造的陰森恐怖的氛圍。在明慧網曾經登過百種酷刑一覽﹐那也許可以說是惡警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而將古今中外的酷刑集成的大全。

此次法輪功在芝加哥展示酷刑時﹐雖然是在鬧市區﹐人來人往﹐陽光明媚﹐甚至惡警中也有我熟悉的朋友扮演的﹐但是當我身在牢籠前時﹐卻感到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撲面而來﹐痛心與憤怒不能自已。我知道更殘酷的刑罰由於對人類尊嚴的過度侮辱﹐實在無法在鬧市區展示﹐這裡的模型也僅僅是酷刑中較輕的幾種而已。

我曾經不止一次遇到過一些基督徒﹐中國人和美國人都有﹐他們對我說﹐基督教是主張寬容的﹐人總會犯錯誤﹐為什麼你們對犯錯誤的人這樣窮追不捨。我無法把酷刑生動地展示給他們看﹐只好對他們說﹐「你們對情況並不瞭解」﹐然後把迫害的殘酷講給他們。

我相信這些基督徒太善良了﹐他們沒有經歷也沒有見證過這樣的酷刑。我想如果他們今天站在芝加哥的聯邦廣場上﹐那麼他們想到的必不會是《馬太福音》中的話「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而應該是《出埃及記》中的話「打人以致打死的﹐必要把他治死……若有別害﹐就要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古人曾經說﹕「我們看到一個小孩子落入井中﹐都會有惻隱之心﹐這不是因為我們和小孩子的父母有交情﹐不是為了要在朋友中博個好名聲﹐也不是因為這個小孩的呼救聲(﹐這是人本能自然的反應)。由此看來﹐無惻隱之心﹐非人也。」[1]

當知道一個惡警用這樣殘酷的刑罰對待法輪功的時候﹐我們只能說這個施暴者已經喪盡了倫理﹑喪盡了人性﹐而僅僅徒具一個人形而已。他失去了人類應有的一切理智與情感。而那個發動這場迫害﹐鼓勵這種暴行的江澤民和追隨他的層層領導更是天良喪盡。

我們主張對人的容忍﹐主張對人的寬恕﹐但這僅僅是針對那些還配稱作是「人」的人。

[1]. 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5/28/n55199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