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華府論壇】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現況與展望(3)

717

(接上文,台灣錄音聽打小組根據即興發言整理)

四、維權的高度層面

但是我們不能停在這裡,還有維權的第三個層面,就是維權的高度。

維權的長度就是指維護自己的權力,寬度就是指推己及人,那麼高度就是在維權的過程中幫助中國重建信仰,幫助中國重建一個道德體系,用馬丁.路德.金的話來講就是「向上攀登尋找神」。剛才有一點我沒有講。法輪功是一種信仰。他雖然是基於真,善,忍的一種信仰,是有神論的信仰。可是他對於正教,包括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猶太教,他都抱持包容的態度。

我本人對歷史文化很感興趣,實際上我是學理工科的。記得在上高中的時候,文理科分班,就是文科班和理科班分班。印象中就是一些不太聰明的人他們比較容易選文科,覺得自己很聰明的人比較容易選理科,因為當時中國大陸有句話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因為我們現在這個社會文明,它愈往前發展愈發展成一種感官文明,就是說越來越看重我們眼睛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比如說造一個電話、或者造一個汽車出來會被認為是了不起的發明創造。但是我們卻愈來愈忽略精神文明,這種精神層面的文明。

西方有很多國家,他們很聰明的人都去學法律,去學社會學,去學心理學、哲學等等,中國的聰明人都去學工程,都去賺錢去了。中國大陸最近公佈了一個民意調查,這個民意調查講的是民眾最關心什麼問題。或許我們會覺得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是腐敗問題,對政府不滿。但是不是,中國大陸民眾最關心的問題是社會風氣問題,因為一個社會不是光靠法律來約束就完事了,社會是靠道德來整合的。人和人之間最起碼的信任,人和人之間最起碼的關懷,我一出門,我不會覺得你騙我,我騙你的,我必須隨時隨地防著別人,覺得人都像刺蝟一樣,靠近的時候就可能會互相傷害。那這個時候,這個社會才是一個比較正常的社會。

社會風氣的敗壞和人們心裡的道德約束的減弱有直接的關係。西方的哲學家柏拉圖曾經講過這樣一句話,他說,能見的是不能見的所投下的影子。馬丁.路德.金曾經講過「你看見我的時候,你以為你看見的是馬丁.路德.金,你不是看見了馬丁.路德.金,你能夠看見我身體,但是你必須明白我的身體不會思考,我的身體不會辯駁,你不能看見使我成為我的我,你永遠無法看見我的人格。」

就是說一個人在社會上做什麼樣的事情,他是靠他的人格,他的信念去做事。如果一個人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覺得沒有什麼絕對的道德,那麼這樣的話,他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可以沒有任何顧忌。因為我本人是一個有神論者,我個人認為有神論跟無神論有一個非常大的差別,就是道德到底是絕對的還是相對的問題。

比如說在有神論中,每一個宗教都會規定一些你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說基督教他講摩西十誡,不能做這個,不能做那個。摩西十誡裡面有一條就是不可姦淫,你不可以跟別的人通姦,不能亂來。佛教中有戒律,比如說你一入了佛教就要受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飲酒,不淫邪,不妄語,就是說不能犯戒。那麼如果一個人他相信有神的存在的話,他會認為道德是絕對的。這個事情,我為什麼不能做呢?因為神規定了不能做。按神戒命的不能做的話,就是不能做,它是一個絕對的標準,任何借口都不能違反神的戒命。

但如果說一個人不信神的話,他會認為,比如說通姦這個事情,兩個人你情我願,無所謂啊,它只是一個社會道德,不牽扯社會法律問題啊,他會找很多借口,比如說,人是動物進化來的,所以說人會有動物性,人會控制不住自己啊等等,他會自己找很多很多這樣的借口,這些借口如果在一個有神論的人眼中看,都是不能成立的。所以說在有神論的人眼中,道德是絕對不變的東西,而在一個無神論的人眼中,他認為道德是人來規定的,是人約定俗成的。只要大家認可,只要大家誰也不說這個問題不好的話,那這個事情就是好的,就是可以做的。這是對於人在道德約束方面,有神論跟無神論的一個最大區別。

對一個真正有神論的人而言,他又信的是一個非常正的信仰的話,他對於道德有一個非常好的約束。事實上中國五千年歷史一直貫穿著有神論。我們都說自己是炎黃子孫,都說自己是軒轅黃帝的後代,而軒轅黃帝是道家的始祖,「黃老道」嘛,「黃」就是軒轅黃帝。所以中國的文化從一開始就是道家文化;後來等到東漢漢明帝的時候「白馬馱經」,在洛陽建白馬寺的時候,佛教開始正式傳入中國;那麼在西漢漢武帝的時候「獨尊儒術」,就是把儒家思想變成民間的一個主流思想。所以中國這樣一個文化也是儒釋道並存的一個文化,這個文化對民間的道德約束是非常好的。

