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專欄】章天亮:誰讓暴行如此美麗

718

全世界最大的滅絕營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在這個集中營中曾經有數百萬猶太人、斯拉夫人、蒙古人和中國人等慘遭殺害。當人們提到這個殺人魔窟的時候,腦海中很可能閃過的是高牆、電網、毒氣室、焚屍爐,堆積如山的死人頭髮,一堆堆嬰孩的小鞋,和一排排堆放著被窒息而死的人的屍體的磚房等等讓人毛骨悚然的畫面。然而誰會想到當初這裡竟然詩一樣的美麗!

當被俘虜的猶太人經過可能長達一個星期既沒有飯吃,也沒有水喝的旅行,在奧斯威辛走下貨車的時候,說不定他們會眼睛一亮。在毒氣室和焚屍爐的外面是修整得很好的草坪,四周種著鮮花。有人拿著美麗的風景明信片走過來讓他們簽上名字後寄給他們的親屬,明信片上寫道:「我們在這裡過得很好,有工作做,待遇也不錯。我們在等待你們的到來。」

在毒氣室入口處的牌子上寫有「浴室」的字樣,樂隊此時演奏起了輕音樂。樂隊成員全都是德國人從囚犯中精心挑選出來的年輕貌美的女郎,一律身穿白襯衫和海軍藍的裙子。當猶太人走進「浴室」的時候,這些美貌的姑娘們奏起了令人回憶起青春歲月的歡快曲調。善良的猶太人並不知道他們在哪裏、將面臨著甚麼,說不定還真以為德國人只是把他們帶到浴室來消滅虱子呢。

死神就在猶太人放鬆警惕的時候降臨了。當兩千多人像沙丁魚一樣互相擁擠著走進「淋浴間」後,沉重的大鐵門馬上關上了,整個房間被密封起來。德國的勤務兵們站在被草坪和鮮花掩蓋的通氣孔前投下紫藍色的氰化物,然後馬上封上通氣孔,一直到半個小時以後,所有的人都被毒死,才用抽氣機抽掉毒氣。這些屍體被立即運往焚化爐焚化,1944年的時候,奧斯威辛集中營每天要焚化6000具屍體。

令我們瞠目結舌的不僅僅是納粹的殘忍,更令我們毛骨悚然的是這些猶太人走進浴室前的那一刻。如畫的風景、美貌的姑娘和歡快的音樂,竟然與恐怖的魔鬼共存。幾乎是最高級的恐怖片導演都想像不出來的鏡頭,跨越了時空,又出現在了中國的大地上。

1999年7月20日,自從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海外媒體不斷披露出發生在中國的拘留所、勞教所和監獄中令人髮指的血案,近千名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還有數十萬人被關押,受到經年累月的苦役、洗腦和肉體摧殘。他們所承受的痛苦要遠比那些在毒氣室中短暫掙扎後喪命的猶太人更為殘酷。

2000年6月的時候,我曾驅車來到位於北京大興縣團河的勞教人員調遣處。我當時看到的情景恐怕和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下車的猶太人差不了多少。

調遣處的大門十分氣派,外面有一個光榮榜,好像是說這個地方是甚麼文明執法的先進單位。高牆外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莊稼地,幾個穿著囚衣的男犯人一邊用水龍頭澆地一邊打打鬧鬧,笑聲不斷。我到的時候還是中午,四週一片靜謐,輕風徐來,感覺這裡比喧囂的北京市區還要清靜和涼爽一些。

那天中午,我和勞教所的幹警有過短暫的對話。從看到的環境,我還是輕信了幹警們確實是一群「文明執法」的人,至少從表面來看,酷刑、洗腦、苦役、打罵、體罰,乃至迫害致死等概念和這個到處種植著花草的花園般的地方相差太遠了。而只有那些從調遣處的煉獄之火中走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才能真正知道畫皮的背後是多麼可怕的魔鬼。

有一位從團河勞教所期滿釋放的法輪功學員叫趙明,是愛爾蘭三聖學院的碩士研究生,清華大學畢業。他在《團河勞教所「春風化雨」內幕》一文中說「團河勞教所的勞教人員宿舍中有魚缸,有電視,有書桌,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組成的所謂大隊裡有圖書室,勞教所的院子裡有草坪、籃球場,養著鹿、兔子、孔雀、雞,看上去像是個寧靜的動物園。但暗地裡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從沒停止過。」 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說「這並不是個別勞教所的情況,勞教所的獄警說他們到南方的勞教所參觀,發現那裏的勞教所比北京的建得還要誇張。另外,勞教所繫統的獄警開會地點都是在風景勝地,勞教所所長和一些警察還經常到國外旅遊參觀。」

就是這些詩情畫意的地方,獄警們在對法輪功的鎮壓中,為迫使信徒放棄對「真、善、忍」的和平信仰,而施加在他們身上的酷刑超過一百種之多。許多人耳朵被打聾,外耳被打掉,眼珠被打爆,牙齒被打斷、打掉。頭骨、脊椎、胸骨、鎖骨、腰椎、手臂、腿骨被打斷。有信徒因不放棄信仰而被打得皮開肉綻、面目皆非,成為嚴重變形的血淋淋的人,此時還要被鹽水澆身、用高壓電棍繼續電擊,血腥味與肉糊味相混,慘叫聲撕心裂肺。還有獄警用勁狠捏男信徒的睪丸,狠踢女信徒陰部。用十幾根上萬伏高壓電棍同時電擊,尤其是敏感部位,如口腔、頭頂、前胸、陰部、女信徒乳房、男信徒陰莖、臀部、大腿、腳底,直至電擊部位燒焦燒糊。用煙頭、打火機、烙鐵燒手、臉、腳底、胸、背、乳頭和陰部等部位。對女性法輪功信徒進行強姦、輪姦和施加許多難以宣言、令人髮指的性虐待。用刑具「恐怖約束衣」令信徒的肩、肘、腕處筋斷骨裂,再綁住雙腿,騰空吊在鐵窗上,耳朵裡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蔑法輪功之詞,嘴裡再用布塞住,用刑時間長者,背骨全部斷裂,被活活痛死。還有將信徒浸泡在污水或糞水中,謂之「水牢」。其他折磨還包括竹籤釘指甲,住天棚、地板和牆上長滿紅、綠、黃、白等長毛的房間,用狼狗、毒蛇和蠍子咬,注射摧毀神經的藥物。以及其他種種我們因過於刺激神經而無法公開的千奇百怪的折磨。

在這次聯合國在日內瓦召開人權會議,中共派出了500人的遊說團,希望能夠矇騙國際社會中止美國對中國的人權譴責提案。也許中共的遊說團中不乏巧舌如簧的政客、外交家,頂著「科學家」、「大法師」、「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的「愛國人士」,並竭力使世界相信,中國現在處在「人權最好時期」,但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想起奧斯威辛毒氣室外面的美麗表演和毒氣室內的痛苦掙扎。

2003年5月31日,布什總統在參觀了奧斯威辛集中營後曾發表講話說「這些場所使我們清楚地看到邪惡勢力的罪孽以及人們制止邪惡的必要……這個地方還明確告誡我們,文明世界絕不能忘記這裡發生的一切。」

我們不僅不能忘記那些罪惡,更不能忘記罪惡外面的美麗偽裝。(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4/8/n50514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