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其它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起诉薄熙来 新华社释放混乱信息

44705


昨日,新华社发布消息,薄熙来正式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在济南被起诉。这似乎反映出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定性只局限于经济层面。

然而新华社却紧接着发表评论员文章《令出一门方能不偏不倚》。其中提到“维护中央政令统一,服从中央领导,为官者不生私念、不谋私利、不专私权,仍是岿然不动之时代主流。……在大政方针上、在领导干部任免上,地方政府必须维护中央的权威,必须坚定不移地执行中央的决定。”

这篇评论文章暗示,薄熙来被审还有政治原因,那就是不维护中央政令统一、不服从中央领导,专用私权。

诡异的是,该文还对薄熙来做了一定程度的开脱——“许多问题官员被揪出之后,我们常常会看到新闻还原他时,会讲述其当政时勤政爱民的一面。但功是功,过是过……”好象在说薄熙来“勤政爱民”,功过兼有。

根据律师李庄的说法,在向重庆官员传达的文件中,薄熙来涉嫌受贿2000万,贪污500余万(说不定最后公布的数字还要缩水),还涉嫌在谷开来杀人案中,影响调查,涉嫌“滥用职权罪”。两千多万这个金额绝不致死,因为刘志军受贿六千万也仅是死缓而已。陈良宇受贿金额239万,2008年审判时判了18年,估计薄熙来的刑期大约在20年到无期之间。

日本发行量第二的《朝日新闻》2012年4月21日报道称,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熙来夫妻向海外转移了60亿美元的非法收入。现在缩水成贪污2000万,简直是在把薄熙来打造成清官了。

新华社这篇《令出一门方能不偏不倚》似乎在告诉中共官员们,只要他们能“维护中央政令统一,服从中央领导”,贪污腐败不是大问题,中央也一定会为他们遮盖。薄熙来被收拾,完全是政治立场原因。

时至今日,中共一个小小的科长都可能贪污上亿,谁还拿区区2000万当回事?中共已成万民唾骂对象,谁还在乎其内部的左右路线之争?新华社的这篇报道,无法对薄熙来造成有效打击,反而似乎是中央和薄熙来联手做局,以维护和延续中共统治而已。

“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对胡、温、习、李来说,都是终结中共罪恶和青史留名的千载难逢的机遇。“审判薄熙来”则是这副牌中的最后一张王牌。无论从利益、还是 道义考虑,以薄熙来案为契机,全面揭露“血债帮”的反人类罪行,放弃那个注定将很快灭亡的共产党邪教政权,都是具有最普通智商的人能看懂的问题。

如果孺子不可教,谁出于保党的目的而投鼠忌器、畏首畏尾,那就只能随着这个邪教黑帮一起被葬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taijizhang
   08/21/13 09:56:33 PM
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都应该反思反思了,网络是一个大平台,网民应该好好利用它,捍卫自己的权益,保卫自己的家园。
游客
   08/04/13 11:57:41 AM
分析透彻!现任当权者应当清醒,用人性,良知,正义做出正确的选择。
游客
   07/30/13 08:46:05 AM
尊敬的你好!我是山西省介休市张兰镇朱家堡村村民刘瑞蓉:2006年5月22日晚22时许,36岁的田永兵在他家开的裁缝店门前公共场所,无故将在看戏本村19岁的乔辉殴打,随后乔辉去找在看戏的父亲乔玉明与田永兵辨理,期间田永兵回到他家裁缝店内,手拿裁衣用的大剪刀又来到现场。乔玉明来到现场后与田永兵辨理时将其推倒在地(证见:乔玉明、左兆武的询问笔录)。在乔辉和尾随而来的左兆武离开时,田永兵将大剪刀举起猛刺左兆武胸部,当时左兆武胸部鲜血喷流昏死过去。(证见:询问笔录,证人,证言和医院诊断证明书),随后田永兵又举起大剪刀刺向乔辉其肩背部被刺伤。(证见:询问笔录,证人,证言)田永兵再次行凶刺乔辉时,在场围观年仅18岁的朱午君为制止田永兵继续行凶挺身而出,将田永兵行凶的大剪刀抓住,(证见:朱午君右手掌深约1公分左右,长约10公分左右的伤口及证人,证言和调查笔录)后又被凶残的田永兵用大剪刀刺断颈部动脉血管,鲜血喷涌,右肺叶动脉血管被刺穿断裂,手段残忍,刀刀毙命,当场死亡。(证见:(2006)介法检(尸)字第006号)。   2007年2月6日,晋中市人民检察院以晋中检刑诉(2007)7号起诉书指控杀死朱午君,重伤左兆武、乔辉的故意杀人犯,田永兵以故意伤害罪向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公诉期间,被害人家属多次向晋中市人民检察院投诉、举报介休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枉法侦查,暴力取证,将目击证人带上手铐,关进铁笼三天三夜,严刑铐打,在肉体遭受残酷的摧残和精神受到残酷折磨的情况下,只得按着公安侦查人员的授意、写证,对介休市公安局办案侦查人员帮助故意杀人犯田永兵,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等违法犯罪事实拒之不理,依然草菅人命,颠倒黑白贪赃枉法,没有履行法定职责,包庇纵容介休市公安局侦查办案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为故意杀人犯逃避法律的制裁,继续枉法公诉。   2007年4月20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7)晋中中法刑初字第9号刑事判决书,判处田永兵有期徒刑8年的枉法判决。   为了维权,被害人家属走上了漫漫上访之路,2006年11月山西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作出了群访检字第35号,责令晋中市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他们拒不执行,至今无果。   2008年7月30日14时左右,被害人的母亲刘瑞蓉为儿子被杀一案讨法理公道,揭露地方少数司法工作人员贪赃枉法,草菅人命,奸污法律的污吏,正常向上级有关部门递交材料。打电话自称法新社记者的人,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