在1919年五四運動的時候,引進民主和科學,這對中國有神論傳統已經造成一個比較大的衝擊,在那個時候有神論和無神論就局限在學術爭鳴的範圍內,你信你的無神論,我信我的有神論,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地共存。但是共產黨在1949年建政之後,它用暴力把無神論強行推廣到社會每一個人的心裡面去。它把寺廟拆毀,僧侶要強迫還俗,經書還要燒燬,然後用日復一日的無神論對民眾進行洗腦,這樣經過幾十年,中國人整個的一個道德體系可以說是被共產黨給破壞了。

那麼很多人會認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應該去追求錢啊等等,他會對自己的行為沒有約束,過去還有共產主義道德,什麼我要大公無私,什麼我要為人民服務等等,現在沒有人講這個了。現在共產黨自己都貪污腐化了,老百姓看得很清楚,你再講為人民服務,你別說老百姓不信,連共產黨自己都不信。有神論也沒有了,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也破產了,這樣老百姓就失去一個道德衡量標準,善惡評判的標準。所以說尤其是共產黨故意地使得在中國大陸物慾橫流,讓老百姓陷入到一種物慾之中去,所以說這樣的一個民族,他的民族性就因此被毀掉了。

我認為能夠成為一個民族的話,他至少要有兩個基本的東西,一個是物質基礎,就像鄭義先生剛才講的生態環境,你沒有土地、沒有森林、也沒有水資源,你這個民族是基本不可能存在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一個民族的精神基礎,就是道德,只有這個東西才能夠把一個民族整合起來。

但是中國現在的情況就很成問題了,生態資源呢,就像鄭義先生寫的《中國生態崩潰緊急報告》那樣,物質資源被毀得很厲害,物質基礎被毀得很厲害。可是他的精神基礎也毀得很厲害,所以中國在我來看就是處在一個比較危險的這樣一個層面上吧。

法輪功的傳出給中國一個前所未有的契機是什麼呢?他在一片道德廢墟當中重建了中國的道德體系。尤其是在文革之後,很多人的道德觀念已經是愈來愈淡薄,你說「為人民服務」,別人就會笑話你,覺得你老古董了,講這些東西不合時宜。如果一個人他不畏生死地去講真話,大家可能會勸他「識時務者為俊傑」啊,「你不要用雞蛋去碰石頭啊」等等,大家會用很多這樣的東西去勸這個人。但是就是說,法輪功居然能夠在短短幾年時間裡面傳遍全國,有上億人去修煉,而且他們一旦修煉之後,他們真正能夠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要求自己。如果法輪功學員他們也是像那種識時務者為俊傑啊,什麼你不要跟他們去對著來,是雞蛋碰石頭啊,如果他們也是這樣想法的話,他們就不會堅持到今天了。

而我們今天實際看到的情形是法輪功他們能夠一直這樣堅持下去,而且是用一種和平的方法。從這個角度來講,這個現象透露出一個本質,就是說法輪功幫助中國重建了道德體系,所以說給中華民族提供一個前所未有的契機。而這個道德體系重建的意義呢?我想這個社會雖然物質文明有極大的發展,但是卻有很多的困難,有很多的不公,有很的戰爭,有很多的爭吵,但是如果每一個人他能夠真正的用一個很高的道德水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對別人寬容忍讓,做事情能夠先替別人考慮,那我想這些苦難就基本不會存在了。

我們看到現在社會上這麼多的問題,問題叢生,包括拆遷戶的上訪,包括農民耕地被佔,等等等等,這些東西都是一個表象,而真正實質的原因就是我剛才說的,是不能見的東西造成的,而這不可見的東西就是人精神層面的東西。西方社會,比如歐洲跟北美在這一方面的話還是比較重視,所以在整體的社會道德可以說維持的相當好。

如果中國法輪功的維權運動他們能夠取得成功的話,對這件事我是百分之百有信心,我非常樂觀,這個維權運動一旦成功的話,會有更多更多的人他們有這樣的信仰自由,讓他們可以去看法輪功的書,他會從中得到身體的健康,他們也會從中得到道德的昇華,這樣社會會愈來愈向良性的發展,可以消弭社會中人和人之間的一些仇恨、衝突、爭端,讓這個社會變得愈來愈安定。所以我說法輪功的維權運動實際上有三個層面,他們真正在維權的過程中去實踐神告訴他們的一些事情,他們真正在這個維權過程中能夠重建中國的信仰,並且從根本上去解決社會問題。

法輪功好像沒有什麼心情,沒有什麼興趣去維護別人的權力,這是一個表象。法輪功現在是受到殘酷的迫害,尤其是中國大陸,他們隨時隨地都有生命的危險,這個時候他們幾乎是無暇他顧。但是法輪功他雖然是在維護自己的權力,他所帶來的一個結果就是,他會為中國社會帶來一個更加穩定,更加開明,更加包容的一個社會。也許這樣的一個社會中,更多的苦難就會消失,因為道德的昇華,自然而然很多社會問題就可以從根本上解決,所以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從一個高度的層面去進行維權。

我就先講這麼多。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4/8/n504585.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