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历史的转折——我的信仰体悟
【專欄】章天亮:對法輪功事件的一點反思(1)

711

從1999年7月20日的大逮捕算起,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走過了四年半的時間。四年多來,數千萬名法輪功修煉者走過了無數的血雨腥風,也有上千(也許更多)的人失去了生命,然而今天卻仍然屹立不倒。不少人都在反思背後的原因是什麼,也在猜測這場鎮壓最後將如何結束。

在大約四年以前,胡平先生發表了系列長文《從法輪功現象談起》,對法輪功的出現和為什麼能夠堅持抗爭給出了一些解釋。時隔將近四年的時間,中間也發生了許多事情,最近我一直在從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的角度去重新思考這個問題。正好《中國事務》網站的總編伍凡先生在網路上就法輪功問題主持了一個專門的辯論會,我有幸作為嘉賓參加並談了一些看法。當時出席演講的還有《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Jennifer)女士和費城的楊景端醫生。他們分別從迫害的殘酷性和法輪功對人健康的改善等方面做了精彩的發言。

以下內容由臺灣的邱淑華小姐根據當時的即興發言整理。副標題為成文時加上去的,我也對個別詞句做了點修改。雖然我本人修煉法輪功,但是本文所陳述的觀點僅代表個人認識。

一、法輪功問題首先是一個權利的問題

大家好,謝謝主持人伍凡先生,也謝謝剛才Jennifer和楊先生的演講。關於法輪功有很多問題,比如說剛才有人打字問法輪功是不是吃素?這都不是關於法輪功最根本的問題。因為這個關於法輪功最根本的問題,我想首先應該是權利問題,就是他們有沒有權利擁有自己信仰自由的問題,這是最關鍵的,他們是不是應該因為自己的信仰,就被關到勞教所裏面受到這樣的酷刑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死,我覺得每個有善念良知、對人權尊重的人都應該說中共這樣做肯定是做錯了!

二、關於法輪功的傳出和發展

關於法輪功,我不知道今天的朋友對他有多大的瞭解,我就是簡單地介紹法輪功他的一點情況、他的傳出,因為這跟為什麼能堅持下去的關係非常大!

法輪功是在1992年的時候傳出來的,在中國現在就是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尤其是在六四之後,他有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叫做信仰危機,也可以說是信任危機吧!前陣子,不是高考還考誠信的問題嗎?就是說現在大陸的信任度是相當的低了!現在這個大陸的人民可能更清楚,如果你走在大街上,你遇到了某個人跟你說:「我的某個親戚得了某種疾病,能不能跟你借一點錢了?」你第一個想法會是:「這個人是來騙我的!」所以我想90%以上的人都會這樣想:「他是來騙我的!」為什麼呢?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度是相當低的。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有一個人他胡編了一套理論,這套理論完全沒有科學的根據,人在實踐它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效果,怎麼可能傳到中國幾千萬,甚至上億的人修煉呢?這個確實是不可能的,所以法輪功從傳出之後,規模發展得非常的快,當時在1999年中南海上訪之後,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接受記者專訪的時候,談到過為什麼這個法輪功傳得這麼快,我理解啊,大概意思是說,這個修煉之後他會真正的受益,無論是在道德品質上,或者是身體健康方面,他都會受益,他受益之後,他的親朋好友都會看見。

比如說我媽媽,她在生我之後,就生了很重的重病,就是很多很多年都治不好。人在生病的時候,當然是很痛苦的啦,脾氣也都受影響,也就是說生活都變得灰暗吧!她在修煉法輪功之後,幾十年治不好的病一個月就治好了,這個時候我就會看得很清楚,怎麼這麼快身體就改善了呢?她覺得好了,她就會把法輪功介紹給我,我覺得很好,我就介紹給我當時的女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太太,就是說他的傳播主要是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因為一個人他不會對自己的親朋好友撒謊,那麼他是在人與人最信任的團體中傳。

就這樣,法輪功從傳出之後沒有做過任何一次廣告,它沒有經過任何一個官方的大力提倡,沒有依靠任何一個政府組織,也沒有依靠任何一個大企業,他就是靠這種人和人之間自發的傳遞。由於人和人之間的信任度,使得法輪功的傳播速度成倍的增長,一個人告訴兩個人,兩個人告訴四個人,這樣就是說使得它的傳播速度非常的快!

