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章天亮  >  《回归》——我的文化反思
中國古代文化漫談(五):從《資治通鑒》談起

634

北宋著名的史學家司馬光窮盡畢生心力,耗時19載,「專取關國家興衰,系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由神宗皇帝親自賜名為《資治通鑒》(見《資治通鑒》第294卷)。書如其名,《資治通鑒》的撰寫線索就是前朝的治亂興衰,並站在人的品德善惡和政策得失角度加以分析,使統治者以之為鑒。書成以後,曾經在相當長的時間裡做為君臣士人的必修教科書。

《資治通鑒》中所提出的許多觀點其實並非司馬光首創,在評論時司馬光經常引用《易經》,《春秋》和《尚書》等儒家經典。在對興亡進行具體分析時,他的思想也沒有超出儒家的仁義禮智信範疇。後代讀史的人在承認《資治通鑒》是一部輝煌的歷史巨著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朝代興衰的規律在這本書問世前後並無任何實質性的改變。

漢代賈誼在《過秦論》中提出「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唐代魏征在《諫太宗十思書》中提出「蓋在殷憂,必竭誠以待下,既得志,則縱情以傲物」;宋代歐陽修在《五代史伶官傳序》中提出「憂勞可以興國,逸豫可以亡身」,其實這些都是從人表面的現象出發。朝代興亡的背後還有更深層的原因,歷史的細微進程都在其操縱掌握之中。

「……宇宙有成、住、壞,人有生、老、病、死,……」(《精進要旨》「圓融」)。就像這種自然規律無法避免一樣,一個王朝必然是從建立走向鼎盛,再經過衰敗走入滅亡。那種江山永固,萬世不替的想法無異於癡人說夢。

宇宙大法給人類社會這一層開創的生存方式中包括「兵征天下」(見《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融的」),順應這種安排,一個王朝的建立必然是一將功成萬骨枯。這種慘烈戰爭所留下的物質場需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散去,這就是為什麼老子講「大軍之後,必有凶年」。在開國的最初幾年,民生凋敝,百廢待興,統治者深知打天下的艱難,一般都會愛惜民力,偃武修文,採取休養生息的政策。

這種休養生息有時會持續幾代皇帝,像漢代從高祖開國到文景之治,唐代從太宗皇帝到開元盛世,清代從順治入關到康乾盛世都是典型的例證,經過幾代帝王的發展,王朝就達到了鼎盛的時期。而此時由於物質財富的積累使得奢靡之風開始漸漸盛行。李洪志先生論述道「因為物極必反,達到頂峰的時候可能就要回落。」,任何一個王朝到了這個時候就無可避免地開始走向衰敗了。許多古人也深知這個道理,故老子曰「物壯則老」,易經云「亢龍有悔,盈不可久」。

「人活在世上,就是在造業,多少而已,但人世間也有還業的因素,如疾病、自然災害與戰爭。」(《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融的」)在一個朝代休養生息的時候,老百姓長時間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遠離了戰爭、饑荒和瘟疫等等給人還業的因素,業力會越積攢越多。到王朝開始沒落之時,神就要給人安排各種天災人禍讓人還業了,為的是避免人因為過多積攢業力而面臨銷毀。

歷史就是這樣週而復始地循環,人無論怎麼費盡心機都不可能打破這種規律的。也許有人要問,既然如此,司馬光寫《資治通鑒》是否就是徒勞了呢?不是。因為一個王朝能夠存在多少年,何時興、何時敗、何時滅都是有定數的,絕不允許因為道德的腐化墮落和帝王的為所欲為而提前敗壞。那麼反映到人中,就必須有人中公認的道理來規範人的道德,約束君臣士民的行為,這些道理也必然是由人著書立說,並流傳於世間的。像司馬光寫《資治通鑒》,也只不過是歷史安排的一步棋而已。

中國的歷史極其特殊,如果仔細研究的話會發現其中有許多奧妙玄機。舉例來說,從武王伐紂算起,歷朝歷代輔保奉天承運的真命之主去打江山的謀臣都是道士。周武王的身邊是姜子牙;劉邦的謀士是張良;唐太宗身邊有魏征,徐茂公,李靖,袁天罡,李淳風;宋太祖身邊有苗光義;明太祖身邊有劉伯溫等等,二十四史中對這些人的記載清楚地表明他們都屬於道家一脈,其中有許多人甚至是著名的預言家。同時,「每一世的開國皇帝都有一些武靈出世來保他們打仗。」(《轉法輪(卷二)》)這些文臣武將看似偶然地聚在真命之主的周圍,掃蕩煙塵,平息叛亂。其實這一切都是歷史細膩安排的一部分,所有這些人都是棋子,任由歷史的手把他們擺到他們可以完成歷史使命的位置。

除了這些人之外,一個普普通通的修煉人不會去干涉世間的事。他們最終是要離開人間,回歸不生不滅的彼岸的,所以他們也根本不在乎世間的名利享樂,更不會為了什麼政治目的而對人間的歷史大事指手劃腳。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卷二)》中說:「深山老林有許多修煉的人,都看到了歷史上出現的和將要出現的一件一件事情,但是誰也不管,他們誰也不願意管。不管的原因他們知道這是天象變化造成的。就應該這樣。 」

中國歷史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所有朝代最初揭竿而起的人都沒有最後坐成天下。李洪志先生在著作《北美巡迴講法》中說:「……最形象地說人類社會就像一台戲。一朝一代的,那就像幕拉開了,一朝開始演。一朝結束了,大幕拉上了。再拉開,改朝換代。」最初起義的人僅僅是在每一幕戲的序曲中扮演了一個角色,一旦時機成熟,正角(真命之主)才開始登場。

《易經》上說「履霜,堅冰至」,歷史的大事在發生前總有一些徵兆和一些鋪路的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所出現的氣功熱潮並非無緣無故,那正是在為歷史的最後一齣戲--大法洪傳--做鋪墊工作的。(http://www.dajiyuan.com)

 

原文網址: http://news.epochtimes.com/b5/3/11/21/n415295.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