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章天亮]首页 

章天亮
博客分类  >  其它
章天亮  >  我的杂文集
章天亮:中共自掘奥运陷阱

1168



《清史稿》第237卷上讲了一个故事:明末时,清军围攻锦州。蓟辽总督洪承畴奉诏驰援,在松山战败被俘。一开始,洪承畴不吃不喝不说话,大家都觉得他是必定不会投降的。清太宗皇太极派出范文程劝降。范文程只与洪承畴古今中外地闲聊,并不提及投降之事。这时房梁上落下一些灰尘,刚好掉在了洪承畴的衣服上。洪承畴赶忙将灰尘掸去。

范文程看到这个动作后,就起身告辞,立即去见太宗。他回禀说:“洪承畴不是个死节之人,自己的衣服都如此爱惜,更不要说自己的命了。”皇太极听了,就亲自去见洪承畴,将自己的貂裘大衣脱下来披在洪承畴身上,问他说“先生冷不冷?”洪承畴于是便跪倒投降了。

中国文化深受道家影响,认为人的举手投足都带有这个人的全息特点,所以有个成语叫“见微知著”,从一个小动作上能看到这个人的根本性格。范文程就是从洪承畴掸衣服这个小动作看出了他贪生怕死的心理。

围绕奥运传递,中共也做了不少小动作。仔细分析起来也很有意思。

比如说:在申奥前,为迎接奥委会官员,中共把天安门前枯黄的草喷成绿色。它反映出的是中共已为奥运会定下了“造假”的调子。在造假哲学的驱使下,中共除喷绿草坪外,还假装答应改善人权、假装准备开放媒体、从农民口里夺水冲洗因污染严重而发臭的运河以假造出一个“绿色”奥运、以清查“暂住证”为名清理外地民工和上访人员以假造一个“和谐”气氛、乃至现在假装与达赖喇嘛谈判以缓解国际压力等等不一而足。

还有一个小细节,就是申奥成功的消息传到北京后,江泽民跑到天安门城楼上“脦瑟”了一番。中共头子们一般上天安门都是因为“国庆”阅兵,通过“耀武”来“扬威”,宣扬自己权力的稳定、伪造自己被拥戴的程度。而当江泽民因申奥成功而去天安门的时候,他就在暗示——奥运会已经与中共的权力稳定挂钩了。

因此,中共一下子利用宣传机器把奥运会抬到了一个吓人的高度,似乎办好了奥运会,中华民族就扬眉吐气;办不好奥运会,中华民族就一蹶不振了。

古希腊的奥运确实有一种精神——和平、公正、在神之下的人互相关爱。而现代奥运会在职业化和商业化后,这种精神就越来越暗淡,以至于有人说:奥运会就是个运动会,谁得了金牌最多说明谁身体比较好。

如果中共真这么想,国际上利用奥运会给中共施加压力的机会和影响就自然大大减小。然而当它把奥运与政权挂钩时,中共就等于给自己掘了个奥运陷阱。它把奥运看得越重,国际上利用奥运杠杆可施加的压力就越大。

孙子说“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当中共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时,降低奥运会的重要性也是缓解压力的权宜之计。然而中共连这个“治标不治本”的策略都不敢采用,因为它在政治、经济上陷入困境,外交上四面楚歌,社会矛盾随时可能爆发时,太需要一个转移国内外注意力的事件,而奥运会就成了它现在唯一能打的牌。

其实真正摆脱国际压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兑现申奥时的承诺,譬如象我一再建议的:打开互联网封锁、释放被关押的信仰人士和异议人士、废除违宪的劳教规定。中共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无论是逮捕高智晟、胡佳,还是对法轮功学员、维权律师、上访人士、失业工人、失地农民、股民乃至少数民族和外国政府,中共或公开镇压、或秘密搜捕、或严密监管、或出钱收买、或虚与委蛇、或巧言令色,唯一的目的就是把奥运会办得风光体面,为延续其独裁统治注入一支强心剂。

那些还嚷嚷着中共如何强大的人不妨想一想——如果一个小小的运动会都能涉及中共政权的稳定,那么这个政权也真是虚弱得可以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28/08 03:26:54 PM
虚伪,残暴,胆怯,恶毒的中共邪灵,命将不久矣!社稷幸甚!天下幸甚!
游客
   06/22/08 07:25:59 AM
好!