一個人不會說我煉了法輪功上了一次當,我身體也沒變好,耽誤了很多時間,又拖了很多個親朋好友一起來上當,這是不會的。那麼他一定是把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推薦給親朋好友,那麼這就是一種非常好的傳播方式。那麼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大陸現在對法輪功鎮壓不下去的問題,因為法輪功他真正是一種信仰,在這種傳播過程中啊,它不僅僅是祛病健身,它對人的精神方面有一個更高的指導。

三、道德的絕對性和對一個民族的意義

我舉一個例子,任何一個民族,比如說中國這樣的一個民族,中華民族他如果想在世界上存在的話,他必然需要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物質基礎,也就是說這個民族存在,它需要一個物質基礎;那麼還有一個因素,就是這個民族需要一個精神基礎,這兩個東西是一個民族賴以生存的保障。那麼物質基礎的話,我們可以說生態資源,這是中國可持續發展的物質保障;那麼精神上呢,就是人的道德,如果人的道德不行的話,那這個民族可以說是毫無希望。那麼法輪功呢,他確實能夠從根本上改變人的道德,為什麼呢?因為他給人一個絕對不變的道德標準,講到這個道德的絕對性與相對性的話,就涉及到有神論及無神論的根本問題。

如果有一個人有信仰的話,比如說他信神,他覺得這個道德標準是神給的,那麼他知道有些事情,無論你找任何藉口去做,他就是不對的,他就會牢牢的守住神給他的這個底線。

象基督教中有摩西十誡,十誡中說你不可姦淫,就是說你不可以這樣亂來,但是如果說我沒有這樣的信仰的話,他會覺得如果兩個人,你情我願得通姦的話,只是道德問題,不違反法律,並找藉口說人都是自私的、有動物性、控制不住自己,你會找很多藉口原諒自己的不對的行為,放縱自己很多不對的行為,但是一個人真正保有對神的信仰的話,比如說神對他說:「你不可姦淫。」佛教中講五戒,不殺生、不飲酒、不偷盜、不淫邪、不妄語。他會知道說我不該做這樣的事情,他有一個不變的道德標準去衡量的時候,他的一切行為都會按照這個標準來衡量。這個時候它能夠牢牢的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線,使得國家的道德標準得以維繫。

無神論的話呢?我不是說要每個人都來信神,但是客觀上講,這無神論對我們道德的破壞是非常成問題的,因為它把道德變成一個相對性的東西,他覺得只要行為受到大家的認可,大家覺得這樣沒有錯,他就照著大家的做法去做。那麼這個是無神論對道德帶來的相當負面的影響,一個人當然有信無神論的權力,有人就是一個無神論者,這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中國大陸的無神論他是經過暴力來推廣的。

剛剛提到中國文化的問題,我們都知道自己是炎黃子孫,軒轅黃帝他同時是道家的始祖。我們都從《道德經》上覺得道家是從老子那來的,春秋之後出現道家,實際上,道家管自己的學說叫做「黃老之學」。為什麼呢?老是老子、黃是軒轅黃帝。換句話說,中華民族進入歷史的第一天,他就是道家的一個修煉文化。後來到東漢初年漢明帝的時候,佛教傳入中國,到漢武帝的時候,「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是三教並存的,儒、釋、道。這儒、釋、道成為中國綿延五千年的文化的主流。

世界上有多少文明古國,他們都湮滅了,現代的埃及跟古代的埃及絕對不是一回事,他們連金字塔怎麼建的都不知道了;現在伊拉克跟過去的巴比倫人也不是一回事了;瑪雅文化的典籍、宮殿建築等一切,都被西班牙人給毀掉了;古印度的哈拉巴文化隨著雅利安人入侵也毀掉了;古希臘的文化經過羅馬的入侵,再有日爾曼蠻族的入侵,他們也湮滅了。你看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最古老的文明,唯一能夠存活下來的就是中國的文明。

