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其它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薄熙来死咬周永康的三大理由

36954

 


薄熙来已经被打落水狗。我认为他此时心中最恨三个人:王立军、温家宝、周永康。

薄熙来恨王立军的理由无需更多解释,“闯馆事件”让斗争表面化,再也没有暗箱内讨价还价的可能,而必须真刀真枪的拼杀。这件事由于国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中共已经没有掩盖、敷衍的可能。

薄熙来恨温家宝的理由乃是温家宝是处理薄熙来态度最坚决者。维基解密透露的美国外交电文即指出温家宝以薄熙来迫害法轮功而在国际社会到处被以“反人类罪”起诉为由,没有让薄担任副总理,而是发配山城重庆作为政治生涯的最后一站。

三月十五日的温家宝记者会上,李肇星数次要求温家宝结束问答,但温家宝一直拖延了三个小时,等到有记者提问王立军事件之后才结束。且温家宝回答十分严厉,是当着600名记者的面,向薄熙来公开亮剑。不到24小时,薄熙来就被免职。

但是我认为薄熙来现在心里最恨的恐怕是周永康。薄熙来和周永康的关系,就是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关系。薄熙来拿王立军当枪使,然后又抛弃王立军自保;薄熙来也是周永康的枪,现在也被周永康抛弃。

天道好还,报应不爽。薄熙来这次一定体会到了王立军“鱼死网破”的怨毒、憎恨和决心。薄熙来在他三月九日的记者会上称“打黑都是上面同意的”,“实际上绝不是公安一家,是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国家)安全,再加上纪委,是多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由政法委协调的,并不是王立军一个人的事情。”

实际情况也必然如此。如果常委里没有人给薄熙来撑腰,他怎敢去得罪汪洋、贺国强,怎敢处死文强,怎敢对胡、温逼宫?怎敢觊觎总书记的最高权力?

如果王立军事件后,周永康力劝薄熙来辞职,薄熙来还能弄个全身而退。恰恰是周永康力挺薄熙来,造成了薄熙来不断示强,意图通过舆论绑架胡温,同时也给自己的人马打气,让黄奇帆等傻瓜继续为他效力。但是周永康挺薄熙来,又半途而废。等于把薄熙来推到云端后,再突然撤梯子。

如果没有周永康开始的支持,也许薄熙来只是摔个鼻青脸肿。而周永康的先挺后撤,可以让薄熙来摔得粉身碎骨。

周永康曾经的力挺也许出自真心,但在薄熙来的心目中,却是和胡温共设的欲擒故纵之计,是《春秋》中“郑伯克段于鄢”的翻版。被敌人打击尚有心理准备,被“朋友”出卖才是情何以堪?

我认为薄熙来的性格中有三个特点:第一是外强中干,在看到大势已去后,心理防线会迅速崩溃。只要审判人员稍加修理,不等动用大刑伺候,就会全盘招供;第二是急于自保,这必然会以拉更多人下水的方式来共同承担罪责;第三是报仇心切,对他最恨的周永康一定会死咬不放,就象他自己被王立军死咬一样。

老子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一个人知道满足才不会受辱;一个人知道什么地方应该止步才不会遇到危险。薄熙来贪于得位,不知进退,以为靠权谋就能晋身常委乃至总书记,不知弄权之人终被权弄。权谋大师如商鞅、李斯、韩非子、赵高之辈都死的很惨。

这些前车之鉴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理恐怕薄熙来到死都不会明白。

 


 

 

电影《机缘》 Movie "Destined"
如果网络速度允许,建议画质选择为高清版(720p)观看。

 

点击这里,可以下载整部电影(带中英文字幕)。

分辨率稍低,且可分段下载的文件目录: http://zhangtianliang.guihang.org/jiyuan/JY_AVI
http://zhangtianliang.guihang.org/jiyuan/JY_RMVB

需快速处理的用户反馈请直接贴在我的个人网页上,或贴在《机缘》的facebook网页

我们也期待更多的电影专业人士的加盟与合作。谢谢。 Thanks!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9/12 11:15:09 AM
鄭伯克段於鄢的翻譯: http://l22184.pixnet.net/blog/post/13060961-%E9%84%AD%E4%BC%AF%E5%85%8B%E6%AE%B5%E6%96%BC%E9%84%A2%E7%9A%84%E7%BF%BB%E8%AD%AF 從前,鄭武公在申國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莊公和共叔段。莊公出生時腳先出來,武姜受到驚嚇,因此給他取名叫“寤生”,很厭惡他。武姜偏愛共叔段,想立共叔段爲世子,多次向武公請求,武公都不答應。到莊公即位的時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請求分封到制邑去。莊公說:“制邑是個險要的地方,從前虢叔就死在那裏,若是封給其他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辦。”武姜便請求封給京邑,莊公答應了,讓他住在那裏,稱他爲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說:“分封的都城如果超過三百方丈,那就會是國家的禍害。先王的制度規定:國內最大的城邑不能超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過它的五分一,小的不能超過它的九分之一。現在,京邑的城牆不合規定,這不是先王的制度,這樣下去您將會控制不住的。”莊公說:“姜氏想要這樣,我怎能躲開這種禍害呢?”祭仲回答說:“姜氏哪有滿足的時候!不如及早處置,別讓禍根滋長蔓延,一滋長蔓延就難辦了。蔓延開來的野草還不能剷除乾淨,何況是您受寵愛的弟弟呢?”莊公說:“多做不義的事情,必定會自己垮臺,你姑且等著瞧吧。” 過了不久,太叔段使原來屬於鄭國的西邊和北邊的邊邑也屬於自己。公子呂說:“國家不能使土地有兩屬的情況,現在您打算怎麽辦?您如果打算把鄭國交給太叔,那麽我就去服待他;如果不給,那麽就請除掉他,不要使人民産生兩屬的心理。”莊公說:“不用除掉他,他自己將要遭到災禍的。”太叔又把兩屬的邊邑改爲自己統轄的地方,一直擴展到廩延。子封說:“可以行動了!土地擴大了,他將得到老百姓的擁護。”莊公說:“多行不義之事,別人就不會親近他,土地雖然擴大了,他也會垮臺的。” 太叔修治城廓,聚集百姓,修整盔甲武器,準備好兵馬戰車,將要偷襲鄭國。武薑打算開城門作內應。莊公打聽到公叔段偷襲的時候,說:“可以出擊了!”命令子封率領車二百乘,去討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於是逃到鄢城。莊公又追到鄢城討伐他。五月辛丑那一天,太叔段逃到共國。 《春秋》記載道:“鄭伯克段于鄢。”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說他是莊公的弟弟;兄弟倆如同兩個國君一樣,所以用“克”字;稱莊公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