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其它
章天亮  >  《回归》——我的文化反思
章天亮:功夫熊猫与神韵巡演

5073

【大纪元12月3日讯】六月份《功夫熊猫》首映,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股中国热。观众们恐怕想起那些中国味道十足的音乐、山水、建筑、武打动作设计和搞笑的情节,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最令人意外的,则恐怕是熊猫得到的最高武功秘籍竟然与它父亲告诉它的面条配方一样——那就是“无”。

禅宗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公案,叫“香严击竹”。香严是六祖慧能的第四代弟子,出家时正值大唐中叶。香严一心想寻求佛法的精义,但他的师父百丈禅师也无法使他明白。后来香严四处游历,逢人便问“什么是佛法的精义?”一天他云游至一所废弃的庙宇,晚上需要生火做饭,便将乱石扔向身后,以便腾出一块空地砌灶。他一边扔石头,一边思考“什么是佛法的精义?”一块石头砸到了一根竹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那一瞬间,香严突然开悟,了知了佛法之精义所在。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很多人读了之后一头雾水,不知道香严悟出了什么。禅宗弟子的解释莫衷一是,在我看来大多不得要领。

北宋的时候,儒家“理学”思想开始系统化,集大成者就是朱熹。朱熹提出了解真理的途径在于“格物致知”,也就是通过穷究物质内在的规律而获得智慧。朱熹让儒生们去“格竹子”。

到了明朝的时候,出了位了不起的人物叫王阳明。王阳明读书的时候也很想知道天地最终的规律,就遵循着朱熹的教导去“格竹子”。格了几天,头晕眼花,一无所获,反而得了场大病。后来他经过艰苦磨砺,在穷山恶水间忽然悟道,自创了另一个儒家学派——“心学”。王阳明认为“心”就是“理”,或者说宇宙运行的最终规律。

许多研究历史或者儒家“理学”、“心学”学者仍然不知道朱熹和王阳明到底明白了什么,特别是王阳明,在获得“心学”智慧后无论是兵法、武功、治国安邦等能力产生了飞跃性的变化。

其实道理说穿了非常简单,朱熹和王阳明各讲了“香严击竹”这个故事的一半。香严在听到石头击在竹子上的那一声后明白了——竹子的“心是空的”。

如此说来,似乎卑之无甚高论。佛家讲“空”,所谓“四大皆空”;道家讲“无”,《道德经》上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中国文化也带着深重的佛、道家思想的烙印。尽管“空、无”字面上的东西谁都知道,但其内涵却远非那么简单,恰如老子的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香严、朱熹或者王阳明,如果他们真的悟道了的话,他们对这两个字的理解那要比普通人深刻得多。

但也因为“空、无”字面上的意思简单,所以好莱坞的大鼻子也能够拿来使用,但是从他们在《功夫熊猫》中的诠释来看,还远未理解中国文化的精华。

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演又将拉开帷幕,12月19日开始在费城首映北美第一场,明年2月则在华盛顿DC的肯尼迪歌剧院结束在北美的巡演。

多年以来,我一直追踪并观赏神韵的演出。由于编导和演员对佛法和道家思想的透彻理解,他们才能真正以简约直白的文化形式展示佛法中的洪大智慧,其艺术形式之纯善纯美则已臻返本归真的境界。一场神韵演出对智慧的启迪,胜于皓首穷经于禅宗、理学或心学哑谜中的所得。

真的有意于中华文化寻根或仅仅想得到感官的愉悦的人,都应该去亲身体验一下才是。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美东时间: 2008-12-03 10:20:21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12/3/n2350049.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24/08 06:43:27 AM
很好,有勇气。
游客
   12/21/08 08:51:28 AM
胡锦涛先生看到会有什么感想?【人民报消息】中国新民党负责人郭泉日前撰文说,今天(10月20日)一早,一位我曾经服务过的“断友”(被中共一次性买断工年龄的职工)带着他的7岁的女儿来南京看我。女孩子叫“小芬”。他说,“郭教授,请告诉孩子们,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不共戴天!”他把小芬的外套脱掉,这时,我注意到小芬的T恤前胸写着:“政府是大灰狼”;后背写着:“中共是大坏蛋”。 文章说,我不知道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先生看到这个7岁的小女孩身上的字会有什么感想? 文章全文如下: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共虽然划定了抗议示威专区,但是,事实上,中共是让外国人申请示威的。中国人的所有示威申请都不被批准,随后,申请人立即被刑事传唤、刑事拘留或逮捕。 中国人在中共划定的抗议示威专区的唯一成功的示威是一对没有申请的父子。 京奥期间,北京的一位姓海的父亲带着他只有6岁的儿子成功地冲破了戒备网,在示威区之一的日坛公园进行了一次短促和小型的抗议。 6岁的孩子高举着的牌子上用英文和中文写着:“山东惠民县政府非法卖了我奶奶家的房子,抢走了钱!” 今天(10月20日)一早,一位我曾经服务过的“断友”(被中共一次性买断工年龄的职工)带着他的7岁的女儿来南京看我。女孩子叫“小芬”。 我请他们父女到南师大附近的一个早餐店吃早餐。这2年里,这家人到北京上访路过南京,都来看我。一共是三次,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的。我很奇怪地问,“孩子妈呢?” 他哽咽地说,“我们夫妻都被买断,今年上半年家里的房子又被强拆,补偿款根本不合理。我妻子多次去政府说理,最后一次在回来的路上车祸死了。” 这时,我才发现孩子的袖子上有一朵小白花。他接着说:“郭教授,我这次来是想把孩子带来给你看看,然后把她送到一个农村亲戚家。下个月我要到北京去,不解决我们的问题我就要在北京学杨佳,带上汽油和刀,杀不到敌人就自焚。这是农村亲戚家的地址和电话,请郭教授在我死后,多关心一下小芬。” 我正想开口,他立即打断了我。 他说:“郭教授,你不要劝我。我和杨佳一样,有选择生的自由,也有选择死的自由;有忍气吞声的自由,也有以暴制暴的自由。我只希望在我死后,郭教授一定要告诉小芬,她爸爸妈妈的死,都是共产党害的,要她长大为父母报仇,消灭共产党。郭教授,请告诉孩子们,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不共戴天!” 他把小芬的外套脱掉,这时,我注意到小芬的T恤前胸写着:“政府是大灰狼”;后背
游客
   12/11/08 06:42:29 AM
非常好
游客
   12/08/08 03:09:58 AM
很好
游客
   12/05/08 11:30:50 PM
喜欢您所有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