那為什麼是中國文明能夠存在下來呢?站在我個人相信神佛的觀點來講的話,我認為是中國傳統儒、釋、道的信仰,把他的道德保持在一個相當高的水準上,這樣的話這個社會是一個穩定的社會,是一個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社會,是一個敬畏上天、敬畏神、敬畏生命的一個社會,這樣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和諧的社會,它能夠一直能夠這樣保存下來。

四、共產黨用暴力毀掉人的信仰

但是在1949年之後呢,在共產黨建政之後呢?實際上無神論在1919年搞這個新文化運動,已經使有神論受到很大的衝擊,但是當時有神論與無神論是處在一個學術爭鳴、辯論的狀態。但是在49年之後,共產黨他是一個無神論的政黨,它是通過一種強權、一種暴力,把中國的寺廟砸毀、佛經要燒掉、僧侶的話,要強迫還俗,那麼他通過這樣一種暴力,把有神論從中國徹底根除出去。那麼根除之後,老百姓沒有一個真正判定是非的一個標準,共產黨就不斷地灌輸你:「你要愛黨啊!」、「你要愛黨才是真正的道德啊!」、「你要愛社會主義啊!」、「然後對你的敵人你要仇恨啊!你要打倒他們!」就是說經過不斷的無神論的這樣的一種灌輸、仇恨的一種洗腦,就是使很多人沒有對自己的道德、行為的一個約束。他們很有可能變成一個機會主義者,那麼共產黨說什麼他就說什麼。

現在大陸還有一個很嚴重的,就是說人他有兩面,就是在面對新聞記者的時候他有一套說法,對內的時候他又有另外一套說詞。在中國大陸的地委書記吧,一個相當高的領導,有一次嫖娼,他對那個小姐說:「你看我剛才在臺上說得多好!」,小姐一看電視,這個領導正在臺上講「三講」。就說大陸現在在不同程度的,或多或少的,不敢當面把某些話說出來。或者嘴上說一套,實際做一套。

這法輪功的出現就是給人一個不變的標準,一個真、善、忍的標準,就是你做事情對還是不對,就用這三個字來衡量。就是說信奉真、善、忍的人,他們不會說謊,他們會對別人好,遇到事情會寬容忍耐,就是說他們會對一個社會來說是相當有好處的。

五、暴力對其他信仰造成嚴重破壞卻無法毀掉法輪功

實際上,任何一種信仰都是在幫助人們維持道德。正教的信仰,像是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佛教、道教都是在幫助人維持道德。但是法輪功的出現帶給中國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的契機。

因為以前的修煉都是維持在一個很小的,也就是「精英修煉」,這個詞可能不太恰當,我只是表達這樣一個意思。

修佛的人,就是廟裏面的和尚,民間的修煉它是很依賴於和尚的,為什麼呢?因為你要看這個佛經,你會發現這個佛經的辭彙是很難懂的,而且汗牛充棟,一個人不可能在一生中,就把這個佛教的經典都讀完,這是非常困難的。而且在佛教進入中國的時候,最開始的譯經師,那麼像譯《金剛經》的鳩摩羅什、譯《四十二章經》的迦葉摩騰和竺法蘭,很多都不是漢人,他們對漢語掌握得也不是很好,這樣的話他們在譯經的時候會有很多梵語詞彙,什麼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你甚至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還有佛教中特有的辭彙,什麼八關齋戒、六度萬行等,就是說佛經在閱讀上的、理解上的困難,導致一般的老百姓很難真正的入佛教的門。

所以佛教中說,佛、法、僧三寶。為什麼說佛法僧三寶呢?因為這些高僧大德對這個老百姓可以做一些普及性的工作。唐朝的時候叫「俗講」,就是把深奧的佛經用很通俗的語言講給老百姓。那麼這樣的話,真正對佛經經義掌握得非常好的,可能只掌握在有限的高僧的手裏,那麼中共要破壞這個佛教的話,很簡單,他只要把高僧大德解決,一般的老百姓基本沒有很深入的理解。

