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華府論壇】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現況與展望(1)

715

3月21日,美國「華府論壇」在馬州洛城舉辦了一場有關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的研討會。以下內容由慈玲小姐根據當時的即興發言整理,小標題為整理時後加上去的,僅作為一家之言:

謝謝主持人,我今天演講的題目是「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現況與展望」。這個題目事實上是讓人感到非常沉重、非常悲哀的一個題目。因為我們在美國,恐怕任何一個人對一段話都耳熟能詳,就是美國國父們在《獨立宣言》裡面講的,「我們認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幹不可讓與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力。為維護這些權利,人們在他們中間建立政府。」這是美國《獨立宣言》中開篇的話。

從《獨立宣言》中,我們就可以看到,它體現一種社會契約的精神,就是盧梭講的社會契約。就是說,我們為什麼要建立政府?我們建立政府本身的目的是為了維護我們的權利,也就是說維權本來是政府的責任。但現在我們不得不探討民間維權,也就是說當政府不能維護權利的時候,他不但不維護你的權利,反而去壓迫你、剝奪你的權利的時候,那麼我們民眾就不得不自己站出來去維權。這就算是「中國民間維權」的起源吧!

那麼從這個起源看,我們可以講,雖然中國有那麼悠久的歷史,那麼多自豪的發明,在世界上也出現過很多有影響的人物。但是今天我們民間的權利卻受到這樣的一種踐踏,這個事情是令人很沉重的一件事情。

我今天的演講基本上是想把中國民間維權做一個總結。我是借鑒了美國著名的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的一個演講,叫做「完整生命的三個層面」。他所講的這三個層面,就是指生命的長度、寬度、和高度,就是我們目力所及的這個三維空間。我總結一下中國民間維權運動,我認為中國民間維權也存在這三個層面,維權的長度、維權的寬度、維權的高度。我下面會詳細地講。

一、2003年的維權運動

實際上這個維權運動為什麼現在這麼受重視呢?在去年三月份的時候,在大陸暴發出SARS疫情。當時中國正在召開兩會,江澤民就不許在民間擴散這個疫情的消息。但是這個傳染病嘛,你不擴散關於它的消息,可是病毒本身還是要擴散,造成民間很多人發燒、咳嗽、住院,還有很多人失去生命的。

但是這個事情發生之後,衛生部長張文康在對記者的談話當中,他還是採取隱瞞的態度,他說:「我可以負責任的跟大家講,在中國生活、學習和旅遊,都是安全的。」因為301醫院的蔣彥永大夫呢,他知道在另外一個解放軍醫院,就是309醫院,死亡的人數就遠遠高於官方公佈的數字,所以他就寫了封信給美國《時代週刊》。

這個事情讓中國民眾突然間認識到一個政府如果去剝奪民眾知情權的話,那麼給民眾的生命都帶來威脅。老子說「福兮禍之所倚,禍兮福之所伏」,大陸這次天災加上人禍,卻使老百姓從中意識到維護自己權益的重要性。

接下來就是爆出廣東的大學生孫志剛,他是被收容遣送人員給打死了。大陸有一種制度,叫做「收容遣送」制度,就說你沒有帶戶口本、身份證、暫住證什麼的,就可以把你收容起來遣回到原籍去。那孫志剛是個大學生,他當然不服了,他就去跟那個遣送人員理論。結果他就給打死了。

這個事情在網上被爆出來之後,很多網友非常憤怒,在網上寫了很多文章去揭露這個事情,後來導致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廢除。像去年除了SARS事件、孫志剛事件之外呢,還有網絡作家被當局逮捕的事件,還有乙肝患者的維權運動,和一直持續的法輪功學員的維權運動啊等等。

在很多維權運動過程中,新上台的胡溫政府啊,他們採取了一些跟江澤民不太一樣的作法。你比如說SARS疫情,蔣彥永在揭露之後,他本人沒有被中共抓起來,而且胡溫政府還罷免了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孫志剛被打死這個事件呢,導致了胡溫政府廢除了「收容遣送」制度。民間從胡溫這一系列的舉措來看,他們看到了一種希望,我們先不討論這個希望的真假問題,但是很多人感到政府在逐步走向開明。

海外有一種說法,說2003年是中國的維權元年,就是說中國民間真正開始去大規模維護自己的權利。他們是這樣講的。那麼我講呢,中國維權運動實際上從剛才鄭義先生的說法啊,可不只是去年一年而已,至少走過了幾十年的歷程。

二、維權的長度層面

基本上,中國維權運動中的很多人他是在維護自己的權利,從維護自己的權力出發所採取的一些行動。因為很多權利是人與生俱來的,比如人權就是與生俱來的,我們都有信仰的自由,我們都有思想的自由,我們有言論的自由,這個就是天賦人權。還有一些權力就是社會認可、法律賦予和保障的,比如我們的人身安全和私有財產不受侵害等等。

我們當然不主張斤斤計較,也在社會上提倡一種和平和寬容的精神,但是當權利受到違法的嚴重侵害,真正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利,我認為這裡就不僅僅是他個人維權的問題,同時他也是在維護社會的公平和公正,甚至是維護人類的尊嚴。大陸有許多強制拆遷戶上訪,他們幾乎已經被逼迫得無法生活下去,但是原因卻是地產商與官方勾結,牟取暴力的結果。你比如說,我房子可以給人拆了的話,如果說我就默不做聲,我就認倒楣了。那麼這個拆房子的人就更囂張,他還會去拆別人的房子。此時,我如果站起來抗爭的話,我不僅是爭取了自己的權力,而且同時也在幫助社會維持一個秩序,一個公正的秩序。這種基於對自身權利的維護,我把它歸類為維權的長度層面。拆遷戶的維權應該屬於維權的長度層面。在這一層面,我認為適度的行為應該提倡。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4/3/n49999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