那麼道教的話,道教中他也有一些非常奇怪的名詞,像「姹女、嬰兒、紅鉛、秋石」,怎麼樣採藥煉丹。你看了以後簡直覺得不知所云。他真正的秘訣只掌握在很少人的手裏面,鎮壓的話把精英解決就行了。

在1949年之前中國有300萬基督徒,其中有80%以上是文盲。基督教當時會提供免費的食物、聖餐,提供一些醫療、教育上的福利,有一些人是抱著實用主義的目的去信基督教了,當然不是全部,是有很多人,這樣去信基督教了,就是為了吃飯,去信教,真正懂基督教教義的人也是不多的。〔注1〕而且對中國人來說,基督教還是從西方過去的,跟中國文化好像還隔著一層。中共要破壞基督教也是,只要把大的牧師、基督徒處理掉的話,底下的人就很容易瓦解了,真正要堅持一個信仰的話,不對一個信仰有深刻的理解,他是堅持不下去的。

那麼法輪功的傳出,他不但使人能夠得到一個身體的健康,講到這裏我插一兩句小故事,就是很多正教的出現,一開始都是以這種形式幫人治病。我想在座很多人看過《聖經》,就是說尤其是《新約全書》的《馬太福音》,其中30%~40%都是在講耶穌給別人治病,一個人搞出一個理論,大家怎麼相信你?剛開始他當然要有些真東西讓別人看了說:「喔!這東西確實不一般!」,就像耶穌講的瞎子睜開了眼睛,瘸子可以走路,起死回生,然後把福音傳出去。

法輪功一開始也是以給別人治病的這種形式出現的,他確實在治病方面給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那麼接下來的當李老師開始講法以後,他就不治病了,因為一開始只是給人一個認識的過程,那麼之後他就講法,告訴別人去煉功,那麼很多人煉功以後,發現不僅身體得到健康,也發現其中也很深的內涵。他對生命的認識,也可以說是有更深刻的理解,又開了一扇門,又看到一片新的天空一樣。

那麼法輪功用的辭彙相當簡單,每人一本《轉法輪》,每個人都可以直接看《轉法輪》,每個人都可以看懂。除了煉功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一點,叫做學法。所謂學法就是閱讀《轉法輪》。剛才有很多人打字問:「法輪功是不是殺人啊?」這些問題你不用問我,你去看《轉法輪》就知道。第七講上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當然我背的不是原話,法輪功明確地講殺生是有罪的,真正的佛家氣功根本就不可能殺生,也不可能自殺。

舉個例子,你煉法輪功你就自殺了,那政府不必鎮壓,何必對不放棄信仰的還把他們打死呢?你不用打,用不了多久他們就都自殺,都死光了,對不對?就是說煉法輪功根本不會自殺,跟自殺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沒有任何關係!

法輪功從字面上看的話非常非常的淺白,每個人都能夠看得懂,但是他的內涵非常的深,也就是說他入門很容易,但是你越修,你會發現其中的內涵越深不可測,無以言表。過去人家說孔子微言大義,也就是說他話很小、很簡單,但是他的義卻很深。你剛在看《轉法輪》時會覺得他講得非常的好、非常的簡單、也非常明瞭,但是呢!你發現他確實是微言大義、深不可測。

用這麼淺白的語言,文盲也聽得懂的語言,講出這麼深的道理,在這方面我覺得法輪功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非常了不起的。

(待續)

〔注1〕:我對基督教相當尊重,這裏是陳述一個事實。邢福增在《知識份子與中國教會》一文中說:「百多年前,新教初傳中國,由於大力發展慈善救濟工作,最早受洗皈依者大多是社會的低下階層,如何避免「吃教者」(Rice Christians)及提升信徒的屬靈素質成為當時許多傳教士的關懷所在。」(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3/18/n487451.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